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恶念执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默契

恶念执行 爱丽丝的梦醒 2135 2021.01.21 00:05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愿意去触碰的东西。

  有的人选择面对,有的人选择逃避,也有的人选择被吞噬。

  但直到你无路可退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究竟会选什么。

  虽然已经在特别考试中失败无数次了,但温流如并不是消极怠战的直接弃权,而是每次都完美的按照预定的程序和教程,击溃模拟死念者,然后再选择起弃权。

  尽管从未和真正的死念者战斗过,但应对的措施以及相应的动作,都牢牢地刻在了温流如的脑海深处。

  在树上的死念者扑下来的瞬间,温流如整个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弹了出去,完美的避开了这只三等学徒级死念者的攻击。

  在落地的瞬间,温流如体内的咒力便极速流动了起来,一发碧炎咒劲射而出,而鬼刀咒也在同一时间完美的附着于短刀之上,没有一丝空隙。

  如果卫言看到这一幕,恐怕是要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根据咒术同一律,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咒术作用于目标身上,因此即便是卫菲这种天赋异禀的奇才,一次也只能释放一个咒术,只不过是间隔时间极短,所以看起来像同时施法。

  而温流如却是打破了这个限制,她的两个咒术都是瞬间完成,没有丝毫的间隔。

  受到碧炎咒打击的死念者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将卫言和卫菲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卫言这才发现附近还隐藏着第二只死念者。

  而且,和第一只一样,是货真价实的三等学徒级的死念者,而不是模拟死念者。

  “流如,你没事吧!”卫言急匆匆地赶到温流如身旁,却发现她早就摆好了战斗姿态,没有半点惧怕之意。

  “你不是……”

  “先解决这两只死念者再说吧,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三只死念者应该也是真正的死念者,这次考试似乎有点问题。”温流如有些担忧地观察着四周,防备着第三只死念者的出现。

  “但训练场已经被封锁,在击败这三只死念者之前我们是出不去的。”

  “所以,只能硬上了,我这次好像没有失败的选择了。”温流如无奈地笑笑,握紧了手里的短刀。

  一击不中之后,原本潜伏在树上的那只蚂蚁外形的死念者怒不可遏地再次发动了进攻。

  这次它使用了咒术。

  两道肉眼可见的咒力波纹以横扫一切的姿态扩散着,接触到的树木和地面全都像是被烈火灼烧过一般,变成了黑漆漆的颜色,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效果虽然惊人,但作用范围只有不到一米,因为并没对卫言和温流如造成什么伤害。

  相反,在这个咒术结束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提着短刀朝着死念者再次攻了过去。

  卫言在左,温流如在右。两人的动作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身手敏捷,动作精准,反应迅速,一击即退。

  蚂蚁外形的死念者犹豫了片刻,决定先处理右侧的温流如——卫言身上的恶念太多,让它有种莫名的畏惧。

  在死念者行动的瞬间,温流如毫不退缩的继续双咒齐发——碧炎咒和鬼刀咒同时完成,毫不畏惧的给予了死念者重创。

  但代价就是温流如将自己处在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处境。

  她跟死念者马上就要撞上,别说是闪躲,就连做出防御动作都有些来不及了,

  即便如此,温流如却没有丝毫的惧意,面色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手中的短刀再次附加鬼刀咒,还想继续攻击。

  死念者周身咒力极速流动着,像是在凝聚什么大招一样,但下一刻,它的动作便僵在了原地。

  卫言从之前温流如所造成的伤口那里进攻,直接砍掉了这只死念者的头。

  尽管死念者的身体异于常人,拥有极强的生命力和恢复能力,只有心核被摧毁后才会真正死去。

  但在战斗中被直接砍掉头,虽然不会死亡,也也会在瞬间失去战斗能力,原本凝聚的咒力一下子溃散了,而由咒力强化的坚硬外壳也在瞬间失去了坚韧的特性,被温流如用鬼刀咒强化的咒力短刀轻易破开,直击心核。

  听着心核破碎的声音,温流如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的状态也瞬间松懈下来,整个人随着死念者的巨大尸骸一起坠向地面。

  眼看着温流如就要被死念者的尸骸压在下面,一股强劲的咒力爆发开来,将死念者的尸骸掀到一旁,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坠落的温流如。

  “你不是做的挺好的吗,怎么这种时候又泄气了。”卫言有些无奈地看着怀里的温流如,仔细感应着她的气息变换,检查她有无受伤。

  温流如无力地挤出一丝笑容:“都是本能罢了,我还是挺怕的。”

  卫言这才注意到,温流如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与之前那个跟自己默契合作的温流如简直是判若两人。

  “没事,有我和卫菲在,不用害怕了。”卫言轻轻安抚着怀里的温流如,想将她慢慢的放在地上,但温流如却不肯离开卫言的怀抱,反手勾住了卫言的脖子,眼神迷离的看着卫言,一副委屈少女的模样。

  卫言心里一动,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温流如,下意识的贴近了温流如的脸颊,但却不敢做什么,只是轻轻地嗅着温流如身上的香气,感受着荷尔蒙在体内的绽放。

  温流如略带嗔怪地看了卫言一眼,有些不满地娇哼一声,对着卫言还在试探的双唇径直吻了上去。

  得到了允许的信号,卫言也不再压抑自己内心的火热,动情的与温流如交换着唾液,直到背后那声咳嗽的传来。

  卫言满是尴尬地看着面色冷漠的卫菲,和温流如站在一起,像两个犯罪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等待着老师的训话。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卫菲酝酿了半天,也没能营造出那种紧张的气氛,软软的语气配上甜甜的萝莉音反倒是有种别样的萌感。

  卫言和温流如悄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你们两个!跟!”卫菲有些气愤地看着卫言,但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思考了片刻之后,卫菲无奈地摇了摇头,算是消气了。

  卫菲虽然不在意了,卫言对此倒是还有些愧疚。

  毕竟在卫菲一个人去单挑死念者的时候,自己却在跟温流如做些少儿不宜的勾当,这也太不是人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爱丽丝的梦醒

爱丽丝的梦醒

跟一位朋友聊起来往事,突然发现我以前也有蛮多故事的。   希望有个机会讲出来吧。如果这本成绩过全勤线的话。   希望我们都能如愿以偿。

2021-01-21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