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被诅咒包裹的城市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206 2021.01.15 00:05

  和离开时的狼狈不同,重归故里的两人进城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确切的说,城门上的守卫以及地面的巡查都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这座城市似乎遭遇了什么。

  卫言小心地拉着卫菲的手,快步穿过那些熟悉的街道,却没看到一个人。

  人们好像是逃离了这座城市一般,没有死去的遗骸,也没有人生活的痕迹。

  直到卫言走到了卫家,才总算找到一点生者的气息。

  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轻轻推开了大门。

  卫言很自信卫家应该没有可以伤害到自己和卫菲的存在,更不用说那些只是凡人的巡查。

  他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卫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畏惧着什么,或许是那个早已死去的卫言的影响?

  卫言摇了摇头,走进卫家的大厅。

  之前这里曾听着卫老爷的灵柩,现在没了,空荡荡的反倒有些碍眼。

  对于这个跟自己的身体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卫言并没有什么情感,但也说不上厌恶。

  从客观的角度来讲,卫老爷对卫言的确是有所亏欠,但从最后的遗嘱来看,他应该是想弥补什么吧。

  卫言呼了口气,对着卫老爷的灵位鞠了一躬,然后朝着里屋走去。

  从一进门他就闻到了那股浓郁的恶意,而且还有些熟悉。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幕荒唐的景象。

  卫家的庶长子卫孟才,此刻就像野兽一般,肆意地对着那个熟悉的女人释放着自己的欢愉,他的身上满是咒力所凝结的黑斑,似乎已经深入骨髓了。

  而女人两眼泛白,脸上只剩病态的笑容和生理性的抽搐,除此之外宛如死人一般,毫无生气可言。

  卫言沉默的看着两人,没有说话,反手捂住了卫菲的眼睛。

  “少儿不宜。”

  卫菲一连挣脱了半天才逃脱卫言的魔爪,看着还在释放本能的卫孟才,卫菲微微皱眉:

  “恶意凝结的咒力以及侵蚀到他的内脏里了,没救了。”

  “另一个呢。”

  “精神死了,身体还活着。应该是被咒灵术袭击了。”卫菲嗅了嗅鼻子,很是戒备的守在卫言身前:“这里的咒术气息很浓,到处都是诅咒留下的残余。”

  卫言微微凝神,在确认了卫家没有其他的咒术反应之后,上前一把抓住卫孟才,厉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卫家,月照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谁?”卫孟才茫然的睁开双眼,卫言这才发现他的眼睛里满是黑色,显然已经瞎了。

  至于声音,卫言一直生活在山边的小木屋里,很少来卫府,卫孟才记不得自己的声音也是正常。

  想到这,卫言轻轻地放下了卫孟才,换了个问题: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二夫人又是怎么……”

  “因为大房!因为卫伯言!所有的人都得死,你们也会死的!”卫孟才激动地对着空气咆哮着,并没有发现卫言此时已经站到了他的右方。

  “卫家的嫡长子,还会巫术?”卫言有些怀疑,但随即突然想起了被自己和卫菲杀死的贾定。

  他曾说雇主出了双倍的价钱,之前自己以为是城主府的人,现在看来应该是大夫人指示卫伯言去联系的贾定。

  考虑到卫老爷离奇的死因,说不定也是他们请贾定出手的结果。

  正在卫言思考的时候,卫菲快步走到了卫孟才的身旁,对着他的颈部轻轻一点,一道精纯的咒力注入到了他的体内。

  “这样可以减轻咒力对他身体的腐蚀,他会好受不少,说话也会清楚一些。”

  卫言淡淡地看了卫菲一眼,没有说话。

  用咒力来刺激大脑的方式的确可以达到卫菲所说的效果,但对于一个没有咒力抗性的普通人来说,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加快他的死亡。

  “看来以后还是得好好调教一下卫菲啊。”卫言在心里吐槽了几句,接着便竖起了耳朵。

  因为卫孟才开口了:

  “那两个妖怪逃走之后,广场那边就封了,城主府的人说那里有邪障,会害人。

  我们也很害怕,毕竟那两个怪物是我们害的,我们都很怕他们回来报仇,只有大夫人和卫伯言比较镇定。

  过了几日,广场那边就变得阴森森的了,别说是进去,就连路过那里都会觉得不舒服或者感冒,因此参加过女巫审判的人都很害怕,害怕那两个怪物回来报复。”

  说到这,卫孟才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咳出一口黑血。

  卫言面色微动,刚想动作,一旁的卫菲又是一道咒力输入了卫孟才的体内。

  接受了第二道咒力的卫孟才精神一振,有气无力的咳了几声继续说道:

  “再后来,家里突然开始少人。

  一开始是杂役,接着是各方的丫鬟,到最后两房的兄弟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失踪。”

  卫菲贴近卫言的耳边,小声的耳语道:

  “贾定的小册子里写过,没有咒力天赋的人可以通过人体实验的方式强行提高自己的咒力天赋。那些人应该是被抓去做实验了。”

  “他连自己的兄弟都不放过?”卫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忘了低声。

  “那个禽兽后来只对有卫家血脉的人下手,别说是我们这些二房的,就连大房那几个他的亲亲弟弟他都没放过。”卫孟才恶狠狠地说着,似乎对卫伯言充满了怨恨。

  “那之后呢,他成功了吗?”

  卫孟才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有种复仇的快意:

  “他成功了,但是也失败了。”

  “失败?这跟城里没人的事有关吗?”

  卫孟才点点头:

  “月照城现在的动乱,都是他搞出来的。

  家里的人失踪的越来越多,我和母亲也很害怕,因此便去城主府请了巡查晚上留在家里保护我和母亲。

  这也是我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之后那个禽兽似乎是修炼邪术出了什么岔子,一个人冲到那个被封锁的广场待了很久,回来的时候整个人身上都是一股腐烂的味道,而那家伙却很兴奋。

  然后那家伙就彻底疯了,把家里的人都抓了起来挨个折磨,我的眼睛也是那时候瞎的。

  再之后听说他用来修炼邪术的地方被人发现了,里面的妖物毒物全被跑了出来,整个月照城都不得安宁。”

  听完卫孟才的描述,卫言有些不解:

  “按你的说法,城里没人是因为都被妖物害了,可为什么连尸体都没有?”

  卫孟才露出一丝苦笑,低声道:

  “大概,都被那家伙吃了吧。”

  “那家伙?”

  卫言闻言一愣,随即便感觉到一个包含恶意的咒力集合体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