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侵蚀人心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017 2019.02.18 18:39

  “笃笃笃——”代维叩响房门。

  好一会后,房门打开,钱骏驰看到来人是代维后身子下意识地缩了缩,随后这才唤了一声:“代师兄!”

  代维见他腰上缠着的绷带,开口询问道:“伤势好了一些没有?”

  “好多了,多谢师兄手下留情,只是些皮外伤了,很快就会好的。”说到这里,钱骏驰想起了先前那诡异的伤势,脸色不由得有些泛白。

  代维伸手想要摸了摸他的脑袋,钱骏驰后退躲闪,但在代维的目光下最后还是屈服了,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代维将手放到了他的头上。

  代维的手在钱骏驰的短寸上摸了两下,就在钱骏驰以为他会给自己治疗伤势的时候,代维收回了手,冲他道:“这个发型挺适合你的,看起来很精神,就是有些扎手——师弟早些休息,这样伤势才能好得快些。”

  说罢,他冲钱骏驰点了点头,随后又走到方镜月的屋子前叩响房门。

  钱骏驰对代维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思索着走入了屋内,就连房门都忘了关上。

  都说男人的头是不能摸的,但钱骏驰对代维摸他头的举动却并未产生太大恶感,他完全摸不到代维的想法,毕竟才仅仅接触了不到一天,这可以理解。

  但与此同时,他也摸不透自己的想法了,就像是被某种力量控制着,让他失去了一些自我控制和自我判断的能力。

  思即此处,他心有惶恐,连忙利用圣师的能力查探身体状况。

  圣洁的白色圣力在体内流淌,一一查探后,他发现四肢百骸、胫骨皮血中并无任何异常。

  突然他哆嗦了一下,只觉头皮酥麻,像是正在被人轻轻抚摸,异样的感觉使得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战栗,短暂的凉意后,整个身体都变得无比放松。

  再抬眼时,原本有些陌生的坏境多了一些熟悉和亲切,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倦意袭来,钱骏驰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爬到床上盖好被子,在那种安全感的呵护下很快就睡了过去。

  而代维在叩响方镜月的房门后半饷都没有得到回应,他知道方镜月还未睡下,于是冲房内的方镜月道:“看来师妹是睡了,那师兄就不打搅师妹的好梦。”

  说完这话,代维转身离去,却是并未回到自己的房屋,而是悄然地走到了钱骏驰的窗前,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钱骏驰熟睡的身影。

  “我定义……”他在小声地喃喃言语。

  夜色渐渐消逝,一缕阳光透过未掩实的房门缝隙透进屋中,钱骏驰揉了揉脸后睁眼伸了懒腰,握拳的右手触及某物,传来略显冰凉的触感。

  他惊愕转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正抵在代维的右胳膊上,那略带冰凉的触感正是他触碰到代维的衣物所感知到的。

  钱骏驰猛地从床上坐起,瞪大了眼睛看着代维,“师兄……你……你怎么在这里?”

  代维笑了笑,在钱骏驰惊愕的目光中将手伸到了他的头顶,摸了摸短发后这才开口:“我在探索遗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故事,传说在上古时期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只鸟,这只鸟不会啼叫,所以生而孤独,它用一生去寻找同伴。”

  钱骏驰的目光由惊愕变为疑惑,静静地听着代维继续往下讲诉,却见代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缓步出了房门。

  钱骏驰望着代维离去的背影,耳边飘来了一个叹息的声音:“男人都不善言辞,所以大多孤独,你——师妹你起来了?”

  “师兄早,刚才听你说男人不善言辞,不过我看师兄却是能言会道。”

  方镜月的说话透过房门传入耳中,听得这带着几许明媚的声音,钱骏驰心头一亮,原本被代维牵引的心神也逐渐恢复。

  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起身跳下木床,倚在门边安静地听着方镜月和代维的对话。

  “师妹见笑了,只是有感而发,男人和女人天生不同,若说男人是山是石,那女人就是水,山石需要重击才能发出闷想,而平静的水只需轻轻一点就能荡起波纹涟漪。”代维如是道。

  “呵呵呵——”方镜月笑出了声,冲代维说,“以前的师兄可是说不出这些话的,看来师兄是在遗迹中发现了不少的东西呢。”

  “有所收获吧,”代维点了点头,“其中最让我触动的就是关于那只没有脚的鸟儿的故事。”

  “就是刚才师兄说的那个吗?”方镜月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代维点头,用平缓的语气开始讲诉:“那只鸟飞离大山后一路寻找,它在飞掠河岸的时候遇到了一条躺在浅洼中的鱼,鱼不停的张颌着嘴却发不出声音,所以这只鸟就以为它是同伴,于是一直盘旋在鱼的上空。”

  “鱼和鸟怎么可能会是同伴,”方镜月出言驳斥,不过转瞬后她又问道:“那后来呢?”

  “烈日高照,一直没有下雨,浅洼中的水越来越少,鸟儿只能盘旋在鱼的上空,极力地为鱼遮挡出一片荫凉。

  “但是最终鱼还是死了,随后尸体腐烂,化为枯骨,鸟儿一直盘旋,张大了嘴巴不停呼喊,最后啼血而死,只是到死它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有上古大能知晓了这一切,于是写下了一首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

  代维将记忆中的文字略作改动后缓缓念出,随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露,方镜月脸上的笑意逐渐变得凝滞,最后化为了一抹悲色。

  趁着方镜月失神的这一瞬,代维的手悄然地探上了她的肩膀,无数定义开始飞快在心头拟定。

  “当祖魔代维的手搭上方镜月的肩膀的时候,如果方镜月此刻处于失神阶段,如果方镜月对祖魔代维并无恶感,如果方镜月不受其他外界影响……”

  一缕魔气缓缓地顺着代维的手掌钻入方镜月的体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