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云清黛的感悟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65 2019.04.08 20:28

  天地间有至理,小道中也有规则,人心、人性,在大多时候也遵循着一定的规则行事。

  就好比先前秦勿用和李安全的相处,李安全就是抓住了秦勿用需要得到重视和肯定,以及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态,所以三言两语就打发了秦勿用离开,并让他一个下午都不会来纠缠自己。

  这般行事不仅没有让秦勿用觉得自己被敷衍,反倒让他生出了自己被重视和肯定的认同感,让他对李安全更生信任,认为李安全是懂他的人,于无形之中就拉近了两人的关系,让秦勿用对李安全更生赞同和依赖。

  应对孩童,只需简单言语,但若是按照这种思路精细设计,或许便可以用来应对绝大多数的人。

  云清黛若有所悟,但要抓住其中精髓却又觉差了些许,细思琢磨,不觉察间便入了神。

  少顷,她抬头看向李安全,见李安全依旧俯身桌案写写画画,遂退出门外,来到了大街之上。

  一路观察行走,直至入夜时分,云清黛这才满载而归,虽然目前依旧没有寻到那一丝苗头,但对于自己的推断,她已经理出了一些思路。

  屋内,李安全正在认真的检视秦勿用上交的泥蝙蝠,细看打量,又用笔作为测量横竖比对,好一阵后他这才抬头看向秦勿用。

  云清黛站立一旁细观李安全和秦勿用的神色举止,他发现李安全在检视泥蝙蝠的时候用到了很多手段,看似繁琐严谨,但说道起来其中的很多手段都并非必要。

  那么李安全这么做是因何缘故呢?

  云清黛在心头记下了这个疑问,又打量秦勿用的脸色,只见秦勿用一脸认真,目不斜视,神色中既有期待又有紧张。

  在云清黛的注视中,李安全对着泥蝙蝠检视了好一阵这才停下,他将泥蝙蝠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旋即这才用惋惜和责备的语气对秦勿用道,“形状上有六七分相似,但神韵上却只抓住了五六分,秦勿用,按照你的天赋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

  “老实说,你下午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认真修炼?”他如是冲秦勿用问道。

  “有,李叔,我有认真修炼的。”秦勿用初时还在极力辩驳,但很快就在李安全严厉的目光下败下阵来,怯怯道,“我确实偷懒了,不过就一小会。”

  “嗯——”李安全微微颌首,旋即冲秦勿用道,“既然你没有完成挑战,那就得接受惩罚,被我打十下手心。”

  “可以不打吗?”秦勿用嘴上告饶,可手却听话地伸了出去。

  云清黛看到这一幕顿时心生期待,她迫切地想要看到李安全接下来的举动,打或者不打,这对于云清黛来说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她想看看李安全作何抉择。

  李安全虽说是代维的仆从,与代维十分亲近,但秦勿用却是代维的儿子,在关系上来看,李安全当是没有资格教育秦勿用的。

  若是打了秦勿用的手心,不说代维会是什么态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秦勿用会对李安全充满怨怼,此前对李安全生出的好感和认同也会消散大半。

  但若是不打,那李安全说的惩罚就变得毫无意义,而秦勿用也会对李安全以后说的话报以怀疑。

  就在云清黛琢磨李安全作何选择时,只听得“啪”的一声,她抬头看去,只见秦勿用正缩着手泪眼婆娑地望着李安全。

  打了,打了,看到李安全终于做出了选择,云清黛的心里竟生出了无比的畅快感,她搞不懂这种畅快源于什么样的心态,即便细思也终究寻不到源头。

  “啪——”

  “啪——”

  连续的十道啪声,听得云清黛都觉得手疼,可是秦勿用却一眼不发,虽然眼泪翻滚,但却没有像云清黛预料那般大声嚎哭,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

  李安全一脸脸上严肃,打完十次手心后,冲秦勿用道,“我打你并不是因为你撒谎,更不是因为你偷懒,而是对你没有完成挑战的惩罚,你懂吗?”

  “嗯,我懂了李叔。”秦勿用哽咽道。

  秦勿用懂了,但云清黛却一头雾水,她搞不懂李安全这般强调的意义,在她看来,比起惩罚挑战失败,教化孩童不要撒谎和偷懒才更有意义。

  严惩之后,云清黛以为李安全会对秦勿用温柔以待,以此来缓和先前因责罚而疏远的关系,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安全的神色依旧严肃,并没有因秦勿用的眼泪而有丝毫软化的迹象。

  对于这种教化方式,云清黛不能理解,再次细观秦勿用的神色和眼神,下一刻,她竟看到了让她吃惊无比的一幕:秦勿用竟抱着李安全的腿哭了起来。

  这些事情一步步地都超出了预料,云清黛越发觉得困惑,待到秦勿用哭完,她看到秦勿用眼中对李安全的尊敬和依赖又更添几分。

  训斥、责罚,这明显会让关系疏远的手段,在李安全施展出来后,竟会使得秦勿用对他更显亲近。

  说实话,真的云清黛无法理解。

  “可能是因为我不是当事人,没有直观地面对这种奇怪的教化,所以才无法理解吧。”她在心头如是道。

  云清黛一边思忖,一边留意着李安全接下来的举动,她看到李安全给秦勿用认真洗漱,又为他换上干净衣服,掖好被子,随后又说道了一个很奇怪的故事,忙完这些后,这才再次坐回桌前。

  虽然心里有万千疑问,但云清黛却没有选择向李安全问询,就在她准备悄然退去时,李安全却唤住了她。

  “云清黛,”李安全挥了挥手,示意云清黛坐到近前,旋即冲她道,“因着秦勿用年幼,需要多费些心力,所以对你就稍微忽视了些。

  “祖魔让我们认真修炼,我看你今日游走不定,可有什么收获?”

  被李安全这么一问,云清黛本来还算平和的心,顿生几许忐忑,她畏惧代维,所以平日里对跟随代维已久的李安全也抱有几分敬畏。

  只是寻常时候李安全都是笑脸以对,并不曾给她太大压力,所以云清黛一直以来都觉得李安全是个很和善的人。

  现在看李安全突然严肃,这种既往的印象被打破,致使心神摇曳,云清黛顿时就变得无比紧张。

  “李叔,”她怯怯地唤了一声,颤声道,“今日研究祝由术生出了很多疑惑,所以这才去外面行走寻找灵感。”

  “可有收获?”李安全又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