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蜕变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174 2019.04.04 19:41

  “那父亲你呢?你做什么?”秦勿用如是问道。

  被秦勿用这么一提醒,李安全也想到了这点,要做的事情都被尽数安排,那代维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单纯的幕后操控者吗?

  把所有罪恶的事情都让下属去做,然后自己坐享其成?

  李安全敬仰代维,但并不代表他对代维就毫无任何保留,他依旧有着自己的心思,甚至偶尔也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代维的思想。

  他知道,代维需要一些下属作为执行者,但需要的又不只是单纯的执行者。

  代维更需要的是理念的传承者和传播者,是那些能理解善恶本质,可以施放本能,并能教化别人施放本能的人。

  单纯的执行者代维需要,也是必然需要,但这种单纯的执行者培养起来很简单,所以不具备不可替代性,换而言之就是很容易被替代。

  李安全相信,代维既然愿意花这么大的功夫将他培养成血魔,那对他的期望便不仅仅只是一个执行者那么简单。

  所以,李安全也遵循着这种暗示,不断地揣摩代维的心思,模仿代维的言行举止,以期能更加接近代维的思想程度,更快地达到代维的要求。

  代维这次让他冒充圣师,对清泉镇的镇民进行教化,或许就是一次考核,考核他是否具备教化的能力。

  圣院能长远发展,圣师在其中具有不可抹灭的贡献,同样的,代维要创建一个新的种族,并使其繁荣昌盛,那势必也需要一些类似于圣师那样的人。

  有了以上推论,李安全心下也有了计较:如果我能成功地教化这些镇民,并使得他们释放本能,那我便是魔族的第一位圣师。

  略作推敲后,李安全揣摩措辞,犹豫再三后,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顺着秦勿用的话对代维问道:“是啊,祖魔做什么呢?我对祖魔充满仰慕和敬畏,但我依旧对祖魔接下来的举动感到好奇,想要知道祖魔是要身先士卒,或者是……坐享其成?”

  即便是经过推敲修饰,但这话从他口中道出依旧显得大逆不道,虽然心头确信代维不会因此恼怒,但真将这话道出,李安全心里还是忐忑难安。

  代维没有说话,脸色依旧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云清黛和秦勿用却被李安全的话惊住了,他们万万没想到李安全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向来对代维言听计从的仆从,突然之间竟然敢对代维进行怀疑和质问。

  秦勿用微微挪动身子,往后躲闪,极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云清黛则深埋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害怕自己稍不注意就成为了点燃代维怒气的导火索。

  约有十来息后,就在李安全三人都心惊胆战之时,代维开口了。

  “李安全,在你心中我是什么?”他如是冲李安全问道。

  听到代维的声音,李安全松了一口气,俯身行礼后恭敬回道:“祖魔就是祖魔,是所有魔族之首,是天地间唯一的真正圣灵,比之大圣还要更加尊贵。”

  “嗯,我相信你的话,”代维认真地点了点头,又道,“可是你刚才在质疑我,这是为何?”

  “施放本能!”李安全如是回道。

  代维再次点头,似乎对李安全的回答格外满意,嘴角也慢慢地挂起了笑意,“很好,你的回答让我格外愉悦。”

  云清黛被代维和李安全的对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悄然抬头看向代维,只见代维脸上笑意灿烂,目光和善,她心头的疑窦又添了几分。

  目光在代维和李安全脸上游移,云清黛认真思量,最终也没有猜到代维和李安全打的哑谜。

  察觉到了云清黛的目光,代维回头看了一眼,冲她微微点头后道:“我与李安全虽以主仆相称,但他也算是我的第一个门生,只要他能顺利的完成清泉镇的任务,便可顺利出师,担任我魔族的第一位魔圣使,向世人传达我的理念,播撒本能的光辉——你先带秦勿用下去吧,我和李安全还有话要说,不要偷听,这些东西你们现在听了无益,反倒会对你们以后的规划产生影响。”

  “是——”云清黛郑重应下,随后看了秦勿用一眼,见秦勿用主动上前,于是这才拉着秦勿用的手出了门去。

  待到二人出了房门,代维冲李安全道:“下人之人只知一味盲从,随波逐流,往往碌碌无为;中庸之人则迷信权威,引以为圣典并效仿,若能寻到好的权威进行效仿,往往也能有所成就;上人之人有自我思想,尊敬权威却不迷信权威,取其精华,去其糟泊,成就一般都不会太低;而人上之人,则敢于质疑权威,亵渎权威,将自己视为权威。

  “你虽有亵渎权威的勇气,但终无亵渎权威的实力,你无法质疑我的理论,只能质疑我的举动,你的亵渎毫无底气和破坏性,所以你或许达不到人上之人的地步,但因为你的勇气,你比上人之人又要稍甚一筹。

  “李安全,到目前为止,你是我遇到的人中,最让我满意的一个。”

  代维对李安全的评价甚高,这让李安全欣喜的同时又心生担忧。李安全对自己有自知之名,他不过是一个山林老汉,只是机缘巧合之下与代维产生了联系,所以这才开启了另外一片新天地。

  下人之人,上人之人,人上之人,这些东西以前在他脑海中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只是今日听了代维所言才有所了解。

  如果说他有上人之姿,那他生而为人的那些岁月,又岂会普通得可以说是潦倒落魄。

  是因为缺乏机遇吗?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参天大树的幼苗也需要成长,猛兽的幼崽同样孱弱不堪,如果把它们比作上人之姿,那它们真正成为上人之人的契机是什么?

  时间、养分、庇佑,以及一颗不断向上的心。

  李安全有所感悟,抬头冲代维说:“死过一次,所以我永远都不能成为真正的纯粹的魔族,只能无限接近魔族本质,这是我无法抹去的劣势;但是,我死过一次,并于死亡中得到蜕变和升华,这也是我较之其他魔族所独具的优势。

  “心灵的改变看似是祖魔您的教化之功,但正如祖魔您说的那样,我一直都有选择,所以究其根本,还是我自己在主动改变。

  “因为我死过一次,所以我更加畏惧死亡,因为对死亡充满畏惧,所以我才会不断蜕变和升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