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李安全的决定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53 2019.03.08 21:25

  距离韩旭一行离去已有小半日的功夫,李安全一直在院子里忙碌着,喂完鸡鸭后又打扫院子,动作极其缓慢,一来是他手持血雾行动不便,二来是他不想进屋去与那个假的祖魔打交道,害怕自己一不注意之下就会点破身份。

  他与代维相伴一年多的时间,虽谈不上对了解甚深,但对代维的一些言行举止和行为做派也有了大致了解。

  这假的代维就算装的再好,但言谈举止间却并不具备代维的风貌:他学着祖魔那般时刻在脸上挂着笑,但这笑并非充满神秘,反倒透着几股子阴邪;他学着祖魔那般谦逊温和,但眼中对外界的轻视却根本藏不住。

  “祖魔的谦逊温和,博学仁爱,又岂是一般人可以冒充的。”李安全喃喃自语着望向屋顶天空,那里似乎还残存着祖魔代维留下的痕迹。

  丢下夹在腿间的扫帚,李安全推来梯子爬上屋顶,借助辽阔视野放眼张望,他很想仰天大喊一声“祖魔”,但最终却克制了这股冲动。

  这股冲动被压下去了,但另一种冲动却像种子萌芽,扎根后便迅速在心间蔓延攀爬。

  “我要去找祖魔。”他在心底呐喊。

  踩着梯子从屋顶爬下,李安全看了一眼堂屋的位置,旋即迈步朝着代维被风吹走的方向奔跑。

  猎猎风声在耳边回响,手中所执着的血雾就像是风筝一般在风中飘摇,李安全看着手中飘摇的血雾莫名地感觉熟悉,是啊,不久前他也曾牵着代维像这般狂奔而行。

  那时候的代维就像是风筝,而他李安全就是放风筝的人,因为有风筝所以人才会不停地跑,以期不让风筝坠地,这是一种鞭策也是一种指引;因为有人牵引着不停奔跑,所以风筝才可以飞行,这是一种依靠也是一种信赖。

  人与风筝之间,风筝与人之间,因为一条细小的绳子而有了牵绊。

  迎着风,李安全长啸一声,终于喊出了压抑在心里的两个字:“祖魔——”

  这一声喊出却是让他眼角含泪,压抑的情感再也无法克制。

  这种情感并非亲友之情,更无关情爱,李安全道不出它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自己和祖魔之间有着一种无法割舍的联系,一旦失去了这种联系,就像整个人失去了灵魂。

  放声大喊中,他的脑海中冒出了两字来——信仰!

  是的,祖魔就是信仰,是尸魔李安全的信仰,也是所有魔族的信仰。

  看着手中黑线,李安全回味自己对韩旭讲过的那番话,那些话只是随意而为,但细想来又何尝不是他的一番心头感悟——挣不开,放不下,这便是心头的执着。

  “祖魔——”又是一声大喊后,李安全顺着内心的指引,朝着前方继续狂奔。

  似是心有所感,一汪死水中突然冒出了两个气泡,悠悠浮到水面上悄然破碎,几息后,大片的黑色阴影从水下缓缓上浮,缭绕的淡淡黑气之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仿若人形的黑影。

  灰黑色的影子在阴暗中穿行,探头四顾,最后缓缓朝着一道影子的方向蔓延而去。

  用仅剩不多的魔气攀附让自己攀附到影子中,代维一边打量四周环境,一边观察着这道影子的宿体。

  这是个约莫四五的小童,衣衫破碎,瘦骨嶙峋,浑身满是脏污,埋头驼背,看起来畏畏缩缩,毫无孩童的勃勃生气。

  他瘦小而佝偻的身躯行走于街面之上,一双眼睛中带着渴望和畏惧,四周的喧嚣热闹和他无关,格格不入的他行走在街上就像是个异类,那些途径他身边的行人都会远远避开并嫌弃地皱起眉头,所以他的周围留下了一大片空地。

  小童打量着四周,藏身影子中的代维也留意着周围的人,他发现那些人看向这孩童的目光并不只是嫌恶这般简单,他们的目光中似乎还带着一些别的情绪。

  就在代维思忖之间,半个馒头落到了小童脚边,小童回溯馒头坠地的轨迹往前看,那是个约莫四十的妇人,身形匀称,慈眉善目,看起来很是和善。

  她此刻正倚立于一家衣铺的门口,手中拿着一小块馒头,正一小块一小块地撕下塞入口中细嚼慢咽。

  “谢……谢谢妈妈。”小童怯懦地喊了一声,旋即蹲下身捡起地上的馒头狼吞虎咽地塞入嘴里。

  三两口将馒头咽下,小童再次把目光望向了那个妇人,准确的说是望向了妇人手中馒头上。

  “拿去,都拿去。”妇人见状,将手中仅剩下的拇指大小的馒头块也丢了过来,待小童塞入嘴里后,她冲小童道:“秦勿用,你今天吃了我的馒头,那至少得半月之后才能从我门前路过,不然我以后都不会给你东西吃了。”

  “知道了,妈妈。”小童诺诺应声,随后远远地退开,“接下来半个月我都不会从你门前路过的。”

  妇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被唤作秦勿用的小童再次道谢后,远远地避开那件衣服铺子继续朝前行走,每走到一家店铺门外,稍事驻足,里面的店主便都会出来投些食物。

  这些东西并不金贵,大多是馒头之类的简陋吃食,但秦勿用并不计较,能吃的全都塞进嘴里,吃不下后就用破衣服兜着。

  将一条街走完,秦勿用离别喧嚣街道,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中,这里人际罕至,遍布垃圾和污秽,小巷的尽头有一个大箩筐,里面铺着几间又脏又破的旧衣服,这便是他的家了。

  回到“家”中,秦勿用一改先前的畏缩,开始兴奋地查看今日收获,待到将那些东西都拿在手中过了几遍后,这才把怀中兜着的食物倒在地上堆到一起,跨进箩筐之中,拿起立于一旁的斗笠盖戴到头上,随后蜷着身子窝到了狭小的空间之中。

  代维因为攀附于秦勿用的影子中,是以也跟着缩进了黑暗而狭小空间,箩筐虽然并不透风,但这种密闭的环境并没有让人觉得温暖,反倒是寒意更甚。

  即便没有身躯作为触感的传递和接收,代维依旧能感觉到秦勿用在不停颤抖,他掐算此时季节,正值晚春时候,天气并不凉寒,所以秦勿用感受到的这分寒冷肯定不是因为天气,最起码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天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