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之灿若昕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游玩

重生之灿若昕岑 砾石成玘 2302 2019.04.16 16:06

  两人目的地是云南L县,至于为什么去那里,岑昕在云南地图上随意一指的,这大概就是随缘指?

  可惜飞机不能直达,需要转车。

  岑昕和苏岑在昆明机场下机已是傍晚,在转盘处等行李时,苏岑打电话给事先定好的旅店。

  “你好。”耳边传来温和的女声。

  苏岑:“你好,我们已经到达机场,请问什么时候过来接我们?”

  对方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请问你们有大件行李需要在转盘那拿吗?”

  语气顾虑很明显,转盘大,有时候下飞机后在转盘处等待二十分钟也不一定看见自己的行李。

  对方询问之时,岑昕正好看见自己那超大行李箱在传送带上慢吞吞地转出来,准备去拿,苏岑将手机夹于肩膀和耳朵之间,一手拉住岑昕阻止,一手去提行李箱,还不忘回应手机那头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随时出发。”

  “好的,一会儿会有师傅跟你们联系。”

  电话挂了之后立刻就有陌生来电,正是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让他们上三楼B出口。

  而他们在的地方是一楼,两人都是第一次来昆明机场,兜兜转转,去三楼途中废了点时间,期间司机师傅电话催促几次,语气隐忍,已有点不耐烦的意味。

  要不是苏岑一直牵着她,岑昕估计会很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岑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苏岑偶尔停下询问工作人员走向,终于到了三楼B出口。

  司机师傅迎了上来,是一辆面包车,里面还有很多人,估计也是过来昆明玩的旅客。

  一大车人等着他们,怪不好意思的。

  所以看见车上仅剩两个相隔甚远的座位时,苏岑和岑昕没有异议自动自觉坐了进去。

  岑昕旁边是一个姑娘,姑娘露出友好的笑,有些腼腆问道:“你俩是情侣吧,要不要让我把位置让出来。”

  “不用,不用。”岑昕摇摇头,更不好意思了。

  车子在路上平稳行驶,不过十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

  到达旅店门口,苏岑左手拖行李,右手搂住岑昕的腰,站着不动。

  岑昕疑惑抬头:“怎么了?”

  苏岑缓缓开口:“旅店名字跟我订的不一样。”

  显然,这么明显的标识也被车内一起同行过来的人发现了。

  当下气氛有些诡异,出门在外,人们的警惕心理格外的强,犹如惊弓之鸟,风吹草动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先前跟岑昕坐在一起的姑娘嘀咕:“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吗?”

  声音虽小,却传入所有人耳中。

  旅店可能是专门为在机场转机的人建立的,比较偏僻,估计也打不到车,若是不住,晚上就可能流落街头了。

  衡量再三,苏岑搂着岑昕进去了,枪打出头鸟,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其他人也跟着进去。

  岑昕拿出自己和苏岑放在她身上的身份证,在前台登记的空隙有意和前台闲聊:“姐姐,你们的旅店名字改了吗?在网上看见的不是这个名字呀!”

  前台抬头看着岑昕,神情多变,像是讶异岑昕的有礼貌,又像是对这样的问题习以为常:“在网上只能挂一个主要旅店的名字,但是我们的旅店很多,主要旅店客满就会将别的旅客分配到其他旅店去。不过你们放心,房间装修方面都是和网上照片一样的,不会坑你们的。”

  前台最后一句话声量特意被放大了些,不知是怕岑昕听不见还是刻意告诉在后面排队的人。

  全程苏岑都没有参与话题,笑眼吟吟地看着岑昕。

  登记完,苏岑便拉着岑昕进电梯。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苏岑揉了两下岑昕:“胆子大了。”

  “那是因为你在身边。”勇气倍增。

  闻言,苏岑笑得眼睛眯起来。

  苏岑本是月牙眼,对着她又喜欢笑,笑起来眉眼弯弯如月牙,整个人都散发着和熙,好瞧得紧。

  岑昕对月牙眼的苏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撇撇嘴,又勾引她。

  一夜好眠,旅馆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他们脑补出一个新闻事件的事,不过确实存在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

  但好像也没有到达不能容忍的地步,毕竟网络上上万物美价廉的五星好评不是吹出来的。

  早晨六点,天才蒙蒙亮,旅店专车只负责送接顾客的机场来回,所以在其他人要求送去附近地铁站时被拒绝了。

  苏岑和岑昕要转大巴去L县,被送到机场后就立刻打车去客运站。

  “我查了下,十点有趟去L县的大巴,错过要等到下午三点。”出租车内,岑昕窝在苏岑怀里举着手机给他看。

  苏岑顺带看了手机上方显示的时间道:“现在才七点,有时间。”

  到达客运站还不到八点。

  微风习习,吹动岑昕的秀发,带来丝丝凉意,苏岑帮岑昕把薄外套拉链拉上:“冷不冷?”

  “不冷,别拉上呀,好丑。”岑昕说着就要往下拉。

  “别动,站好,就这样。”

  “哦~”委屈巴巴的。

  “饿不饿?”昨晚两人也没吃多少东西。

  一说到吃的岑昕眼睛都亮了几分,拉着苏岑的手摇来摇去:“有点,我们买完去L县的票去吃米线吧,云南过桥米线很出名的。”

  “好。”

  旁边几个拉客的人耳尖得很,有个大妈上前热情地询问:“你们是要去L县吗,那票可贵了,一百七十,而且十点才发车,你们要白等两个小时呢!我们这边有专门去的L县的面包车随时可以出发,并且比大巴快两小时,这样你们就不用舟车劳顿花九个小时去L县了。”

  岑昕听这么大长串下来都懵了,呆呆地看着苏岑,似在控诉:“你怎么没说路途这么遥远?枉我这么信任你。”

  苏岑耸耸肩:“我反对过,你自己非要去的。”

  “……”

  多亏大妈的无意提醒,成功吓退了岑昕去L县的心。

  忽略大妈那悲凉的眼神,两人拖着行李走出客运站,手机导航直奔过桥米线店。

  看着热乎乎的两碗米线,岑昕充满了探究感,云南的米线肯定有过人之处才这么出名。

  发现了不同的岑昕用筷子挑起碗里的两片叶子兴奋的对苏岑说:“苏岑,你看,是薄荷,不是青菜,好神奇。”

  苏岑试了下,味道确实不错,好吃的是米线本身,有嚼劲,薄荷只起了锦上添花作用,夹一片薄荷叶递到自家女朋友嘴边笑道:“小美食家,尝尝这神奇的薄荷叶。”

  岑昕张嘴接过嚼了两下,表情难以言喻,似在作心理抗争,最后没忍住吐在桌子上:“好吧,我只喜欢薄荷散发出来的清香,不喜欢这经过实战咀嚼的味道。”

  苏岑没忍住,笑了,岑昕恼怒般夹完苏岑碗里仅有的三片肉,结果,苏岑笑得更欢了。

  坏人,混蛋,岑昕时不时戳两下米线,仿佛那就是苏岑本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