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真正的罪恶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85 2019.03.23 18:08

  “与实力不相匹配的言行视为罪,不被自我认可的言行叫做恶。”代维缓缓将自己的理念道出,看了一眼韩旭后,认真地说,“所以,真正的教化就是满足需求,如果没有需求,或者不知道需求是什么,那就制造需求。”

  听完代维的话,韩旭似懂非懂,想要继续问询,这时代维却再次开口:“你刚来这座小镇,名声和地位都不稳固,镇民虽然对你表面恭敬,但其实内心并没有对你进行认可。”

  韩旭知道代维这是要指点自己,于是连忙躬身行了学生礼:“请师兄赐教。”

  代维点头应下,笑着说:“谈不上赐教,只是一点小小的想法而已。

  “人的一生其实就是一个自我愉悦、自我满足的过程,食物、家庭、孩子、房子……诸般追求都只是为了自我满足,在没有得到这些东西之前,这些东西就是最大的需求。

  “但当得到这些东西后,他们的需求就会改变,于是开始需求地位、名气、长生、力量……

  “所以人的欲望永远都是无法满足的,作为圣师,我们无法满足他们的这些需求,但可以改变他们的需求。

  “而改变需求的核心要素就是制造灾难,不管他现在的需求是什么,一场灾难下来后,他们所有的需求都会变得统一、纯粹并且简单。”

  听完这番话,韩旭若有所思,好一会后,他抬起头来冲代维道:“全凭师兄做主。”

  代维点头应下,迈着步子缓缓朝小镇上行去,韩旭默不作声,带着他的两名男性仆从紧随其后。

  一路行来,四周建筑越发密集,周边行人也逐渐增多,因着代维一行穿着不凡,气度轩昂,是以纷纷投来或敬畏或羡慕的神色。

  在众人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中,代维打量周边,一边往前徐徐行进,一边也在脑海中思忖。

  制造魅魔需要几个核心要素:一是载体,二为资源,三乃契机。

  载体虽然还未寻到,但代维已经隐隐生出感应,最适合制造魅魔的载体就在这座小镇中,只要费些功夫,总会寻到。

  而资源,有着这些镇民作为土壤,施以教化后,肯定可以得到大量资源,再加上李安全那边的施为,即便最终还差一些,但也不会差得太远。

  至于契机,这东西看似玄乎,好像全凭天意,但更多的时候其实关乎本心,就目前情形来看,代维已经来到了这里,并隐隐感觉到了魅魔载体的信息,所以契机这一点应该是已经满足了。

  就在代维打量四周的时候,韩旭也在打量代维举动,见代维并不言语,只是环顾打量,便随意找了个话题,出言问道:“师兄是在视察民心吗?”

  思绪被打断,代维索性便不再去思索那些琐碎之事,摇头说:“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韩旭颌首,下意识地看了周围一眼,试探道:“师兄可以说道一二吗?”

  他对代维并不了解,就目前的短暂接触来看,代维似乎并不具备太强的攻击性,行事平和,谦虚而又博学,但看圣院众人对他的评价,以及最新得来信息判断,代维又是一个极其具备攻击性的人,且行事极端,充满心机和诡计。

  韩旭不知道哪一种个性才是代维真正的本质,面对这种复杂而又矛盾的人格,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打交道,所以言语行为总是充满小心,以期在不断的试探中,寻到一种更融洽的相处模式。

  他对代维有所图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假的代维时就生出的想法,代维的博学、资历,甚至在圣院的恶名,对于一个没有背景的新晋圣师来说,都是可以倚仗的东西。

  诚然地,韩旭也知道代维算不上一个好靠山,所以这么些年来都没有圣师和修炼者选择投靠他,但正因如此,他韩旭此时的投靠便具有了价值。

  哪怕只是极度细微的一丝一毫,只要他还有价值,那么代维便会留着他,而圣院自然而然地也不会对他下手。

  韩旭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棋子,被派遣到这里的最大目的便是代维,所以他们一家的生死早就已经牵绊到了代维身上,这是从他被派遣到灵泉镇进行教化那一刻就已经注定的事实,所以他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攀附代维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昨夜的思考,让韩旭又想透了很多事情,有关于他为什么会被派遣到这里来的,也有关于那个假冒代维之人的。

  “唉——”韩旭轻叹了一口气,一边懊恼自己心绪频发,心思不再单纯,另一方面他又窃喜于自己的这种改变。

  代维、方镜月,还有他的老师,以及诸多有资历的圣师,大抵上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吧。

  圣师教化世人,圣院培育圣师,圣院看似一个神圣之地,但对于没有背景和手段的圣师和修炼者来说,无疑于火海炼狱,碌碌无为、平庸一生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这些思绪说道起来繁琐,但思虑时却只是一瞬,一声叹息后,韩旭抬头看向代维,却见代维止住了步子。

  “师弟为何叹气?”代维这样问道。

  韩旭听到代维的话,知晓自己的叹息被代维听到,害怕代维因此生出想法,于是连忙拱手行了弟子礼节,恭敬冲代维告罪:“师弟行事不端,还请师兄教训。”

  “师弟一直都是这般谨慎吗?”代维问道。

  代维的语气依旧平淡,其中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但韩旭却并不这么想,当即又是行了一礼,举止较之先前还要更加恭顺。

  “师弟并无他意,只是敬重师兄,害怕失了礼节。近古有圣言,‘达者为师’,师兄博学远非师弟可比,所以师弟在师兄面前当以学生自处,学生行为不端,身为老师的师兄有资格对学生进行教训。”

  “你的意思是认我为师,改换到我的门庭之下吗?”代维看着韩旭认真询问,“那你以前的老师当如何自处?”

  韩旭微微抬眼,见代维嘴角带笑,于是立马匍匐跪地,连连叩首道:“学生愚钝,昨夜思考良久才理透了其中关键。”

  是的,韩旭已经理透了其中关键,虽然尚不明白圣院的打算,但他知道自己是个弃子便已经足矣。

  他辨不分明代维的罪恶理论,虽为圣师,比常人学识广博,但代维的理论对他而言依旧太过艰深,需要时间和经历去感悟。

  他只知道一个道理:弱小便是最大的原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