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恶意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32 2021.01.17 06:05

  卫言缓缓地抬起头,面色平静地问道:

  “死念者,到底是什么。”

  温流如沉默了片刻,低声道:

  “死念者,其实就是万念俱灰,心念已死的咒术师。”

  这个消息让卫言很是吃惊,他本来还以为死念者是什么类似于丧尸的东西。

  不过想到贾定的转变,卫言也对死念者有了个大概的认知。

  而对面的温流如依旧在解释着:

  “事实上,我们每个拥有咒术的人都有转变为死念者的可能。

  虽然不知道最初的死念者是怎么来的,但现在我们所战斗的死念者,绝大多数都是由咒术师或者咒术学徒转变而来。”

  “单纯的绝望,就能孕育死念者?”卫言对这个过程不免有些怀疑,但想到贾定的转变过程,他又不得不接受了这个设定。

  “也不单单是绝望,死念者的攻击带有腐蚀性,有一定几率将被攻击的人也转化为死念者。所以跟死念者战斗很危险,毕竟战斗不受伤是不可能,但说不定哪天自己就突然变成死念者了。”温流如似乎很是抵触死念者,这点和她对死念者所制成的食物的向往倒是相反。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至少我现在收获了一个咒术环。”

  相比温流如的惶恐不安,卫言则是要淡定的多,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小心地感受着温流如刚才所产生的恶意。

  只要是情绪波动,都会产生恶意,从某个角度来说。因为不同的行为产生不同的恶意,所以人本身就是由恶意所组成的结构体。

  但一般咒术者所产生的恶意都会被咒力所包裹,让其紧锁在自己的体内。

  毕竟自己的恶意被别人夺走是件很可怕的事,因此每一个咒术师亦或者是咒术学徒都养成了收敛自己恶意的习惯。

  但卫言和卫菲是个例外。

  他们的身上包裹着来自原始区的大量恶意,因此倒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卫言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通过自身储存的恶意,来引导温流如刚才所散发出的恶意。

  不管是改变她的情绪还是直接操纵恶意在她的体内炸开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这让卫言不免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兴趣,想要实验一番。

  趁着温流如还没察觉到,卫言操纵着她的恶意,想要以此来推断出她内心的想法。

  人的每种情绪都会包含恶意。

  喜欢会产生占有欲,会自然的会目标身旁的同性产生敌意。

  厌恶会产生让对方从此消失的恶意,更不用说憎恨了。

  那么温流如的恶意,又是指向何处呢?

  卫言小心的感受着温流如每股恶意的动向,惊喜地找到了那个自己期待的答案。

  她果然对我有好感。

  然而下一刻卫言突然面色一变,惊恐地看向温流如。

  看着卫言突然的变化,温流如露出一丝笑意,温和地看向卫言:

  “怎么了?”

  “没事,辣椒太辣了。我们还是赶紧吃饭吧,毕竟一会还得学习咒术,太晚了也不好。”

  卫言很好地掩盖住了自己惊慌的情绪,化身为无情的干饭机器。

  饭后,因为要回去准备资料,温流如便和卫言卫菲分开了,三人约好一会在卫言的宿舍碰面。

  在温流如离开之后,卫菲悄悄地靠在卫言的身旁,踮着脚尖耳语道:“

  那个女人,对你有杀意。”

  “你也感应到了?”卫言满脸苦笑地看着卫菲,有些无奈。

  他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爱情,但没想到却是死亡陷阱,这让他不免有些沮丧。

  “我会一直陪着哥哥,永不背叛哥哥的。”卫菲清澈的眼眸在星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让卫言对卫菲又多了几分怜爱之心。

  “我也是,会一直陪着,菲儿的。”卫言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还不太喜欢这种亲密的昵称,总觉得格外的难为情。

  但卫菲却是十分高兴,拉着卫言的手蹦蹦跳跳地朝着宿舍走去。

  来到宿舍之后,两人发现温流如已经等在了那里,怀里抱着一摞资料。

  卫言斟酌了片刻,最终还是主动开口要帮她分担这些重量。

  虽然对于有咒力强化的三人来说这点重量不算什么,但这体现了卫言的态度。

  不管她内心是怎么想的,至少现在,卫言还不适合跟她闹翻。

  至少,在找到那份契约书的破解之法前,卫言都不得不和温流如玩友情游戏了。

  “在开始咒术学习之前,我先给你们来一个关于咒力的系统的科普吧。”

  “好。”卫言和卫菲异口同声地点头回答着,两人相视一笑。

  温流如淡淡地看了一眼两人,缓缓开口道:

  “先从咒力开始吧。

  人们心中的恶意才是咒术的源泉,相应的,掌握了人们心中的恶意,也就掌握了他们的弱点,这点在战斗中尤为重要。

  但凡事都有例外,死念者的恶意就是无法感知操控的,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凝聚了大量的恶意,换句话说,他们本身就是恶意的集合体。”

  卫言点点头,试探地问道:“那死念者,都有什么点?”

  温流如沉吟了片刻,回答道:“死念者大多是无意识的怪物。他们拥有畸形的外表,远超常人的恐怖力量。狂暴的咒术输出,还能免疫普通的诅咒。是咒术师最棘手的敌人。”

  说到这,温流如又流露出了一丝恐惧的情绪,很好的被卫言再次捕捉道。

  卫言不免有些好奇:从温流如的反应来看,她对死念者的反应实在是有些过于激烈了,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想要杀人的家伙该有的心里状态。

  她跟死念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故事?

  温流如此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歉意地笑笑:“说了这么多害处,也该说说死念者对我们的作用了。

  死念者可以产出珍贵的念晶,不同种类的念晶有不同的效果,但只有七王直属的死念者才能产出材料。”

  “七王直属?”卫言有些好奇地看向温流如,不明白所谓七王直属是什么。

  “七王直属就是单一绝望的死念者。”看卫言还是一脸迷惑的样子,温流如突然想起来什么,笑着问道:

  “你是不是连七王都不知道?”

  卫言点点头

  温流如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凝重的解释道:

  “七王,便是死念者的始祖。

  七王代表着成为死念者的七种绝望。

  因此所有的死念者全部间接或直接的来自于七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