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引导本能2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90 2019.03.14 19:24

  “我走了,如果你突然有一天又找到了那颗晶石碎片,我愿意用任何东西来做交换,那颗晶石碎片对你而言可能只是个值钱的稀罕物,但对我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重复着耳边的小声响起的话,秦勿用摇着头不断地往后退去。

  像是要将青年的脸印刻在脑海中一般,他的目光一直看着青年,直到自己退到了很远的地方,再也看不到为止。

  “如果是你拿的,就还给人家吧,你看那孩子难过成那样,你也是个当父亲的人,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会难过吧。如果你觉得难为情,我帮你拿过去,就说是我找到的。”待到秦勿用走远后,一个提着鸡的大婶行到青年面前,小声冲他道。

  青年因为事情的变故本还有些失神,听到大婶的话后顿觉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浑身冰冷,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

  他转头看向四周,却见周围的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有些人还在三两交谈,不时地把视线余光瞥向他的方向。

  这些目光犹若尖刀利刺,扎得他骨肉生疼,整个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不是我,我没有拿,我只是看到他们东西掉了,所以捡起来还给它们,我没有拿他的东西。”他冲四周的人大喊,声音因颤抖而变得沙哑。

  这一番辩驳像是落入湖水中的石子,顿时就打破了平静,先前还显得安静的街道顿时喧哗起来,三三两两的议论声越发响亮,已经能够让他清晰听到。

  “我们清泉镇怎么会有这种人,简直是丢人至极,要是其他镇上的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说我们清泉镇呢。”

  “也不一定是我们镇上,你看他风尘仆仆,看起来也面生得很,说不定是从哪个缺教化的小地方过来的也说不定。”

  “但这件事毕竟是在我们镇上发生的啊,即便他不是我们清泉镇的人,但我们还是会被人说道。”

  ……

  周遭议论传入耳中,青年面如死灰,唇角颤抖着,紧握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而使得并不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钝刀割肉的疼痛。

  这种疼痛锥心刺骨,比身上的伤痕更让人难以忍受。

  他下意识地就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力道用得很大,幼童吃痛,顿时才止住的哭声顿时又开始响起。

  “唉,这人真是把我们男人的脸都丢尽了。”

  “有没有人认识他的,这人到底是不是我们镇上的啊?”

  “别说这些了,他看起来也挺可怜的,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又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的轻叹,落在那呆愣如木头般的青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射向靶子的利箭,直直地扎入心脏,让他呼吸都有一瞬的停滞。

  “不是我,我没有拿!”青年缓缓抬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了站在附近的人群,声嘶力竭地大喊。

  李安全遥站远处,透过人群间距的缝隙看着那失魂落魄的青年,他的心情有些复杂;秦勿用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仿若先前那样拽着他的衣角,看起来怯懦而又乖巧。

  “这就是本质的恶吗?”他似是在询问,又似在喃喃自语。

  秦勿用拽了拽他的衣角,李安全埋头看了一眼,然后带着秦勿用朝远处走去。

  行走间,代维的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还不是,只是引导恶的一种手段而已。”

  听闻这话,李安全顿了一下脚步,待再次迈开步伐时,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与深沉。

  “人性本能都是利己的,在圣师的教化下,这种利己行为被一定程度进行克制,但并不会消失,只需一个火苗就能彻底燃起。

  “那个青年看到我们遗失东西,善意提醒并归还,但当最终却被我们诬陷成偷窃的贼,这是教化后的善意与本能利己的冲突,在这种冲突之下,即便是再良善的人也会思考行善是否有意义,是否值得。

  “当这种怀疑产生的时候,本能的恶就开始压制了后天教化生成的善,他会在行善之前推敲揣测,担忧行善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种困扰不断侵蚀心灵,最终会让人变得自私、利我、冷漠、无情,而本源魔气就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产生。”

  耳边再次响起了代维的话,他的语气依旧平静,但吐出的文字却带着刺入人心的冰寒,理智而又无情,就像是一双不断剥开衣服的手,最终让人赤裸地站立在寒风之下。

  李安全不知道该作何回答,良久后,才开口冲代维问道:“那祖魔,我们还要引导多少人才能得到足够的本源魔气。”

  “很多,但主要的目标还是在那个青年身上,我们冤枉那个青年,施放出他的自私本性,只能让他一个人生出本能的恶,提供的本源魔气很少。但是——”

  说到这里代维顿了一下,就在李安全转头看来的时候,代维又开口道:“但是把他逼死就不同了。

  “只要我们利用流言引导镇民将他逼死,然后再宣布他是被冤枉的,这时候那些镇民就会对青年的死产生愧疚和罪恶感,认为自己也是杀人凶手。

  “这种愧疚和罪恶让人不安,会时刻折磨心灵,镇民们为了不受心灵上的折磨,会为自己开脱,而开脱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人顶替,所以自然而然地就会把错责都归咎到我们身上,认为自己是受了我们的蒙蔽,所以才会对青年恶语相向,最终导致青年死亡。

  “选择是自己作出的,但把错责都归于别人,这是属于本能的自私利己行为,是一群人的恶,可以提供大量的本源魔气。”

  听到代维的下一步计划,李安全心惊肉跳,这个计划看似简单,但细思其影响却让人感到心底发寒。

  他颤抖着声音冲代维提出疑问,“那万一那些镇民相信了他的解释呢?那些镇民被教化得那么好,应该会听他解释的吧?”

  “不会的,没有人会听他解释,也没有人愿意听他解释。人们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东西。”代维如是说。

  他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寸一寸地割断了李安全心头那根名叫希望的线,也割碎了他对青年的不忍和悲悯。

  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再去计较只会显得做作,不管他情愿或者不情愿,不管他做得好还是不好,他都参与了,这是已经确定的事实。

  所以,他已经成了冤枉青年的凶手,是主谋还是帮凶并不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