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女巫(一)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巍尘 2571 2019.06.13 17:00

  征战岛,有些人也称其为百战岛,不过无论哪个名字都是在述说这座岛屿曾经的历史。征战岛四周没有平缓的坡度,仿佛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切削成了一个边缘不甚规则的方形,四面都是离水面很高的悬崖,光这个地形就足以让进攻者望而兴叹。

  整个岛上除了参天塔几乎再没有别的东西,因为塔的基座,一座由黑石筑成的方形要塞差不多覆盖了整个岛屿,只在最边缘位置留有一圈狭窄的空地,长满了鱼梁木。朝北一侧的悬崖下有一个石头建成的码头有一条长两短三座栈桥,码头上停泊着几艘海塔尔家的小船,这是参天岛与外界联系的主要交通工具。

  只见一艘小船缓缓的靠上较小的那座栈桥,丢给船主一个铜星之后,威廉跳上栈桥,抬头向上看去,一条陡峭的小路从悬崖下方盘旋向上,通向黑石要塞唯一的大门。这条路对于年龄大点的人确实不算好走,难怪雷顿·海塔尔伯爵,“旧镇老翁”这么不乐意外出。

  他今天穿的是为方便战斗改良过的礼服,先整理了下因为坐船而稍微有点凌乱的衣服,又正了正左胸那只镀金的大嘴蝠徽章——这是他自己设计的个人徽章,最后调整了下挂着单手剑的那条华丽腰带,这才满意的沿着那条蜿蜒的小路走了上去。

  要塞门口有一队卫兵把守,在参天塔生活了六年,威廉和他们也很熟悉,见面了自然要互相问候一下,随意闲聊几句。威廉惊异的发现,虽然仅仅只过去了三天,十里镇之战的消息已经流传到旧镇了。只不过在坊间流传的版本里,勇武的加兰才是这次战斗的关键人物,正是他带领三位同伴勇敢的与数十倍的敌人血战,才保护了大部分十里镇居民,并为艾耿·莱维尔爵士全歼这伙铁民创造了先决条件。

  对于这个官方说法,威廉还算满意,反正也没有便宜外人,还给自己省了很多麻烦。真心实意的称赞了加兰几句,就和卫兵们告辞,走进了要塞。

  黑石要塞的内部满是曲折狭窄的通道和阴暗低矮的房间,还有无数隐蔽的秘道和陷阱,仿佛迷宫一般,即使有敌人攻入了要塞,也很快会迷失在无穷无尽的弯道和一模一样的房间之中。就防御力而言的确固若金汤,但显然并不宜居,现在海塔尔家族的所有成员包括仆人都居住在上层的石头建筑里,要塞里只保留了少量房间作为危险品仓库和牢房,以及一条内部人员出人的通道。

  通道很好辨认,因为只有这条路上才每隔一段距离就在墙壁上插着一个火把,既是为了照明,也作为路标,跟着火把走就不用担心迷路,否则就会成为这座要塞的又一个都市传说。随着逐渐深入,四周也变得愈加安静起来,只剩下威廉一个人的脚步声,昏暗的火光摇曳不定,在墙壁上映照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影子,胆小的人可能会不由的提心吊胆,但威廉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就习以为常。他轻车熟路的走着,脑中全是男巫们带来的那个盒子,根本没把这恐怖的气氛当回事。

  刚刚走过一个转角,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眼前,威廉只觉头皮发麻,一惊之下伸手就去拔剑,接着感受到对面传来一股熟悉的魔力波动,威廉心中一松,接着怒从心头起,忍不住低声吼了起来,“小姐,你这样做很危险,我差点就一剑砍过去了。”

  “哈哈哈哈,放心,我知道今天不是我的死期。”,随着那股包含着浓浓的神经质气息的声音,一个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松松垮垮的连帽长袍覆盖全身,巨大的帽子遮住了整张脸,乱糟糟的长发却露了出来,纠结成一缕缕的,也说不上来是什么颜色;长袍的下摆很长,拖在地上完全裹住了脚,让人总是不由的担心她下一步就会因为踩到前襟而摔个狗啃泥。接近之后,一股怪味扑面而来,这个味道倒也不臭或者特别难闻,但闻到的人多半会莫名的揣揣不安,威廉倒是知道这可能是某种魔药的味道,而且配方里有几种相当昂贵的材料,曾经也让贫穷的威廉羡慕嫉妒。

  莫罗娅·海塔尔,雷顿大人的第二个孩子,人称“疯女”,据说她这副打扮已经二十年没有换过了,emmm……

  不过威廉怀疑她是传说中的森林女巫,不是因为她经常说一些像是预言,可基本上谁也听不懂的话;也不是因为身上那明显的魔药味道,而是威廉能在她身上感觉到魔力的波动。不过不同于他自己和玛格丽,莫罗娅的魔力波动明显是来自外部,就像摸了什么气味很重的东西,手上就沾染上了那种味道,而且从此挥之不去一样。

  其实也不止威廉一个人这样怀疑,知道森林女巫传说的人很多,见过莫罗娅的人也很多,只不过敢私底下叫她“女巫”的结局都比较惨,久而久之,就只剩下“疯女”这个外号流传开了。威廉突然冒出个念头:「雷顿宁愿别人叫自己女儿“疯女”,也不愿意别人把她和魔法产生联想,难怪玛格丽对学习魔法如此抵触,我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无论如何,在威廉心里,就魔法这个行业而言,他觉得这位住在城堡里的森林女巫,比自己那位男巫顾问更有从业资格。如果不是她总那么疯疯癫癫,让人琢磨不透的话,也许威廉会尝试和她达成某种合作关系,而不是只能敬而远之——莫罗娅疯归疯,但雷顿很宠爱她,据说有求必应,即使一掷千金也毫不犹豫。这样一个人,威廉自然也敢去轻易招惹,惹不起也就只能躲着了。

  可是现在躲也躲不开!

  通道很窄,要是互相让让还能两人并行,但莫罗娅大马金刀的杵在中间,看起来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两人无言的对峙了一会,威廉选择投降,“莫罗娅小姐,我急着去找加尔斯爵士,麻烦让让行吗?”

  “不用急,我知道今天也不是你的死期,呵呵呵呵……”,莫罗娅突然肩膀剧烈抖动起来,发出杠铃般的笑声,似乎被自己逗乐了。

  「到底哪里好笑了?」威廉一脸懵圈,“那尊贵的小姐,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笑声戛然而止,又让人一惊。

  “黑暗吞噬蝙蝠,暴风雪淹没冰原狼。”,她说的很慢,而且声音中没有了那股神经的气息,但这种毫无感情的语调反而更让人害怕。

  「蝙蝠是指我吗?冰原狼是指史塔克?听起来好像我们要倒什么霉,不过我和狼家也不熟,怎么搁一块儿了?咦不对,我和狼崽子们还真能扯上血缘关系……」威廉想不明白,决定先管好自己的事情,“您是在警告我会遇到什么危险吗,莫罗娅小姐?”

  一阵沉默之后,还是那种渗人的语调,“鱼梁木在流泪,幽灵在叹息。”

  「刻有流泪面孔的鱼梁木简直不要太多!幽灵?那就和我更没关系了。」摇摇头,威廉不再去猜测这种谜语一样的东西,摊开手,“很抱歉小姐,这次我是完全不明白您在说什么了。”

  又是一阵沉默,莫罗娅突然侧过身,背靠墙壁,似乎是想让威廉从她前面经过,可她又没有完全紧贴墙壁,留下的空隙说小不小,但说大肯定也不大。威廉犹豫着是不是让她再让让,但又怕她突然发疯,也不想节外生枝了,干脆侧过身体背靠墙壁,打算从她身前慢慢蹭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