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此生无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武者之心

此生无患 此生无患 3120 2019.03.21 19:35

  当时周无患已经想到应对之法,但等他看明白招数,想清楚应对只法,那女子的脚已经快踢到他脸上了。这时候他啥招式也想不起来用,急得他剑一扔,双臂匆忙交叉抬起只顾着挡住头。

  一脚撂翻周无患,那女子也是一呆,不止那女子,满屋人都是一呆。刚才分析案情,侃侃而谈的少侠,这动手能力真是惨不忍睹。

  还是逃命的江姑娘最先反应过来,本来她这一脚只是想逼开周无患,没想到直接一脚建功。足尖把周无患往人群方向一挑,翻身出窗。

  “休伤我师兄(师弟)!”孟松和沈烈同时高喊抢出。接住周无患,看他并没受伤,俩人又追了出去。

  屋里周无患尴尬癌都快犯了,刚装完逼还没一刻钟就被人按在地上打脸。李大人还上来补刀,“贤侄可无大碍?”

  周无患尴尬的摇摇头,示意没事,屋里实在待不下去了,所有人都一脸关切的看着他。咳嗽一声,“我去外面帮帮我师兄他们,别再又轻敌被那女子伤了。”

  孙方又跳出来补了一刀,“少侠还是在此稍歇片刻吧,万一要是少侠再出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

  这天没法聊了,周无患说了句“没事。”匆匆就出去了。

  溜达了一圈没找到他俩,也不想回去尴尬着,周无患便在城里溜达起来。不禁想到刚才被一招击倒的事,平时和沈烈或者心莹对练的时候,一招一式也能打得有声有色。虽然孟松回来后,对练的时候一招秒了他,可是那时孟松出手太过突然,周无患没反应过来便被打倒了。没反应过来?对就是没反应过来!敌人出招后看清楚再想用什么招根本来不及啊,那怎么办?难道两个打就是你挥你的剑,我打我的拳?不对,这根本不科学啊,这样用不了三招俩人就都死了啊。为什么孟松他们能反应过来,你出招我见招拆招呢?明明师门剑法什么的自己练的也是特别熟练啊。

  想了好久没想明白,一个士兵看到他,过来对他拱手说道:“周少侠,郡守大人说您的师弟回来了,叫您去和他们汇合。”周无患点点头,便跟着士兵回了郡守府。

  到了郡守府,发现之后沈烈一人在等他,奇怪的问道:“三师兄呢?没和你一道回来?”

  沈烈无奈的回道:“刚才我俩追那江姑娘,直到追出城也没追上,那江姑娘出言挑衅师兄,说就凭师兄这三脚猫的轻功追一辈子也追不上她。三师兄不服气,给我要了点盘缠,说他不回山了,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那江姑娘带回奉高受刑,便和那姑娘一路追着想南方去了。”

  追一辈子追不上……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上……这都是什么糟糕的台词,这俩人是在拍偶像剧吗?不过俩人倒是颜值都挺高,倒是符合偶像剧的标准啊。

  折腾了一晚上,此时天也亮了,周无患道:“算了,那我们先回去吧,两天没回去,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担心我们。”

  俩人告别了李大人和孙方,谢绝了他们的谢礼,便回山去了。

  刚到山庄门口,迎面碰上了师妹心莹。心莹冲他俩点点头,“回来了?事办完了?师兄呢?”

  周无患叹了口气,“追妹子去了,一言难尽啊,回去说吧,正好问问师父认不认识那江姓女子。”

  山庄里,师父正悠闲的品着茶,教导着馨仪练习着功法,看起来对三人没有一点担心。

  “师父,我们回来了?”两人进去对师父行礼道。

  师父看了两人一眼,“怎么就你俩?松儿呢?让淫贼弄走了?”

  周无患被师父一句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拜托,那是你儿子好不好,儿子!哪有淫贼抓男的!还有谁会希望自己儿子被淫贼抓走啊!想了想,他这么说也对啊,孟松的确算是被“淫贼”弄走了啊。

  像师父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师父听了后不是关心儿子的去向,而是冲两人说道:“你说你们仨一起出手,都没拦住一个同龄的女子?松儿被打伤,老四更是被人家一招打倒了?”

  俩人红着脸点点头。

  师父摇摇头,“看来是太放纵你们了啊,明天开始都给我好好练功,老六也别看什么劳什子兵书了,老四也别成天游神一样的不干正事,还有松儿这小王八蛋,就这本事还下山去闯江湖呢?”

  这边梁老刚好出诊回来,问道:“这怎么骂上松儿了?他是小王八蛋,你这老家伙不就是老王八了吗?哈哈哈。”

  两人把事情又对梁老说了一遍,梁老笑着说:“别灰心,你们才刚下山,遇见高手抵不过也没什么,当年你师父也是让人追的和兔子似的,还受了重伤,还好遇到了老夫治好了他。”

  师父道:“哼!老夫当年那是被人围攻了!他们那是围攻别人,还被人伤了俩!”

  梁老打圆场道:“他们也是为了帮那李洛抓淫贼,行侠仗义,精神可嘉啊。”

  师父想了想,对梁老说:“江湖上并无什么姓江的高手啊,你说那女子是什么来路。”

  梁老想了想,摇摇头,“那女子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应该后辈弟子,你我近年少在江湖走动,自然是认不得。”

  师父点点头,“俩小兔崽子,那姑娘用的什么招数,怎么一招击败老四的,你俩演一遍。”

  两人拉开架势,周无患先是使出一招云中观日。师父点点头,单看招式,确是苦练过。跟着沈烈高高跃起,双腿交叉,一记下劈,周无患按照当时的情景,扔了剑双手一挡,就装作被击倒。

  看到这一幕,师父气的脸都绿了,“蠢货,你把剑扔了干什么?还傻傻的用手挡?不说别的,同样的东升剑法,你用一招拨云见日不行吗?”

  周无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答道:“当时想起来用这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随手挡了一下。”

  师父一愣,“你说反应不过来?这还用反应?”跟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梁老一眼,对他道:“看来老四这失魂没那么简单,都伤到根基了,武者之心都失了。”

  梁老皱着眉头,喃喃道:“不应该啊,所谓的武者之心是身体本能的应激反应,应该早已融入身体了,不该随着记忆丧失啊。”沉思片刻,梁老对师父说:“我明白了,无患大脑受伤后,已经忘记了他是个武者的事实,所以他的身体是被头脑控制着做出反应的,人看到再到想到再到做到是有一个过程的。”

  师父被梁老一堆再到说的晕晕乎乎的,皱着眉道:“你说的这是人话?”

  梁老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想了想道:“就像你呼吸一样,这个动作已经容易身体了,平时不去想他也在自然而然的进行,当你有意识的控制它的时候,却反而不自在。无患就相像是已经忘记呼吸这个本能,每次呼吸都要主动控制着一样。”

  师父好像还是没听明白,对梁老道:“你就说有没有办法吧。”

  梁老说:“此事不好说,无患本身并没有失去武者之心,只是暂时忘记了,也可以说他的武者之心睡着了。这身体的记忆和脑子的记忆不一样,一定程度的外界刺激是可能唤醒他的武者之心的。”

  周无患也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武者之心,前世看过的武侠小说也不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词。侧头问沈烈道:“你有武者之心吗?那是什么东西?”

  沈烈点点头道:“我也已经练出来了,所谓的武者之心就是将所学融会贯通,身随心动,想到便能做到。”

  师父点点头,对沈烈的表述表示肯定,对周无患道:“你要记住,修炼不出武者之心,这辈子武功最高成就也就是三流了,不必常人强多少。明天开始让沈烈和心莹多和你练练,看看能不能把你那武者之心刺激出来。”

  练练?刺激出来?周无患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明天开始的应该不是同门对着拆招了,他俩应该要真打了。

  “此事也急不来,慢慢来吧,倒是刚才阿烈模仿的那两下子,你这小心眼儿可看出来是什么路数了吗?”武者之心的事先放下,梁老问师父道。

  “怎么看不出来,你俩看好了,她这腿法是不是这样的。”说着,师父跳到院子里耍了几招腿法。不愧是师父,只见辗转腾挪间,满院子皆是腿影,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师父到底踢的哪里。

  周无患分辨不太出,只是觉得师父这几招和那女子的招数有点相似。沈烈倒是看出来了,点头道:“没错师父,虽然这几招那女子没使过,但是看路数应该和那女子是一路。”

  师父和梁老对视一眼,“果然是他!他娘的,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输给谁不行,居然输给他的弟子?气死老夫了,不行我得喝点酒压压,省的被你们几个气死。”说着师父向内院走去,看来是找酒喝去了。

  周无患两人面面相觑,问梁老:“师父说的是谁啊。”

  梁老哈哈笑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小心眼。这门功夫,就是当年和你们师父争你们师娘的叶一航的独门绝学,幻影追风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