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斯德哥尔摩理论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270 2019.04.12 21:30

  “是‘斯德哥尔摩理论’。”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云清黛和秦勿用转头看去,正是李安全。

  他拿着一卷发黄书卷踱步走到二人身前,站定脚步后说:“斯德哥尔摩理论是由伟大的祖魔代维总结出来的理念——依靠强力的物理打击和心理打击,使得对方对你生出顺从、依赖、信赖和保护欲望。这种理念对于所有人类都可以适用,但用在女子身上效果更佳,可以将一个女子变为愚蠢的心灵受虐狂,并对施虐者产生依赖和保护欲望。

  “祖魔说,只要用对方法,绝大部分的女性都会被这种力量所控制,就连近古时期拥有自由、自尊、智慧这三种力量作为保护的女性圣灵也无法幸免。

  “那时候的一些男性圣灵在斯德哥尔摩理论中提取出了‘霸道总裁理论’和“姓冷淡男神理论”,并依靠这种理论,控制了很多女性圣灵的思想,让她们变得失去自我,愿意并乐意被人用言语和行为施加虐待。

  “忽视、冷眼、苛责、辱骂,甚至是圈禁和殴打,而后又稍微施加一点关怀,如此行事后,那些女性圣灵便会如同被诅咒一般陷入痴狂,对向她施以各种打击的人爱到骨髓。”

  云清黛忽地打了个哆嗦,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这不可能吧,没有人会爱上虐待自己的人。”

  李安全露齿一笑,“啪”地一巴掌猛地扇到云清黛的脸上,然后在云清黛愣神之际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按到墙上。

  “愚蠢的女人,不要质疑我的话。”李安全如是道。

  “是……是,李叔。”窒息让云清黛涨红了脸,大脑也因缺氧而变得混沌,紧随其后,她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就在她快要因窒息而晕厥的时候,李安全松开了手,欺身上前,“咚”地一拳砸向她耳侧的墙上,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居高临下道:“愚蠢的女人,你成功地挑起了我的怒火。”

  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安全,云清黛颤声告饶:“对……对不起李叔,清黛知……知错。”

  “就像这样,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理论的一种简单运用——壁咚术。”李安全退后些许,拍了拍依旧惊惶的云清黛的肩膀,而后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往后拨。

  他的手指似是无意地触到了云清黛的脸庞,在看到云清黛微微一颤后,便开口道:“依靠物理打击和心理打击,让对方在一瞬间对你产生畏惧,从而在其心中深刻下你的烙印,而后又用温言细语对刚才的举动进行解释,或者用温柔手段向对方施放善意。

  “因为先前的畏惧,对方会格外留意你的举动,然后你的温言细语和细微善意便会因先前的对比而无限放大。

  “因为畏惧,对方的心神会出现摇曳,意志和理智出现失守,变得不再稳定,在这一阶段中,他们容易混淆对你的情感态度,错把因恐惧而生出的警惕认定为是因爱而生出的在意。

  “如是这般几次施术后,对方会在脑海和心里彻底烙印下你的印记,一方面对你产生害怕心理,另一方面又对你充满渴望,迫切地希望你与她有更进一步的接触和更近距离的接触。

  “长此以往后,对你的畏惧也会逐渐消散,变得被渴望与你再度接触所替代,甚至开始找各种理由去强行解释和理解你的行事作为,比如你因各种挫折而心情不愉,比如你有不好的童年,比如你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总之她们会主动为你施虐找出各种理由,从而对你生出怜悯和保护之心。

  “明白了吗?”李安全冲云清黛问道。

  云清黛点了点头,悄悄抬眼看了一眼李安全,然后柔声回应:“清黛明白了。”

  “那就好,”李安全微微颌首,“我对你这套理论的掌握并不熟稔,其中的很多关键也没有理解透彻,所以施术的时机和方式可能会出现偏差,但若是祖魔代维进行施展,你现在肯定已经沦陷了。”

  说到这里,李安全想到了钱骏驰,虽说代维在对钱骏驰进行蛊惑时并未使用“斯德哥尔摩理念”,但现在想来,似乎其中也有着这种理念的一些影子。

  “李叔,”云清黛见李安全愣神,下意识地唤了一声,见李安全抬头后,怯怯问道:“这‘斯德哥尔摩理论’也是一种术法吗?”

  “在修炼者和圣师眼里,任何一种规则都可以是术法,‘斯德哥尔摩理论’是对人性规律的一种小总结,虽然不是规则,但接近规则,所以祖魔说理论上也可以衍生出术法进行使用——这也是祖魔目前正在研究的重要主题之一。”

  “老师在研究这个?”云清黛疑惑问道,“不是在研究制造魅魔的核心要素吗?”

  听到云清黛的疑惑,李安全笑道:“祖魔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求知欲,这正是他能够博学的缘由。

  “而且,研究魅魔的核心要素和研究心灵规律这两者也并不冲突,制造魅魔的核心要素是欲望,而人心和人性的规律归根到底也是欲望,两者有共通之处,互相融汇也许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了,这些理念对你来说还太过深奥,并不适宜过多接触。”李安全见云清黛似乎还有问题想问,于是将话题引到正事上,“那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样一种状态?”

  虽然李安全依旧看着云清黛,但秦勿用知道这是在问自己,于是连忙邀功似地回话说:“已经进行到第二阶段了。”

  兴许是担忧李安全不相信他的话,秦勿用又将这段时间的作为详细阐述:“我是按照李叔你说的那样在去做的,从她丈夫死后我就每天去她家窗户外骂他,后来你不让我骂了,我就往里面丢死老鼠和猪大肠,前几天你不是叫我每次去的时候给她丢一些钱币什么的吗,我全部都有认真照做。”

  秦勿用说话时得意地仰着脑袋,脸上写满了自豪,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成就般。

  李安全颌首示意,片刻后他转头看向秦勿用,用手重重地拍了几下他的肩膀,认真地夸赞道:“这么说的话,那个女人很快就可以派上用场了。谢谢你秦勿用,你帮我一个天大的忙。”

  “嘿嘿嘿——”秦勿用仰头笑看李安全,用稚嫩的声音说道,“不用谢,我本来就喜欢往她家窗户里面丢死老鼠,每次听到那个女人的尖叫和小孩的哭声我就特别开心。”

  李安全微微颌首,认可地冲秦勿用比了个大拇指;但云清黛却心下有些发凉,带动身子也微颤了一下。

  她试探地冲李安全问:“李叔,你说那个女人很快就可以派上用场,指的是这次的教化之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