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争吵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71 2021.01.20 00:05

  “我只是个普通学员而已,宋院长不信的话可以检查一下。”

  卫言闭上眼举起双手,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双腿却止不住的哆嗦。

  宋妍心毫不留情的检查着卫言的身体,但却没能发现一点关于死念者的迹象。

  只有小腹那里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但那显然只是痕迹。

  宋妍心微微皱眉:“你跟死念者战斗过?”

  “在原始区碰到一个,实力不到三等学徒,我和卫菲联手才勉强获胜。”

  宋妍心盯着卫言的脸看了一会,对他挥了挥手:“如果有什么异常反应及时去医务室,来找我也行。”

  “那我的测试……”

  “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既然你不是死念者的间谍,这事就当没发生吧。”宋妍心从卫言的手里接过那份报告,又塞回到了文件堆里。

  “谢谢宋院长。”卫言长舒了一口气,像是逃一般离开了办公室。

  然而还没走几秒,卫言又折了回来,试探地问道:“那我妹妹的测试……”

  “也不用了。”宋妍心叉着腰一口喝光了牛奶,很是无奈地看着卫言。

  “多谢宋院长!”卫言这才放松地笑了笑,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确认卫言真的离开之后,宋妍心关上门,重新找出那份发黄的文件,沉思了片刻。

  然后在手中燃起一团黑火,将这份关于原始区的文件烧成了灰烬。

  回到办公桌,宋妍心慵懒的躺在椅子上,催动咒力打开了右侧那个她设了七重加密咒术的抽屉。

  她小心的取出一个入口处被磨得发白的文件袋,取出了一张通体漆黑的纸。

  尽管纸上只有黑色,但宋妍心却读得津津有味,最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

  之后的几天日子逐渐平淡了下来,卫言依旧每天带着卫菲去图书馆了解基本常识,而温流如也总是早早的等在那里,从未晚点。

  在这期间,卫言不但有对这个咒力世界有了基本的了解,也完成了自创的第一个有用的咒术。

  日子过得不好也不算坏,卫言甚至有些习惯这种平淡的生活了。

  直到特别考试的到来,清净的日子才正式宣告结束。

  “特别考试?考什么的?”卫言一脸疑惑地看着温流如,心里有些抵触。

  他对考试过敏。

  “确切的说,是关于实战资格的考试,只有通过了考试才有去前线的权利。”

  卫言点点头,思考着这场突如其来的考试。

  虽然选择了邱叶鸣作为导师,但卫言一直没有收到让他去报道的通知,而邱叶鸣这段时间也恰好因为某个实验带队远行了,因此除了放养状态的卫言才能过上平淡的生活。

  至于所谓的前线,不管是黑暗山脉还是血斗战场,只要有死念者的地方都叫前线。

  因此不管是去黑暗山脉里调查还是去其他疑似战区寻宝,都必须通过考试才行。

  想到这,卫言原本愉快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不停的唉声叹气。

  似乎是看出了卫言的紧张,温流如善解人意地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我参加过很多次了。”

  “很多次?”卫言敏锐地发现了温流如话里的漏洞。

  “你是不是因为害怕死念者,所以一直故意不通过考试?”

  温流如面色一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是。这样我就不用接触死念者了。”

  “但资源也会少很多吧,所以你的修炼也一直无法寸进,我听宋院长说你在咒术上的天赋明明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才对。”卫言表情复杂的看着温流如,有些为她而惋惜。

  “一是不想,二是不敢吧。”温流如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神迷离地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

  六年前,自己就是在这种雪花纷飞的天气里失去一切的。

  六年过去了,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能改变。

  “你这次会和我们一切参加考试吗?”

  “会,考试是强制参加的,但如果失败了也只是取消福利以及交纳罚金罢了。”温流如满不在乎的说着,似乎愿意为此而付出宝贵的贡献度。

  “你就没想过,克服一下自己的心魔吗?”卫言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略显圣母的话。

  他不是个喜欢劝人的性格,他只是觉得温流如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过去被永远的锁在三等学徒,她应该拥有更广阔的天空才对。

  “有些东西,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轻易改变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救世主吗?”温流如嘲弄地看着卫言,眼神少见的露出了一丝冰冷。

  这还是卫言第一次见温流如生气。

  “温姐姐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卫菲小声的在卫言耳边提醒道。

  “我知道……”

  卫言有些头疼的看着面色铁青的温流如,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弥补自己之前的过错。

  “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个胆小懦弱,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女人。”温流如一边冷笑,一边蔑视地看着卫言。

  卫言心里一惊,想说些什么,但还没开口温流如就抢在他前面说道:

  “没错,我就是这种人,就是又懦弱又胆小,为了钱什么都肯做。

  那你有钱吗,有钱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有钱我就不用赖在这座学院里不敢离开了,有钱我就能买个安全区的居民身份了。

  你有钱吗?”

  卫言沉默地看着温流如,尽管内心满是愧疚,但他却没停止对温流如内心恶念的感应。

  “杀意没有增加,喜欢的部分减弱了。也就是说,即便到了这种快要撕破脸的时候,她的杀意也还是保持不变吗?”

  卫言满是疑惑地看着温流如,最后低声回答道:“我一无所有。”

  “那你就不要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我的路或许不够光彩,但却是我自己选的。”

  卫言微微一愣,刚想道歉,但温流如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对不起,刚才我有些失态,明天见。”

  说话的同时,温流如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在话音落地的一瞬间便缓缓起身,快步离开了图书馆。

  卫言长叹了一口气,看着温流如留下的写满考试信息以及注意事项的笔记,有些羞愧的摇了摇头。

  副院长办公室里,宋妍心冷冷的在窗边看着抹着眼泪离开图书馆的温流如,嘲弄地笑了笑。

  她快步走回办公桌,取出一份文件,在某位选项里轻轻的打了个勾,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咒力印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