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女巫审判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90 2021.01.11 00:05

  女巫审判是月照城的一大盛事。

  人们不约而同的汇聚到广场上,满怀期待的等待着这场盛大的欢愉。

  对于缺乏娱乐活动的人们来说,还有比女巫审判更有意思的庆典吗?

  有生命的衰亡,有惨绝人寰的折磨,还有令人兴奋的惨叫与哀嚎。

  少女们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带上妈妈的首饰,都想成为人群中最亮眼的那个。

  少年则是可以合法的欣赏异性的裸体,不管猥亵的视线在那个可怜人身上停留多久都没关系。

  老人们可以在事后分到一杯混合着女巫黑灰的涤罪水,老人们坚信这样可以分享女巫偷来的青春与生命。

  年少无知的孩童们可以尽情的释放内心对于暴力的喜欢与兴奋,在血与火的盛典之中将自己的天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卫言,则是冷漠的观察着广场的地形,思考着一会出逃的路线。

  虽然不清楚卫菲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但现场应该没有和她能力类似的家伙。

  但即便都是凡人,也不是现在的卫言能够轻易解决的配置。

  整个广场共有一百多名手持长剑的巡查,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沉浸于酒色之徒,但还是一部分精英存在的。

  看着他们身上的勋章与徽记,他们应该都是亲手处决过女巫的人。

  在这个世界的风俗之中,只有足够优秀的战士才有资格杀死女巫,因为人们杀死女巫会对他们的灵魂和健康造成损害。

  “长期跟这种黑灰打交道的确会影响健康吧。”卫言很是厌恶地看着那十几名带着女巫徽章的巡查。

  每次女巫审判都要换一位新的行刑人,这就代表着这里已经死过十几位无辜的女巫了。

  尽管卫言并不了解这其中的内情,但想必绝大多数都是单纯的巫师迫害吧。

  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冷漠地注视着那些守卫。

  这样,一会动起手来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与对错无关,只是单纯的自我道德约束罢了。

  正当卫言思考之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广场东南角传来,抬头望去,可以看到庄重典雅的大夫人以及千姿百媚的二夫人。

  卫家的人来了。

  作为受害者和原告,卫家似乎没有不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但人们关心的并不是他们,只有几个大胆的鳏夫偷看了几眼二夫人。

  人们更期待的是今天真正的主角,女巫。

  大多数围观的群众并不知道女巫的姓名,在这里她的姓名,背景,性格,以及相关的一切个人信息都不重要。

  在她被认定为女巫,走向被无数的烈火烧的漆黑的行刑架的时候,她便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女巫”。

  在人们的期待之中,今天这场大戏的真正主角,女巫卫菲终于出现了。

  她只着一件纯白的素裙,头发松散的披在身后,两眼无神。

  人们沉默了片刻,接着便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

  以往的女巫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寡妇或者中年夺权失败的妇人,像卫菲这么年轻的并不多见。

  或者说,一般这种年纪的人并没有承受女巫这项罪名的资格。

  不过在二房的安排之下,这件本来很荒唐的事就这么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卫菲虽然穿着连衣裙,但因为身体早已被浸湿的缘故,隐约还是能看到少女部分的身体结构。

  人们很好的将自己的欲望隐藏在唾骂声之下,卫菲很快就被人们猥亵的眼神以及“烧死她”的呼喊包围了,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卫菲面色平静地的站上行刑台,等待着那个属于自己的归宿。

  但事情从来就没有这么简单。

  人们并不满足于这么快就结束这场盛典,这一般是个漫长而又令人兴奋的过程。

  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各种违反人类身体结构的奇特刑具,还有各种邪恶,诱人的罪名审判。

  负责主持仪式的巡查朝着卫家的大夫人投以询问的眼神,而后者则是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女巫,你是否承认你以邪术谋害了我们敬爱的卫老爷?”

  “你是否承认你曾经犯下偷食婴儿的罪行,这座城市在过去的三年里失踪了十几个婴儿,他们是不是都在你的肚子里?”

  这次的审判和之前有些略微的不同。

  以往这个时候犯人只要还有意识,总会试着为自己辩解脱罪才对,在强烈的求生欲支配下,很少有人像卫菲这么平静。

  巡查的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他很快便把那个荒诞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抹去了。

  “怎么可能嘛,要是她真的拥有巫师的力量,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反抗呢。”

  不过既然当事人毫无反应,这样的节目也不能让台下的观众们满意。

  “既然如此,如果没有人替她辩解的话,那就默认她承认了这些罪名,直接进行第二项刑罚。”巡查淡淡地环视着四周,似乎是在征求人们的意见。

  但这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没人会这么不识趣的破坏大家的娱乐活动,即便是不懂事的小孩,也会被巡查无视掉。

  “我有异议。”

  听着这个陌生的声音,巡查微微皱眉,想要假装没听到。

  然而那个声音却离自己越来越近,并且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我有意见!”

  巡查有些烦躁的回头望去,想要看看是谁家的疯子这么不识趣,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你是……”巡查看着突然登上刑台的卫言,有些疑惑。

  “我是卫老爷的继承人,卫言。”卫言并不介意在这种时候承认一下自己那个死去的便宜老爹,他不是个在乎小节的人。

  “卫言?”巡查疑惑的思考了半天,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是,那个私生子?”

  “事实上,根据父亲的遗嘱,我一人独占卫家财产的三成,是占据份额最多的儿子,因此我也能作为受害者一方的代表吧。”

  “这些是自然的。”巡查表面上赔着笑脸,心里却是在暗骂卫言脑子有问题。

  这种万众期待的表演时刻,你居然就这么打断了?

  在巡查开口之前,卫言清了清嗓,主动解释道:“既然当事人没有认罪,那应该用神判来决定她是否有罪,您说对吗,巡查大人?”

  巡查一愣,过了一会才想起卫言所说的神判是什么。

  那是由水裁神判以及热水神判、烙铁神判、冷水神判、抽签神判、吞食神判等刑罚所组成的猎巫神判。

  顾名思义,是以神明裁判的简称,换个说法就是——人类绝对不可能完成的试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