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顶级画师超纲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喻蒽是谁

顶级画师超纲了 花己 2028 2021.05.04 23:38

  下午,日头偏西。

  蒋顾已经坐在律师事务所的一间办公室里,看着喻菲的律师汪费宇情绪浮躁不安的抽了第三根烟。

  他俨然是刚学抽烟不久,才吸几口就被呛得直咳嗽,每枝烟也只吸剩到半截就直接蘸灭在烟灰缸里。

  “让蒋警官你见笑了。”

  将第三根烟蒂蘸入烟灰缸之后,汪费宇情绪终于稳定了几分,抬眸朝蒋顾递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没事。”蒋顾端起面前快凉透的咖啡,神色淡然不躁的抿了一口。

  汪费宇仍然感到非常抱歉,开口说:“自上次精神有些分裂之后,我现在总是隔三差五的无法集中精神思考问题,有时得借助抽烟来压制心里那份躁乱。我已经失眠好几个晚上了。”

  说着,又忍不住从烟盒抽出一根烟,拿着打火机嚓嚓两声点燃。

  隔着缥缈的烟雾,他唇角弯起的那抹笑容逐渐沮丧,半垂着眼眸:“我真担心自己完成不了喻菲生前的嘱托。”

  “什么嘱托?”蒋顾揪住重点,搁在桌面的录音笔已把对话录了进去。

  汪费宇吐出一口烟圈,慢慢道出几字:“股权赠与。”

  “股权赠与?”蒋顾轻轻蹙眉:“就是柬国那所生物研究机构?”

  “对。”汪费宇颔首,掸落烟头上的灰烬:“其实,在喻菲出事的前一晚,曾致电给我,要把柬国生物研究所的股权赠给国家慈善机构。”

  “为何要转赠给慈善机构?”

  汪费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当时人在国外,赶不回来给她做公证,她就说等我回国再具体详谈。但却没想到是和她的最后一次通话。”

  不对。

  蒋顾思路陡然一转。

  如果汪费宇和喻菲通过电话,那为何喻菲的手机里没有通话记录,也没有储存汪费宇的手机号码?

  难道是被远程操控删除了?

  捕捉到这一个疑点,蒋顾想着等会回去再仔细斟查一遍喻菲的手机,肯定还有哪里疏忽了。

  隐下心绪,蒋顾面色平稳的询问汪费宇另一个问题:“之前,你说喻菲的叔婶想要夺回喻菲的股权,又是怎么回事?”

  他调查过,喻菲的叔婶从十年前就办理护照签证定居在缅国,这期间没有回国一次,也似乎与喻菲没有任何的互动和交集。

  在无足够的证据下,真的没办法将他们定为犯罪嫌疑人传唤回国审查。

  “夺股权这件事,也正是我想跟你说的。”汪费宇把指间的烟枝彻底掐了,然后从皮质沙发站起来,转身去一个保险箱拿出一个文件袋。

  牛皮纸袋里装着一份协议书。

  汪费宇把协议书抽出来递给蒋顾:“这是喻菲去年九月份自己拟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放在这里给我保管,上面有她的亲笔签名。但乙方签名还是空白的,也就表示协议还未正式生效。”

  蒋顾垂下眼眸,默阅了一遍,发现喻菲想把股权转给一个叫做喻蒽的女生。

  “喻蒽是谁?”

  喻菲是随养父母的姓氏,那这个喻蒽,应该是喻菲的养父母那边亲戚。

  “喻蒽就是喻菲她叔婶的女儿。也是在柬国做生物研究。喻菲之所以会拟这份协议,是在非常消极的状态下拟出来的,并不是真的想要把股权转让给喻蒽。不然她也不会把协议暂时交给我保管,也更不会在今年又突然改变主意要把股权赠与国家慈善机构。”

  “所以,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倘若我把这份协议交出去给喻家人,就会变成了喻菲的遗嘱。但这不是喻菲的真正遗愿。”

  “虽然她和我的最后那通电话,我也有通话录音的习惯,可在法律上,这份录音并无法生效为遗嘱。”

  录音遗嘱,必须现场要有两个见证人,然后遗嘱人要在录音中完整的说出自己的姓名和身份信息,再详细说要赠与谁谁,最后再由见证人一起签字才具有法律效果。

  蒋顾明白这个道理。

  他眸色沉了一下,冷静分析:“你刚才说,喻菲是在极度消极的状态下拟出这份协议的。那也就是说,她是被逼无奈才做出这一个决定,是吗?”

  “对。”汪费宇重重点头:“因为喻菲的叔婶一直说喻菲是领养的,没资格继承养父母这份财产,经常谴责喻菲。数次多了,喻菲自己也愧疚难安。总觉得真的是自己霸占了喻家的财产,所以才会产生把财产赠与喻蒽的念头。她心肠真的很软,也很善良。”

  “你和喻菲认识多久了?”蒋顾静静听完,却陡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汪费宇忽怔了一下,而后沉重回答:“实不相瞒,我和她是校友。”

  “那你知道喻菲的男朋友吗?”蒋顾完全未预料到汪费宇竟和喻菲还有这一层关系。

  喻菲是考古学系的,考古团队里,也有几个是她的大学同学。

  但具体该问的也都问过了,现在蒋顾只想问问汪费宇,看能不能有新的答案。

  然而,汪费宇的答案却与寥想的一致。

  “我知道,我们以前聚过餐,他叫孔梵。”

  蒋顾胸腔一震,紧紧握起录音笔:“你再准确的说一遍,喻菲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孔梵。”汪费宇坚定的说:“也是喻菲的未婚夫。不过,去年好像和喻菲闹分手。”

  “你确定他们真的交往过,而不是喻菲的一厢情愿?”

  汪费宇却笑:“怎么可能。孔梵可是追求喻菲很久,才追到手的。我堂哥和孔梵是同所大学,又和他是室友。孔梵告白喻菲成功的那次,请我堂哥去酒吧庆祝结束单身,我也有去。”

  “你堂哥叫什么名字,现在人在哪?”

  蒋顾也不是没有去调查过孔梵以前的一些朋友和老同学,可那些人像被封口了一样,一问三不知。

  又或者是想撇清关系,不想沾惹上什么麻烦。

  “他啊……”汪费宇似垂叹了一口气:“他叫汪越,是一名医生,在市医院上班。”

  蒋顾看不懂汪费宇为何要叹气,直到找到汪越,才知道——

  原来汪越是一名妇产科医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