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天火云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他哪有那个本事听见

天火云彻 肖明问 2350 2019.01.11 19:56

  尤隶被射成了刺猬,浑身血流不止。

  追捕,在第二天就成了追杀,因为尤隶逃跑中,杀掉了东弓海卫起名士兵,所以樊柯下了命令,就地格杀。

  尤隶逃了七天,终于摆脱了樊柯和东弓海卫的追杀。

  现在,他躲在一处山洞里,等着他的劣魔。

  数日后,那名劣魔终于找到了他。

  劣魔弓着身子,爬进山洞,露出怀里抱着的若干魂球,那都是在七日前的冲突中“死”掉的人。

  当日,劣魔先是装了很久的死尸,然后在混乱中,扯出一个将死之人的灵魂,补全了自己的伤口。

  之后,他看到了更多的伤者,快死的,给他拉出灵魂,还不会死的,就直接弄死。

  劣魔弄出了十来个灵魂,都收集了起来。

  如果不是担心被人类发现,他能收集更多的灵魂。

  这种好机会可遇不可求,在魔域,他可没资格一次享有这么多灵魂,即便他的主人尤隶,也不行。

  “你在那座城里,倒是收了不少粮食。可惜品质和特性都差了点。”尤隶说的,是恶魔语言。

  劣魔,连恶魔语言都说不清楚,但这不影响他听懂尤隶的意思。

  他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

  尤隶道:“如果我完全变身,会被识破。除了那个云彻,还没有人类发现我的身份,我可不想惹来大麻烦。”

  尤隶拿出一块黑色的玉石,又道:“拿着我神的魂玉,根据魂玉的感应去追守剑人。不要动手,先盯住他,等我过去。好了!我要准备进食了,把你收集的灵魂都跟我。”

  劣魔恭敬的递过所有的灵魂,接过魂玉,行了一礼,钻出了山洞。

  ……

  圣都云府门前。

  云彻牵着白马,带着礼品,与门仆进行着交涉。

  云守义曾为云彻取名,又有血缘。

  而且云彻想问问这位老人,对于进献日以及云层上的神,是否有所了解。

  毕竟,这位老人是族史内,第一个活下来的弟弟。

  如今,云彻既然来了圣都,自然要先拜见这位二爷爷。

  不过云彻没想给老人家填麻烦。毕竟,他来圣都,为的是魔剑的事情,此事必然会带来灾祸。

  跟门仆费了些口舌后,云彻等了半个时辰,门仆通报回来,这才引他进去。

  前院里等他的,是一位三十几岁的男子,身穿锦缎,眉眼间,与云彻有些相似。

  此人见了云彻,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光又在白马身上扫了一遍,异彩连连。

  那人做了自我介绍,云彻才知此人名叫云辞,是云守义之子,从血缘讲,是云彻的堂叔叔。

  见了礼后,云辞命下人照料云彻的白马,将云彻请进客厅。

  云彻再次表明来意,想见一见二爷爷云守义。

  云辞道:“不急,老爷子上了年纪,神智不太好,这会儿在睡了。贤侄午饭时便能见着。家里今天除了老爷子,就我一个。晚些时候,应该全家都能见着。”

  喝了口茶,云辞话锋一转,问道:“你爷爷奶奶还好么?”

  云彻道:“已经去世了。”

  云辞叹了口气,倒没故作什么意外的神色,也谈不上悲伤,毕竟都没见过面,谈不上有感情,他又问:“那你父母呢?我听老爷子常念叨来着,你应该还有两个姑姑,都过得怎么样了?”

  云彻心中一动,云辞问起他爷爷奶奶,云彻便觉得奇怪,现在看来,云辞可能不知道雪山之子进献日的事情。

  “七年前,我就没有爹娘了。”

  这一次,云辞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

  云彻又道:“大姑姑嫁的远,二姑姑十年前摔下山,去世了。”

  “你跟大姑姑长大的?她还好么?”

  “不是。我跟着一位老人在雪原上学艺七年。不过那人也走了。”

  云彻说的平淡,也没什么情绪流露,云辞倒是唏嘘不已,连说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你来圣都,有什么打算?”

  “想去学宫!”

  云辞眉毛挑了一下,又上下打量云彻一遍:“难……”

  他刚说个难字,忽然里间门口帘子一动,露出半张妇人的脸来。

  那妇人对云辞招招手,扫了元刻一眼,缩回去了。

  “贤侄莫怪,家里有点事,你婶子刚回来,我去看看。”云辞急匆匆从帘子钻到里间去了。

  里间除了妇人,还有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正是云彻在布庄遇到的那个孩子。

  只是现在她神色恼怒,正在为什么事生气。

  “秋雪。”云辞一见小女孩,便叫出声来,“你跑哪去了?”

  云彻却想:“原来叫云秋雪,看来是这位叔叔的女儿。”

  妇人哀怨的道:“这死孩子跑出去自己查什么人贩子去了。可吓死我了,幸好仆人在田畴布庄找着了她。”

  这时妇人看了眼客厅方向,低声问道:“那穷人家的来干嘛?不会是骗子吧!”

  她听了下人禀报,自然知道客厅里的是什么人。

  “不清楚。说是要去学宫,还没问清楚,你就回来了。不过家族关系都对得上,除了冰山里面,没人知道咱们家有这一层亲戚,何况那张脸明显就是云家人,应该不是骗子。”

  “来拖关系的?学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家里不比从前,冰山里的土包子,还当我们老爷子是上师呢!”

  “他没说托我们办事。”

  “冰山里的下等人还拿谱了!你看他挎着根烧火棍,自以为是大侠,是剑客?黑不溜秋的,我看就是装样子的破烂,圣都这种沽名钓誉的多了,每年少年英侠赛,都有这么一群不知好歹的下等人。我说错了,我看他连沽名钓誉都算不上。”

  “这你可真就说错了,他身上那柄剑,绝对是利器,还有那马也不是凡品,比我城防营的战马还要神骏,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当真如此?怕不是从哪偷的。”

  “嗯!我想也是这样。他一个下等人,不该有这些东西,更别说是北寒之地冰山里来的。”

  “我看不如趁早打发了,免得惹上什么官司。”

  “那多不好,我去跟他聊聊,保他不会东窗事发,那马和剑,倒是可以留了。送给瑞王府也不错,瑞王爱马,他儿子爱剑。”

  “哎!”妇人拽了把云辞,“问清楚之前,你可千万不要让他见老爷子,老爷子神志不清,保不准又要应下什么事情。”

  “我也没让他见老爷子啊,我说老爷子睡了,探探口风再说吧!”

  夫妻两又叨咕了一阵子,妇人出谋划策,想好了要怎么探听元刻的口风,怎么把马和剑都要来,也别让云彻去学宫,给他安排个差事,家里正缺人手。

  两人商量好了,云辞这才回到客厅,但云彻已经不在座位上。

  云辞急忙叫来下人,一问才知道,云彻已经走了。

  “真没教养。走多久了?快追回来。”

  “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府了。”

  “那快去找。找到了先别惊动他。”

  云辞脸色阴沉下来,心想:“难道云彻听见了我夫妻二人谈话的声音?不可能,一个下等人,他哪有那个本事听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