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反应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96 2019.04.10 22:12

  “这并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中年仆从似乎看穿了韩旭的心思,笑着说,“你更应该考虑的是怎样抓住这次机会,在这件事情中得到足够利益。”

  “受教。”韩旭冲中年仆从行了一礼,虽然态度敷衍,但礼数还算周正。

  虽说他对中年仆从的态度感到不满,但也知道中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而且就目前来看,中年仆从还对他有着很大的帮助,所以他也愿意偶尔放下姿态来拉拢一番,维系目前的这种关系。

  中年仆从见韩旭行礼,轻笑一声后也回礼道:“圣师言重了。”

  诚如中年仆从说的那样,果不其然地,就在几个时辰后,韩旭便收到了圣院那边传来的讯息:

  “告下辖所有圣师和修炼者:圣师代维具备成为山隐圣院客座院长的资格,成功晋升将执掌山隐圣院一半权柄,礼宴时与院长齐坐。”

  “告下辖所有圣师和修炼者:圣师代维……

  “……”

  一连三道讯息接踵而来,讯息的内容朴实简单,遣词造句也并不严谨,与圣院寻常时候下达的正式通知迥然不同。

  韩旭细品每字每句,认真揣摩圣院的意思,从下达的通知中尚留有余地这一点便可以看出,圣院似乎也并不能确定代维的态度,所以才加上了“具备资格”、“将”等可以回旋的词汇,而非直接宣布代维成为客座院长。

  “代维——”韩旭看向门外天空,喃喃问道,“你会怎么选择呢?是就这般任由圣院摆布,将耗费心血得来的研究成果拱手献出;还是拒绝圣院,最终与之为敌?”

  “呵呵,”他忽然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冷笑,“不管你怎么选择,最终也逃不掉被利用的命运,代维,你也只是个蝼蚁啊。”

  想到这一点,韩旭忽然心情大好,原本因妒忌而生出的怨怼也瞬间消散。

  韩旭的言行举止被中年仆从尽收眼里,中年仆从虽未说话,但从那微微摇头的动作便可以看出他对韩旭很是失望。

  与韩旭的善于自我排解不同,中年仆从虽然也会嫉妒,也会心生怨怼,但他向来都是把这些负面情绪化为驱使自己前进的动力,只是因资质和财力实在有限,所以才在圣师一道上行得艰难。

  看到韩旭能很快从嫉妒和怨怼中释怀,中年仆从既欣慰又担忧,他搞不懂韩旭的这种态度对圣师一道的修炼来说是好是坏,只能报以最豁达的态度去憧憬美好的一面。

  就在他反复计较优劣之际,韩旭的声音传了过来:“云曦,恭喜你,代维即将成为山隐圣院的客座院长,你作为他的弟子,身份也将水涨船高。”

  中年仆从知道这话是说给韩云曦听的,韩旭在韩云曦的身上下了手段,这是他亲眼所见,所以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秘密。

  他身形前倾,微微侧头,一边打量韩旭的神色,一边仔细探听。

  时间一分一秒地缓缓过去,他看到韩旭挂起的笑意逐渐变得僵硬,而后又慢慢化为冰冷。

  良久之后,中年仆从见韩旭始终不言不语,且脸色越发变得难看,于是开口问道:“她说了什么?”

  韩旭听到中年仆从的声音,收起脸上怒容,摇头道:“什么也没说。”

  “兴许是不方便吧,”中年仆从虽然自己也不相信这个解释,但还是好言劝慰,“你布下的手段应付普通人倒是足够,但想瞒过代维是绝不可能的,云曦虽是代维的弟子,但也只是个弟子。”

  韩旭看了中年仆从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圣灵有言:求人不如求己。与其想着让云曦施以援手,还不如尽快办好代维交代的事情,说不定代维一时兴起,给我个长老当当也说不定。”临到门边,韩旭回头如是说。

  这话看似是对中年仆从所讲,但韩旭却用手段将声音也传递到了韩云曦耳中。

  “客座院长?长老?”清泉镇的大街上,韩云曦,不对,是云清黛,云清黛埋着头低声自语。

  她快走一步追上了蹦跳在前方的秦勿用,扯了扯他肩上的衣服问道:“秦勿用你知道吗,老师要成为圣院的院长了?”

  “父亲要成为院长?”秦勿用歪着脑袋想了片刻,略张着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云清黛问:“院长是什么?”

  秦勿用的回答,让云清黛意识到自己刚才问出的那个问题是多么愚蠢,且不说秦勿用知不知道这件事,就算他知道了又如何,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估计连圣院具体是什么都说不清楚,更别提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了。

  略作思忖,云清黛拍了拍秦勿用的脑袋说:“院长就是比一般圣师要更厉害的圣师。”

  “啪啪啪——”

  秦勿用听到这话,顿时就跳着脚拍起手来,随后他举起双手胡乱挥舞,又抱着脑袋一阵乱跳,生动演绎了什么叫兴奋得抓狂,“我就知道父亲是最厉害的。”

  这番奇怪的举动惹来了周边众人的目光,云清黛被那些视线看得有些脸红,连忙按住秦勿用肩膀说:“别蹦了,你忘了李叔交代的事情了?”

  “没忘!”秦勿用停下挥舞的动作,道了一声“快走吧”,随即便蹲下身开始大喊了“一二三”,当数到三时,他站起身快步地朝前跑去。

  云清黛尴尬地冲周围人点了点头,红着脸埋头快步追了上去。两人以前一后,过了正街,来到一栋有些破败的房屋前。

  “就是这里了。”秦勿用指着一扇被无数木板封死的窗户说。

  他轻车熟路地跑到窗户前,如同往常那般爬着扒到窗沿上,然后又对云清黛道:“我没事的时候就来这里偷看,所以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里了。”

  在说这句话时,他的语气中带着难掩的得意,似乎是为了印证的话,秦勿用用手握拳,一边使劲敲打窗户上的木板,一边冲里面大喊:“诶,那个小偷的妻子,你在家没有?”

  听到秦勿用的喊话,云清黛下意识地就皱起了眉头,她走到秦勿用的身侧想要制止,可秦勿用却冲她嘿嘿一笑说:“我经常从窗户这里往里面丢东西,有时候是死老鼠,有时候是猪大肠,每次都能把里面的人吓得尖叫,可好玩了。”

  “哐哐——”秦勿用又使劲地砸了两下木板,憋着劲借着双手的力道爬到了窗沿上,抱住封锁窗户的木板使劲拖拽。

  良久后,他费力无果,有些恼怒地冲云清黛喊话说:“你别站在那里,快过来帮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