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死念者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245 2021.01.13 00:05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做出来的动作,也不是人类应该有的速度。

  卫言只能无力的看着贾定手部所衍生出的尖刺径直刺穿了卫菲的身体。

  他阻止不了,也改变不了。

  昏迷着的卫菲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并没有醒来,受伤的腹部流出大量的鲜血,将她身下的那片草丛染成了黑色。

  明明自己才认定她是唯一的亲人。

  刚才她费尽全力救了自己。

  自己,却没保护好卫菲。

  卫言愤怒地咆哮着,但那只是无能者的哀嚎罢了。

  单纯的痛苦和绝望改变不了任何东西,这是贾定刚刚得出的人生经验。

  现在,卫言也领会到了这一点。

  他感觉体内好像有什么要涌出来了一样,咒力胡乱的在体内流淌着,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就连卫言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咒力是从哪来的,他只知道如果放任这些咒力流淌下去,自己的处境会很糟糕。

  即便如此,卫言还是尽量保持着现在的状态。

  因此这能给他带来力量。

  和已经开始异变成畸形的贾定一样,卫言的身上也释放出了满股满怀绝望与怨念,象征死去的灰黑色雾气。

  “哥哥,不要。”

  在卫言即将异变为和贾定一样的怪物时,重伤的卫菲突然醒来,抓住了卫言的脚踝,制止了他的异变。

  卫言身体猛的一颤抖,原本进行着一半的“死念”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突然停了下来。

  很久之后卫言才知道,死念者转化的过程原本是不可逆的。

  但此刻的他,并没有思考这些的时间。

  看着卫言停下了变化,原本期待同类出现的贾定发出一声难听的悲鸣,再次以超越人类的速度朝着卫言攻来。

  但这一次,卫言挡住了贾定所化身的怪物。

  卫言的手掌被整个刺穿,鲜血淋漓的抓住了贾定的爪子,冷漠地注视着它。

  此刻的贾定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的外形,身形膨胀到三米长,四肢生出了一层油亮的外壳,周身都覆盖着一层细长的绒毛,上面隐隐的还有咒力流动。

  最为骇人的还是贾定的脸,此刻已经变化成了像是虫子一般的口器,呲呲的发出奇怪的鸣叫。

  卫言紧握着贾定的爪子,将这个庞然大物死死的压制在原地。

  他的眼睛透着漆黑的光泽,完全不像正常人该有的姿态。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卫言现在比贾定更不像人。

  但卫言在乎的不是这些,他也不管现在的贾定能不能理解,低声开口道:

  “我们每个人都是被理性束缚着的怪物,道德,法律,常识,认识,这些形形色色的条款规则束缚着我们,逼得人快要发疯。

  有时候我常常会想,要是有一天世界失去了秩序,没有了这些东西约束的人们,失去了理性的人们会是什么样子。

  是成为野兽,还是变成比野兽更可怕的东西?”

  说到这,贾定所化身的怪物发出了一声悲鸣,似乎想挣脱卫言单手的压制。

  但卫言寸步未动,只是手部微微发力便再次将贾定按在了地上,连丝毫反抗的悬念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力量碾压罢了。

  卫言眼中的眼白此刻已经全部被浸染成了黑色,整个人散发着异于常人的死亡气息,就连周围的荒草也为之而腐败。

  “我不知道这个过程的名字,但就像你这样,失去理性退化为野兽似乎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但这却是人性的堕落。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这些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一旦走向那条被理性所吞噬的道路,就没办法回头了。

  我们产生罪业获得力量,我们吞噬罪孽掩盖苦楚,我们制造衰亡迎接死亡,我们,才是这个世界最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感受着卫言越来越可怕的气息,贾定浑身的从毛都在微微颤抖然后脱落着,像是身体承受不住极速的变异即将崩溃一般。

  但贾定清楚,自己只是害怕罢了。

  即便已经失去了人类的认知和情感,但贾定却产生了想要逃走的念头。

  这是生命本能的畏惧,也是生命对于死亡的畏惧。

  此刻的“贾定”只有想要逃走的想法,别说是攻击了,就连面对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贾定还没来得及从卫言的手里逃脱,就被卫言用手抓住了心核。

  那是由心脏混合咒力变异而来的核心,也是死念者最为致命的要害所在。

  卫言冷漠地捏碎了贾定的心核,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接着,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脑袋撞击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像个熟透了的西瓜。

  等到许多天之后王都的处理人员赶来的时候,贾定的遗骸早就成了一堆形态怪异的白骨,那些不过是咒术学徒级别的处理人员面面相觑,不明白是谁处理了这只异变的死念者。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已经朝着德清府出发了。

  贾定身上有价值的东西不多,除了几块包含咒力的小石头之外,就只剩下两本恶级咒术的修炼方法了。

  这也是贾定赖以生存的两招。

  恶级诅咒-蚀灵法。

  恶级咒灵法-恶意黑箭。

  前者是险些让卫言丧命的黑斑型诅咒,后者是那晚袭击卫言让他觉醒咒力的黑色小箭。

  至于其他的,都是些没用的偏门之学,不算是正式的咒术。

  而卫言也是从贾定的遗物中,第一次了解到了所谓咒术的等级,以及咒术学徒的存在。

  据说咒术等级共根据种类而分为七级,但贾定只知道两级,接触的也只有这两级。

  分别是贾定所掌握的恶级,以及更高级的害级和难级。

  恶级顾名思义就是单纯的恶意。针对某人或者某物,也是最普及的咒术法。学徒等阶就可以熟练掌握。

  而害级则是威力足以危害一方的意思。其效果最大可作用至几公里。一般是正式的咒术师才能掌握的手段,也有部分咒术学徒勉强可以使用。

  至于传说中的难级,那并不是贾定所能接触到的,因此只记载了名字和大概的作用范围。

  难级的咒术是不折不扣的劫难,作用范围巨大足以波及一座城市。

  至于咒术师和咒术学徒……

  贾定留下的东西里没具体描述这两点,因此卫言也只是推测个大概。

  学徒之上是咒术师,而学徒似乎分为三等。

  至于晋级的条件要求限制等等,卫言则是一概不知。

  对于他这个刚刚踏上咒术之路的新人来说,这一切都还太远了。

  “德清府比月照城大了许多,或许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都听哥哥的。”卫菲有些脸红地抓着卫言的衣袖,快步朝着德清府的方向走去。

  没人注意到的是,卫菲的眼中,有一丝深黑色的暗芒一闪而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