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哥哥撕耳朵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087 2019.04.11 22:28

  “这样不好吧。”云清黛犹豫着走到了秦勿用的身后,伸手护着秦勿用道,“李叔是叫我们来教化这个女人的,你这样……”

  对于秦勿用的举动,云清黛不好做评价,一来秦勿用毕竟是个孩子,二来秦勿用的身份有些特殊。作为代维的弟子,且初入代维门下,她还尚未得到李安全和秦勿用的认可,所以并不适合去进行说道。

  心头有了度量,云清黛也不再计较秦勿用对屋内人的态度,转而关心起秦勿用的安慰,“你小心些,不要摔下来了。”

  “没事的,李叔说小孩子没有骨头,所以不怕摔——你快帮我把这些木板拽下来,我要把昨天抓到的老鼠丢进去。”

  “好,”云清黛应了一声却不作为,依旧伸手护着秦勿用,当看到秦勿用转头看向自己时,她解释说,“我力气没你大,帮不上你什么忙。”

  “也对,”秦勿用听到云清黛的解释,很是认可地点了点头,认真地冲云清黛说,“那你往后面退一点,要是一会我摔下来砸到你就不好了,你是大人有骨头,要是被砸个股骨头坏死李叔会怪我的。”

  “股骨头坏死?”云清黛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虽然不甚明白其意,但猜想也是和骨头断裂等有些关系,于是悄然地略后退了半步,但双臂依旧保持往前伸的动作。

  “没事的,大人就应该保护小孩,就算股骨头坏死,我也会接住你。”

  “你是个好人。”秦勿用回头冲云清黛道,但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摇头,“清黛姐姐,你不能当好人,要尽快把这些好习惯改正过来,因为李叔说了,好人是不能成为魔族的。”

  “好,我知道了。”云清黛敷衍地应了一声,随后又冲秦勿用招呼,“你快下来吧,那边不是有门吗?我们去敲门。”

  “对啊,有门的。”顺着云清黛的手指方向,秦勿用看到了一扇朱漆脱落、满布误会的木门。

  他在云清黛担忧的目光中跳下窗沿,快步跑到门前大喊:“小偷的妻子,你在家吗?”

  接连喊了几次,可门内依旧没有动静,秦勿用失了耐性,抬脚踢到门上开始喝骂:“死女人,你死了没有,没死就快开门,要是再不开门,我就放火把你烧死。”

  或许是他的威胁起了作用,只些许之后,屋内便传来了细微的脚步,随后木门“吱嘎”一声打开。

  “这么久都不开门,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秦勿用看了一眼呆愣愣站在门边的女人,探着脑袋往里面打量了一番后问,“你那个死孩子呢?”

  “睡着了。”女人如是回道。

  她的目光看起来有些呆滞,神情麻木,只在代维提及孩子时,眼中才有些许神采,她看了一眼屋内,又看了秦勿用一眼,嘴唇张颌,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在接触到秦勿用的目光立马就抿着嘴站到了一边。

  “哼——”秦勿用冷哼一声,昂首挺胸地步入屋内,冲云清黛招手,“进来吧,清黛姐姐。”

   云清黛看了秦勿用一眼,又看了女人一眼,见女人神情麻木却并未拒绝,于是也跟着入了屋子。

  她刚入屋,耳边立马便传来了大叫,却是秦勿用,他正踱步屋内,一边将那些桌凳推翻,一边发出毫无意义的胡乱嚷嚷。

  孩童的声音本就尖锐,因着秦勿用是刻意放大了声音,所以这喊叫声就更显嘈杂,在秦勿用喊叫三两声后,里屋便传来了婴童的哭声。

  听到哭声,秦勿用似乎更加兴奋,大叫着跳脚跑到了里屋,不多时后就扛着一个不断挥舞着四肢挣扎的婴童走了出来。

  他指了指不断挣扎的婴童,笑着对云清黛说:“清黛姐姐,这就是那个小偷的孩子,你快对他进行教化吧。”

  女人看了云清黛一眼,旋即把目光落到了秦勿用怀中的孩子身上,原本麻木的脸上多出了几许担忧,嘴唇几度开颌,但最终却因为顾忌什么话也没有说。

  云清黛明白女人的担忧,和善地冲她点头示意,从秦勿用手上接过孩子,抱在怀中轻轻掂量。

  待到婴孩止住哭泣后,她将孩子抱还给了女人,柔身道:“大姐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

  听到云清黛的问询,女人没有立刻回话,先是看了秦勿用,然后这才摇头道:“不苦,有这位小前辈照顾,我过得并不算差。”

  “嗯?”云清黛被女人的回答搞得有些发懵,又道:“我是路过此地的圣师,听说了你家的事情所以特来探望。”

  她看了一眼代维,指着他对女人进行询问:“听说你丈夫是因他而死?”

  “不是,”女人立马摇头,看向云清黛的目光突然带上了一些敌意,“我丈夫的死与小前辈无关,是天意弄人,小前辈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似对我们娘俩不好,但实际上对我们很好。自从我丈夫去世后,小前辈就经常给我送东西过来,有时候是半只鸡,有时候是一块肉……”

  女人念念叨叨,不断地细数着秦勿用曾给过她什么什么,云清黛见状不知该作何评价,心里冒出了四个字“被蛊惑了”,可是直觉却告诉她,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她埋头看向秦勿用,却见秦勿用正仰头冲她咧嘴笑着,见她看来便兴奋地大喊:“哥哥撕耳朵,哥哥撕耳朵。”

  秦勿用的话让她心头更添疑惑,最初还以为是秦勿用的胡乱嚷嚷,但观秦勿用神色却发觉他眼中带着兴奋和认真。

  云清黛不着声色地微微颌首,再次转头冲女人道:“我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若是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可以来找我求助。”

  “谢谢圣师,”女人冲云清黛跪地叩拜,“有小前辈照顾我,圣师不用担心。”

  “好,那我就先走。”云清黛冲女人点了点头,旋即抬步出了屋子,秦勿用也蹦跳着紧随其后。

  二人走到转角,云清黛冲秦勿用问:“你刚才说的‘哥哥撕耳朵’是什么意思?”

  “就是哥哥撕耳朵啊。”秦勿用仰头回道,“是父亲和李叔说话的时候我偷听到的,是一种很厉害的术法,可以把女人变成蠢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