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伏地魔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488 2019.02.24 19:59

  “师弟,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故事吗?每个人肩上都背负着一座大山,我也一样,就像那只没有脚的鸟,就像那条搁浅的鱼。所以我羡慕师弟,羡慕你有那么清澈的眼神。”

  “师兄!”钱骏驰看着代维。

  代维看向天空,“师弟,我好累,我的心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空得像是死了一样。”

  或许是被代维感染了情绪,钱骏驰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戚然,他看着代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安慰,就在他极力思索的时候,代维回头冲他一笑,“骗你的——”

  他的话说得很轻,但语气中的沉重却像是一块巨大石头压在了钱骏驰的心上。

  钱骏驰看到了代维的另一面——孤独,孤独得就像是那只没有脚的鸟。

  “我要建立一些祭坛,师弟愿意帮我吗?”代维冲钱骏驰问。

  钱骏驰点头,“就是那种制造魔兽的祭坛吗?”

  “是,也不是,”代维再次把目光望向了远处,“我要建立11座祭坛去创造出一个魔,一个可以让我信任,让我寄托希望的魔。”

  话到此处,代维停住了,他回头冲钱骏驰说:“谢谢师弟。”

  “为什么是魔?”钱骏驰追问。

  “因为只有魔才会永远在心中有我。”

  “哦,”钱骏驰的脸有一瞬的僵硬,不过片刻后他就笑着认真对代维说,“我会帮师兄的。”

  “那好,我们这就开始吧。”代维冲钱骏驰和善点头,随后又在钱骏驰不觉察的时候给李安全下了嘱咐,示意他盯紧了方镜月。

  山林间的石头和木材都是随处可见,因为建立祭坛的需要,谢家兄弟早就已经在山谷下开设了一个采石的地方。

  当代维和钱骏驰相继走到的时候,谢家兄弟正在采石场切割石块,看到二人到来,他们连忙放下手上活计,冲二人恭敬行礼:“祖魔,钱圣师。”

  钱骏驰应了一声后没再说话,他和谢家兄弟并无太多交集,仅仅只是见过一两面,且二人的修为程度和他相聚甚远,又只是代维的仆从,和他地位差距悬殊。

  和钱骏驰的冷漠比起来,此刻的代维就显得平易近人,仿佛从始至终都带着一种由衷而发的善意和亲切。

  他冲谢家兄弟打过招呼后,搬起一块巨石缓步顺着山头走去,一边行走,一边数着步伐,每走十三步的都会小心放下石头,冲着石头虔诚鞠躬行礼。

  钱骏驰有样学样,这样搬石头的效率自然是缓慢无比,但在一次次的循环和重复中,那种虔诚的仪式感变得越发厚重。

  虽然并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但在代维带动着不断的潜移默化下,他从最开始的有样学样逐渐变得认真而虔诚。

  代维将手中巨石小心搁置地上,虔诚行礼后来到钱骏驰身前,接下他肩上石头,等钱骏驰行礼后,他说:“师弟,这是一切之始,或许以后会更辛苦,会遇到风雨雷电阻拦,但一旦开始我就不会停下脚步。如果你坚持不下去了,随时都可以退出,我会一力抗下的。”

  “反正一直都是一个人,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语气平静地说着,像是在道出一个很寻常的事实。

  钱骏驰走上前去,主动拍了拍代维的肩膀,“师兄放心,我会帮你的,你不是一个人。”

  “嗯,不是一个人。”代维转头看向钱骏驰,神色郑重而认真。

  师兄弟二人按部就班的往山上搬运石头,搬运之间代维不会和钱骏驰说任何话,但等到石头运到山顶,以及二人下山之际,代维会向钱骏驰讲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或是一些奇异的故事,又或是一些瑰丽的风光,有时只是一个简单的小知识,有时又是发人深省的大道理。

  钱骏驰很喜欢听代维说话,透过这些故事,他看到了一个雄壮波澜的世界,也看到了一个睿智而博学的代维。

  二十来天的时间,高耸的山头上立起了一方祭坛,代维冲新起的祭坛行礼后对钱骏驰道:“师弟,你看到了吗?这是我们师兄弟两人一起建立的。”

  钱骏驰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神色中,代维看出了欣喜和激动,于是又道,“第一座祭坛已经建好,剩下的十座还会远吗?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再大的困难都阻拦不了我们。”

  代维伸手握住了钱骏驰的手掌重重一捏,钱骏驰也回以紧握,“嗯,兄弟齐心,没有困难能阻拦我们。”

  在钱骏驰看不到的山头,另一个代维正和李安全一起坐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之上,密切地监视着方镜月。

  李安全犹豫一阵后冲代维问道:“祖魔,您真的还要和他一起建立十座祭坛吗?这些琐事其实不用祖魔亲自出手的,哪怕出力的只是祖魔的一道分身。”

  代维的目光转向了钱骏驰所在的方向,只是丛林间的树木浓密,并不能看到远处景象,他收回目光对李安全说:“这是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

  “我已经加强了他对我的信任感,从开始的先兵后礼,在钱骏驰心中塑造出强者的身份,然后在他有点埋怨甚至恨我的时候又加以一定关怀,让他在心中留下我的影子。

  “随后对他忽冷忽热,时而关切时而苛责,让他对好感和恨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又以利益进行蛊惑,并用真实客观的例子进行展示让他迷失,借此于无形中抛出了我的理念和思想以及想要让他接受的东西。

  “然后再次表现出对他的格外关怀,和与其他人的不同,以若即若离的态度对他,一旦他不接受好意就立马表现出冷漠态度,所以他会觉得亏欠想要补偿。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我的信任和情感都在不断增加。

  “在那之后我又突然翻脸,以资料遗失为借口,给他定下一个不忠的罪名,让他措手不及并充满亏欠。

  “做到这些之后,创造出一个专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的信物,做出一件专属我们之间的事情,惊天动地的不好为,所以我就选了一个耗时耗力的。当这件事情完成后,我们之间就建立起了浓厚的情感,我目前的计划就正处于这个阶段。”

  李安全领悟着代维话语中的意思,细思了好一阵后才道:“当建立起浓厚的情感后,他就会心甘情愿的成为魔了。”

  代维笑着摇了摇头,“哪有这么简单,还需要一个繁琐的仪式,越繁琐越正式越好,然后再舍弃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来表示对他的重视,以及他在我心中的不同,当他感动之下,如果无法回应以等价的东西,那就只能回报以足够的感情,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出手把他变成魔了。

  “如果是魅魔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不需要一步步的进行引导,不需要进行繁琐无比的定义和一次次的心灵暗示。”

  “魅魔?”李安全转头看向代维,“祖魔,魅魔是什么魔?好像在魔族等阶之中并没有魅魔这么一说。”

  “一种和伏地魔一样的魔,是魔族中特殊的存在,其天生就具备着某些强大的天赋能力。”

  “伏地魔?”李安全被代维提出的两种特殊存在所吸引,只是代维并没有给出答复,只是道,“很快就可以看到伏地魔了。”

  李安全顺着代维的目光看过去,前方只是些茂密的枝叶,并无任何出奇的地方,他想了想后终于明白了代维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