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神裁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62 2021.01.11 08:05

  只是人们都以为那些血腥敏感的刑罚,对于这种传统而又不靠谱的刑罚没什么兴趣。

  但既然卫言提出来了,作为巫师审判的正式审判,的确是应该以此来定罪。

  只不过……

  “那些神判的步骤都是什么来着?”巡查有些费解地思考这个问题,而卫言则是笑着提醒道:

  “不如,先从水裁神判开始吧。”

  巡查看了卫言一眼,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提议。

  所谓水裁神判,它还有个更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做游泳测试,

  让身着单衣的犯人在无外力帮助的情况下逆流而上,其路程根据罪行而定,最长可达三公里。

  在这种凝水成冰的日子,犯人直接被冻死或者淹死的概率更高一些。

  不过这是巡查目前唯一记得细节的神判了,希望这位可怜的小女巫能活着通过测试,这样人们还能多点乐子。

  卫言快步走到卫菲身旁,看着她满脸憔悴的模样不免有些心疼。

  他佯装冷漠地看着卫菲,高声吟诵道:

  “若企盼光芒,你终将彷徨。”

  听到这句神颂的瞬间,卫菲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满怀期待地看向卫言。

  卫言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浅笑,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是错觉一般,但在卫菲看来,这便是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所在。

  巡查有些奇怪地看来卫言一眼,但也没说什么。

  这句神颂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是收录在经文之中的,不算什么违禁的话。

  只是其背后的含义不太好,因此很少有人使用这一句。

  耽搁了一会之后,卫菲被带到了河边,准备执行水裁神判。

  而卫言则是握紧了观看平台上的围栏,下意识地抚摸着上面铭刻的花纹。

  卫菲身上的刑具是由陨石为原材料而打造的,具有某种特别的力量。

  陨石来源于天上,具有神圣的属性,至今人们还认为天空是由石头组成的。

  因此这些神圣的碎片可以使人敬畏,也能拘禁住巫师的邪恶力量。

  卫言不知道这条规矩是有理可据还是单纯的运气,但就目前看来,这些陨石所制成的刑具的确有着压制卫菲那神秘力量的作用。

  小心地忍耐着将手指触碰刑具所带来的刺痛感,卫言盯着巡查腰间的钥匙,盘算着动手的时机。

  三,二,一。

  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机?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在所有人都盯着卫菲的瞬间,卫言毫不犹豫地爆发出了咒力,强烈的咒力波动瞬间击倒了巡查,但因为掌握程度不够,只有小部分作用到了巡查的身上,大部分都泄露到地上将看台击毁了一半。

  但即便只是一小部分的力量,击倒一个毫无防备毫无抗性的普通人还是足够的。

  卫言缓缓弯下身,从巡查的腰间夺来了钥匙。

  卫言一直相信犹豫就会败北,要是好不容易穿越了还要像苏笑那样畏畏缩缩的隐忍,还不如死了算了。

  哦,那货死不了。

  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卫言十分果断的拿过钥匙,冲到了卫菲的身旁,试图帮她打开枷锁。

  但,钥匙插不进去。

  看着明显跟锁孔不相等的钥匙,卫言瞬间愣在了原地,有种不知所措的茫然感。

  这时围观的众人和巡查们终于反应过来卫言想要做什么,一时间尖叫四起,人们彼此踩踏互相呼救,居然没有人过来抓捕两人。

  这些之前还口口声声要亲手杀死巫女的人们,此刻皆是惊慌失措地朝外跑去。

  那些刚才还表示要誓死守护民众保卫神的荣光不受玷污的巡查,则是一边用长刀开路,一边惊恐万状地朝着远离卫言的方向逃窜。

  卫言刚才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过骇人,那毫无疑问是巫师的力量,是伟大而又神圣,不可被亵渎的咒术!

  很快,卫言的身边便逃的一个人都不剩了,只剩下身着素裙地卫菲,笑意盈盈地看着卫言。

  “哥哥是什么时候掌握咒术的力量的?”

  “昨晚,我似乎被人用咒术袭击了,当我醒来之后就掌握了咒力。”

  “哥哥没事吧。”卫菲很是担心地看向卫言,轻轻地把手放在卫言的额头之上,想要感受他身体的状况,但却因为枷锁的限制而无法动用咒力。

  卫言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尴尬地笑笑:

  “本来想救你出来,没想到抢错了。”

  “哥哥才不会错的。”卫菲从卫言的手里接过钥匙,微笑着插进了锁孔之中。

  然后,嘭的一声打开了身上的枷锁。

  看着目瞪口呆的卫言,卫菲吐了吐小舌头微微一笑:

  “哥哥才不会错呢,只是笨了点。”

  说着便轻轻拉着卫言的手,感受着他的身体状况。

  过了好一会,卫菲才有些不解地开口道:

  “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哥哥的身体有些奇怪。”

  “奇怪?”卫言本想再询问一番,但随即便想到了这是在广场上,远处还有一堆巡查以及群众想要猎杀巫女呢。

  看着他们慌乱的模样,卫言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们只敢欺负那些没有力量的无辜者,碰到拥有力量的存在就会像现在这样。

  就像这些灵物一样,人相信灵物可怕,灵物才能具现化到可以被人看见的程度,才有攻击人的力量。”

  卫言惊讶地看着那些身体扭曲的灵物,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些是,被处死的那些巫师?”

  卫菲点点头,怜悯地看着这些刚刚成型的灵物。

  “诅咒生于人心。你觉得他恐怖,他才会恐怖。人们第一次真的对巫师产生畏惧,这些被迫害的可怜人才能凝结成灵物。”

  “不光是这些灵物,这片广场恐怕日后也会被封闭起来,成为人们谈巫色变的禁地。”

  “为什么,这里只是普通的广场吧,没有遮挡物的情况下,这些灵物应该也不会存留太久。”卫言满是疑惑地问道。

  卫菲浅浅一笑:

  “人们心中的恶意才是咒术的源泉。

  人认定的可怕会产生执念,会在这些无主咒力的影响下成为现实。被人们被认定的可怕之地,时间久了会真的成为蕴含着咒力波动的禁地。也就是所谓的认知转变为现实。”

  “那我们要做什么?”看着越来越远的人们,卫言有些紧张地问道。

  “什么都不用做,哥哥,这是我们逃走的最佳时机。”

  卫菲指了指身后湍急的河水,笑着问道:“哥哥,你会游泳吗?”

  “不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