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夜谈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91 2021.01.18 00:05

  “现有的死念者,要么是七王的子民,要么就是混合型的死念者。

  低等死念者混合的绝望越多能力越复杂,战斗起来越麻烦。

  但对于高等死念者来说,那纯粹的死念领域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都跟我们无关,只要不去前线,接触死念者的机会没那么多的。”

  温流如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说了半天,完全没注意到卫言那奇怪的表情。

  “基本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我们还是学习咒术吧。”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所展示出来的对死念者的特别兴趣,温流如巧妙地换了个话题,取出了一本笔记,递给了卫言。

  卫言打开笔记,上面全是手写的咒文和经验,看这娟秀的字迹,似乎是温流如手抄的。

  很不错的收买人心小技巧。

  卫言心里如此想着,脸上却依旧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这是,你手写的?”

  “上午碰到你之后,我就想着帮你准备一下,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抄完了。”温流如似乎有些害羞,一边说着一边别过了头。

  卫言颇为感动地拿着笔记,眼神之中满是对温流如的谢意。

  笔记上零零散散的只有五个恶级咒术,

  两个攻击两个防御,还有一个功能性的凝神法,这让卫言不免有些失望。

  他本以为就算没有害级咒术,也应该有不少恶级咒术的,现在这点数量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咱们小队,就只有这些咒术吗?”

  “咒术也是要明码标价的,一个攻击性的恶级咒术少说也要200点贡献度,我们这种穷人只能去买随机咒术来碰运气。”

  “随机咒术?”卫言的表情突然精彩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前世游戏里的开盒子。

  “随机咒术最便宜的也要50一次呢,不过重复的概率很高,新人能获得贡献度的机会不多,还是攒着为好。”

  虽然是好意的劝告,但卫言却是没放在心上。

  他清楚的记得那张加入小队的咒术契约上,写着“如果队友阵亡,其余的队员可以获得他剩余的贡献度”

  不过,卫言现在还不想撕破脸,他随意的翻了翻笔记,开口问道:“贡献度除了购买咒术,还能干嘛?”

  “有用的地方可多了,像是请咒术师单独指导,购买咒具等等,可以说,只要你有足够的贡献度,你就可以得到绝大多数你想要的东西,甚至是包括人。”

  “那得到你要多少贡献度?”

  听到卫言的调戏,温流如脸微微一红,有些害羞的回答道:“太,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呢。”

  而卫言也是微微一笑,握住了温流如的手,悄无声息的侵入到了她的恶意之中。

  喜欢的恶意与想要杀死自己的恶意同时存在,两者几乎完全相同,这是很少见的情况。

  这让卫言不免对温流如产生了一丝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去,才会产生这种诡异的心理状态?

  她对自己的喜欢是实实在在的,但那份杀意却从没减弱,应该是对立的两种恶意却在温流如的体内达成了完美的平衡状态。

  卫言苦笑一声,松开了温流如的手。

  “对了,咱们小队现在有几个人?”

  生硬的话题转变,不过温流如并不介意,面色平静地解释道:“现在小队里出了你之外共有四名成员,另外三人分别是凌静,左倾天,李九凉。”

  还没等卫言回答,温流如突然又补了一句:“都不是正常人。”

  卫言讪讪地笑了笑,突然有些后悔加入这个小队。

  三个不正常的家伙,还有一个爱慕自己却想要杀了自己的心理变态。

  卫言有些不安的转过头看向卫菲,却发现卫菲在磨刀。

  “水果刀你磨什么!”卫言一脸无语地把卫菲手里的刀夺了过来,却发现上面有咒力附着的痕迹。

  “这是……”

  “你这么快就学会了鬼刀咒?”温流如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卫菲,突然有些后悔没把卫菲拉进小队了。

  这种惊人的学习速度,就算是那几个快要晋级正式咒术师的天才也比不上吧。

  “另外几种咒术我也学会了,只是那个害级缺少发动条件。”卫菲平静地回答着,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什么发动条件?”卫言卫言饶有兴趣的问道,却没想到两女都是瞬间红了脸,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沉默了好久,温流如才满脸羞红地说道:“那个害级的咒术不仅对使用这个有要求,还要求拿使用者的天葵作为咒术材料。”

  沉默了许久之后,卫言尴尬地笑了笑,转身看向温流如:“虽然有些唐突,但我能问问你跟死念者发生过什么故事吗?”

  温流如面色一变,紧咬着嘴唇沉默着没有回答。

  “我想,作为一个小队的成员,分享一下我们彼此的经历有助于加深信任。”卫言玩味地看着温流如,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自己虽然能感应到温流如的恶念,但却并不能改变其存在或者探究过去,只能将其引爆或者加深她心里的恶念。

  因此卫言想要知道温流如的过去,就只能采用最简单的办法——直接问当事人。

  这也是卫言对温流如的最后一次考验,如果她愿意坦白自己的过去的话,卫言也不介意在有防备的前提下跟她成为朋友。

  毕竟,她对卫言的杀意从未减弱过。

  温流如看着卫言,心里也是犹豫不决。

  沉默了十多秒后,卫言突然察觉到温流如对自己的杀意减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对死念者的恐惧。

  尽管杀意还是保持在危险的范围,但这个减弱的动作说明她有克制自己的迹象,这让卫言对温流如又多了几分好奇。

  温流如长叹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裙角,自嘲道:“别看我现在一副穷酸样,我以前也是个大小姐,每天无忧无虑地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咒术什么的全凭兴趣。”

  卫言点点头,并没有提出异议。

  从温流如的行为举止以及言谈举止方面可以看出这一点。

  只是,既然以前是大小姐,那想必是遭遇了什么变故。

  “然而,在我十一岁生日那天,也就是六年前,一切都改变了。

  那一天,我们家来了一个客人。

  我已经记不清他的长相还有声音了。

  我只知道,在那之后,我的人生便坠落到了地狱之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卫言微微皱眉,有些不解的问道。

  温流如凄惨地笑了笑,幽幽地说道:

  “在那天晚上,除了我之外,我的家人全都变成了死念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