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魔入侵计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恐惧之源

大魔入侵计划 丰浩 2405 2019.03.21 20:03

  “韩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中年仆从对韩旭问道。

  韩旭经过这一会的调整,已经逐渐平静下来,虽然身子依旧会时不时地颤抖一二,但相较先前已经好上了太多。

  他深吸一口气后,这样对二人说道:“就在先前,老师给我传来了一些关于代维师兄的消息,提到了代维师兄的一些深层次隐秘,以及代维师兄前些日子做的事情。”

  “是什么隐秘,竟让你恐惧成这个样子。”年轻仆从不解问道。

  中年仆从瞪了他一眼,旋即对韩旭道:“你继续说下去。”

  韩旭拍了拍脑袋说:“我脑子有些乱,你们帮我整理一下。第一个消息就是代维师兄在前些时日杀害了钱俊驰,并试图将方镜月师姐也一并杀死,所以现在圣院正在搜寻他的踪迹,让所有圣师和修炼者都留意他的行踪并小心警惕。

  “第二个消息就是代维师兄掌握了一种很厉害的手段,可以批量制造出类似于晶石的魔晶。

  “还有一些就是关于代维师兄的隐秘,这是老师从某个长老那里探听来的消息,据说代维师兄从小便具有着常人不可比拟的心机,为了能出人头地,不断地压榨父母和兄弟姐妹,最终才让自己从普通人中脱颖而出,被圣院中培养。

  “入了圣院后,代维师兄因为家世不显,所以一直得不到足够的资源,于是蛊惑自己的父母撞死在某个高级圣师的门前,借着这个由头,代维师兄从那名高级圣师那里得到了大量的资源作为赔偿。

  “这是他在八岁那年做下的事情,在他十二岁那年,又利用自己的姐妹从某个长老那里骗取到了大量财富。

  “十四岁那年,他又谋算了自己的哥哥,从圣院那里换取到了一个进入遗迹的机会。”

  “这不可能吧,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太恐怖了。”年轻仆从觉得不可置信。

  韩旭点头说,“确实恐怖,但最恐怖的是,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全都是心甘情愿。

  “后来他沉寂了一段时间,醉心于近古的研究,出关的时候便一举成为了圣师,并在晋级圣师一役中,伙同方镜月把和他们同一批的圣师全部坑杀,并逃脱了所有罪名。”

  “圣院都不管吗?”年轻圣师提出询问。

  中年圣师也将疑惑目光投向韩旭,因为年轻圣师也问出了他心头的疑惑。

  韩旭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面有一道倩丽身影正在忙碌,碗碟碰撞间不时传出清脆声响。

  他收回目光冲二人道:“没有,因为这一切都没有证据,只是推断,圣院不可能因为这些没有真凭实据的推断去给一个圣师定罪,更何况还是一个潜力无穷,身怀巨大价值的圣师。”

  “所以,这就是你那般恐惧的原因?”中年仆从问道。

  韩旭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了解得越多,你就会越害怕,有些东西你们无法理解,就像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向代维师兄投诚一样,因为只有这样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的话必死无疑。”

  年轻仆从更是疑惑,冲韩旭问道:“圣院不是在通缉他吗?只要我们找个由头离开,然后立马将消息上报,岂不是就去了这个威胁。”

  “不是通缉,是搜寻。”韩旭认真地说,“圣院并没有下达通缉,只是让所有圣师和修炼者留意代维的踪迹,他们寻找代维师兄的目的也并非因为他杀死了钱骏驰,而是因为师兄手中掌握的那种制造魔晶的手段。

  “所以我绝对不能像圣院透露代维师兄的踪迹,反而还要极力地帮他掩饰,因为只要圣院的人得了他的消息,师兄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

  “我不知道师兄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但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不能影响他的计划,否则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圣院不可能为了我而开罪代维师兄,所以从代维师兄来到这座小镇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被圣院放弃了。”

  “那你老师呢,你……”中年仆从话说到一半便止住了。

  年轻仆从听到这话眼睛一亮,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突然止住这个话头,但提出的这个建议还是让他极为意动。

  韩旭看出了年轻仆从的想法,冲他道:“大哥,不行的,一旦我告诉老师我遇到了代维师兄,不管老师作何选择,是向圣院禀告,还是选择隐瞒,最后都很难逃脱代维师兄的追究,所以我不光要投诚代维师兄,还必须让老师也投诚,否则我们师徒二人都肯定会死。”

  “可能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听完韩旭的话,中年仆从这般说道。

  韩旭摇了摇头,“父亲,虽然我理不清其中关键,但直觉告诉我,事情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又是一阵惨白,整个人如丧考妣,“父亲,我已经确定了,事情比想象中还要糟糕,你还记得那个冒充代维师兄的人吗?”

  中年仆从被这么一提醒,也想透了其中的某些关键,整个人身子一软,踉跄着朝后退去。年轻仆从连忙扶住了他,焦急问道:“父亲,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不要问那么多,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行了,听你弟弟的话,哪怕他要你去死。”中年仆从如是说。

  年轻仆从脸上露出了苦涩,但最终还是点头应下,“我会的父亲,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光是弟弟的哥哥,更是他的仆从,所有仆从都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而且还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韩旭没有说话,虽然内心愧疚,但最终还是点头应下,要想成就自己,一些可能的牺牲是极为必要的。

  这一瞬,他开始理解代维曾经的一些所作所为。

  对于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来说,要想出人头地,要想成为修炼者甚至圣师,仅凭一腔热血是不够的,需要天赋和资质,更需要无数资源进行堆砌。

  普通人所拥有的东西极其有限,所以只能极力地去寻找出自己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然后拿着这种东西去换取资源。

  父母、兄弟、姐妹,尤其是父母,因为天然的血脉亲情,他们爱护你不求回报,他们愿意舍弃自己去成就你。

  在父母与子女的交锋中,不问缘由,不分对错,最终的赢家都只有子女,因为子女可以对父母硬下心肠,但父母却永远回以柔软。

  所以,父母是最值得珍惜的人,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利用的人。

  韩旭畏惧代维的冷血,但又对代维的理智和不择手段感到无比佩服,因为他可以舍弃情感,将父母和兄弟姐妹用以牺牲并创造出最大价值。

  寻常人生而廉价,就以代维的父母为例,可能这对夫妇累死累活一辈子也无法挣到一块晶石,但代维却用他们换取了远超过一百枚晶石的资源,使他们的生命价值得到了百倍以上的提升。

  这简直就是一种质的飞跃。

  韩旭越想越是激动,理智告诉他,这种四两拨千斤的价值换取是大赚特赚,但情感上的控制却让他畏惧自己的想法,是以身子也越发觉得冰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