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小事中的智慧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488 2019.04.07 19:31

  就在李安全思忖之际,代维屈指将一线魔气弹入了李安全的眉心。

  细细地将接受的信息整理,李安全大喜过望,因为就在刚才,代维竟然传给了他一门名叫“召唤术”的衍术。

  这门衍术位列枝衍术行列,属于极为难得的稀罕之物,但令李安全欣喜的并非这门衍术的珍贵价值,而是人无我有,独属一份的被偏袒感。

  说起来,云清黛才是代维的正式弟子,可代维却只给了她一门算不上衍术的术法,而给他李安全却给了一门枝衍术,加上先前给他的那门术法,代维在这几日便给了他一门术法和一门衍术。

  两相比对,代维对谁更加重视就不言而喻了。

  李安全越想越开心,想要躬身叩拜以示忠诚,但随即他就在代维的眼神示意下打住了这个念头,只是默不作声地微微颌首,然后冲代维投去了感激和敬仰的目光。

  “去吧”代维冲李安全三人挥了挥手,示意几人退下,“传给你们的术法要好好修持,莫要辜负了我的心意。”

  “是——”李安全当先应道,随后云清黛也附身应和。

  秦勿用也跟着应和了一声,但转瞬后,忽地抬头冲代维嚷道:“父亲,你都没有教我术法。”

  代维听到这话,见秦勿用一脸委屈,于是屈指将一线魔气探入秦勿用的眉心,“好了,去吧,有不懂的就问李安全。”

  “谢谢父亲。”得了术法,虽然还不清楚这门术法到底是为何物,又该如何修持,但所求得到回应,这就足以让秦勿用欣喜万分。

  他跳着从地上爬起,冲代维道了一声后,飞快地跑出了门外。

  辞别代维,李安全将秦勿用安顿妥当后,选了一间安静的房室,正襟坐于桌前,挺直腰背,手著黑笔,学着代维平日那般举动,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云清黛坐在他的对面,此刻正认真翻看那张方巾,时而欣喜带笑,时而蹙眉微愁,她在研究方巾上的祝由术时遇到了不少困惑,有些在她认真思索后终有所悟,但有些却是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

  她需要有个人为她解惑答疑,可显然地,此时的代维和李安全都处于一种不适合被打搅的状态。

  “要不要去问问那个叫秦勿用的小孩?”或许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她的脑海中竟生出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这个念头看似毫无道理,甚至不用想也知道最终结果,但一经冒出后却让云清黛生出了怠惰之心,在这种心理的驱散下,也不再愿意去自行思考,反而开始琢磨起秦勿用的具体身份,以及他和代维的关系由来。

  “或许去问问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小孩子肯定比大人好打交道。”

  云清黛若有所思,偷偷地瞥了一眼正认真书写的李安全,旋即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偷偷摸摸地钻到了秦勿用睡觉的卧室中。

  “圆头尖耳朵,长牙齿,有死四条脚和尾巴。”临到屋子门口,云清黛便听到了秦勿用的小声嘀咕。

  她探头打量,见秦勿用正蹲在床上搓泥团,于是轻咳一声,然后在大开的房门上轻叩。

  “笃笃笃——”

  叩门声细微,却惊起了秦勿用,他下意识地抬头,当看到门口的云清黛时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恐般,抛下手中泥团,立马钻到了被窝之中,佯装熟睡。

  云清黛不明所以,见秦勿用这般行事,虽然心头不悦,但依旧还是笑着走到秦勿用的床前小声问道:“秦勿用,你睡了吗?”

  秦勿用没有回应,但眼皮却微微跳动,云清黛见状坐到旁边,小声冲他道:“我刚才看到你玩泥巴了,如果你还不起来的话,我就告诉李叔,说你刚才是在装睡骗他。”

  “哈——”秦勿用张着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这才回道,“姐姐找我有事吗?我刚才睡着了,没有听见。”

  云清黛回以一笑,也不拆穿秦勿用那破绽百出的伪装,只是卷起袖子擦去了秦勿用眼角的泥巴,温声细语地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老师和李叔都在忙,只有我们两个闲着,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安排。”

  “我吗?”秦勿用指了指自己,随即道,“我在修炼父亲教给我的术法,才没有闲着呢。如果你没事的话就不要影响我修炼,你不上进,但我要上进,我可是要成为大魔头的人,才不屑你这种无所事事的人作为同类呢。”

  秦勿用的这话说得极其中二,云清黛听后一时语噎,对秦勿用虽说谈不上恶感,但先前的好感却已经是被消磨了大半。

  好一会后她想起自己的来意,这才冲秦勿用问道:“我并非不上进,先前说我闲着是骗你的,我其实是来请教你问题的。”

  “请教我?”秦勿用听到这话,立马从被窝里爬起,坐起身认真地看向云清黛说,“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虽然我年纪小,但我比你更先入父亲门下,所以知道的肯定比你多。”

  “果然,还是小孩子更容易打交道。”云清黛心头生出了一抹优越,摸出方巾摊到秦勿用的身前,指着其中的一个图形问道,“你知道这个蝙蝠是什么意思吗?这上面画了很多的蝙蝠,每个都形态不一、大小不同,我推测这些蝙蝠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但具体代表什么却不知道。”

  “蝙蝠?”秦勿用将沾满泥土的手在身上蹭了蹭,这才假模假样地把方巾拿到手中。

  一番仔细打量后,秦勿用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云清黛见状,知道想从秦勿用这里寻到答案太过荒唐。

  她想要收回方巾,可没想到秦勿用却将方巾摊到床上,从枕头下摸出被压扁的泥团,照着方巾上的图案开始捏起了泥巴。

  兴许是每个孩子在泥巴上都有着独特的天赋,秦勿用很快就照着方巾捏出了一只似模似样的泥蝙蝠。

  他看了云清黛一眼,旋即抓起方巾和泥蝙蝠跳到了床下,欣喜地大喊大叫着跑出了房门。

  “李叔,李叔——”

  “李叔你看,我学会了父亲教给我的法术,已经能捏出泥蝙蝠了。”他嚷嚷着跑到李安全的旁边,将泥蝙蝠和方巾递了过去。

  “哦——”李安全敷衍地应付了一声,又快速地写画了一会,随后这才放下手中黑笔。

  接过秦勿用递过来的方巾和泥蝙蝠,打量几眼后说:“很不错,已经抓到了一两分的精髓,看来你在这门术法上有着超越一般人的天赋。”

  “这样吧,我给你下达一个超级困难的任务,这个任务只有最厉害的人才能完成,”李安全将泥蝙蝠递还给秦勿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严厉道,“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把你今天制作得做好的泥蝙蝠拿给我看,你现在已经能抓到一两分的精髓了,照你这种天赋,在太阳落山之前,至少能抓到六七分的天赋,所以我要你捏出一个有八分精髓的泥蝙蝠给我。

  “快去吧,抓紧时间修炼,遇到问题要独自思考,如果提前来向我请教和汇报的话就算不及格。”

  “好——”秦勿用郑重地点头应下。

  云清黛细听李安全和秦勿用的对话,她不像秦勿用那般好哄骗,是以立马就知道了这是李安全为了打发秦勿用而使出的把戏。

  可就算只是敷衍孩童的把戏,但仅凭三言两语就能让一个小孩满怀斗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智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