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旧梦(2)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呀 奶思biu 3294 2019.07.26 17:46

  “景景哥哥!”

  刚刚接过店员手里的大桶爆米花的景忱确信这是陈觅清的声音。

  他有些迷茫的转身看向身后站在那里仰着头看他的陈觅清。

  “你叫我什么?”

  陈觅清仰着头看着他,“景景哥哥呀。”

  景忱忍俊不禁,笑而不语,将手里的爆米花递到她怀里。

  陈觅清笑眯眯地将爆米花抱紧。想了想,又抓了一把递给景忱。

  “哥哥也吃。“

  景忱摸摸她的头。

  “你吃吧,看完电影哥哥就送你回家吧。“

  陈觅清的鼻子皱了皱,还是点点头。

  “好。“

  景忱没有妹妹弟弟,他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哄一个小孩。

  他载着陈觅清出了养老院,带她去吃了他觉得小孩应该会比较喜欢的肯德基,硬是把四组儿童套餐都买了让她可以挑更喜欢的玩具。

  他看到看着面前的玩具,一脸冷漠只是自己开了一盒鸡米花吃的陈觅清,还是感受到了挫败。

  想来想去还是订了新出的动画片的电影票,带小姑娘到了电影院。

  本以为会在电影院睡一场,结果一场电影结束。他看的意犹未尽。

  而陈觅清冷不丁问了他一句,“景景哥哥喜欢动画片?“

  景忱震惊的转头看她,“今天的电影你不喜欢吗?“

  陈觅清看着他,“我不喜欢动画片。“

  景忱的世界观再一次崩塌了。

  “觅清,你家在哪儿?”景忱启动车子,问身后端坐着的陈觅清。

  陈觅清脱口而出,“玫瑰园2栋“

  景忱点开导航的手停了下来。

  玫瑰园,碧桂园,桃花源,丁香苑。虞城城南的四大别墅区。

  景忱这几年都住在碧桂园。他很少回城东的景家老宅。父母移民去英国后他就更少去了。

  他手指敲敲方向盘。

  “觅清,你明天还想去看外婆吗?“

  陈觅清点头,“想啊。“

  她接着说,“放暑假啦,每天都可以去看外婆。“

  “是家里的司机送你去的吗?“

  陈觅清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爸爸说,天天去看外婆,妈妈会不开心。自己乘公交车去妈妈就不会知道了。只能偶尔让司机叔叔来接我。“

  景忱注视着前方,夜色深沉,路灯昏黄。

  他还是说出了承诺,“这个暑假我每天接你去看外婆吧。“

  他不知道陈觅清到底有没有感受到。

  那个一味告诉她要乖的爸爸。那个看起来挺关心她的继母。

  在这样的深夜,对没有归家的她,一个电话都没有。

  “真的吗?“陈觅清显然很激动,下一秒她又冷静下来。

  “景景哥哥不会不方便吗?“

  景忱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陈觅清。

  “不会,我住在碧桂园。“

  “这个暑假我每天都要去养老院做义工,正好顺路带你去。“

  陈觅清这下是真的激动了,“真好!谢谢哥哥!那我明天等你!”

  到了玫瑰园大门口,景忱的车进不去。

  陈觅清跟他道别,走下车往里面走。

  “觅清!”景忱不放心的叫住她。

  她停下来,转头看他。

  景忱尽量把头从车窗探出来,他指指对面碧桂园的大门。

  “明早九点在这里等我。”

  陈觅清点头会意,“好的,哥哥再见。”

  回到家,洗了澡,景忱拨通了发小宋齐泽的电话。

  “忱哥?”

  景忱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一手将手机开到免提丢到茶几上。

  “帮我打听打听陈觅清这个名字。”

  “陈觅清?”

  景忱低低的嗯了一声。

  “这不是陈家的千金吗?”

  “你认识?”景忱把毛巾丢进脏衣篮。走过去拿起手机。

  “陈恒,海泰集团。认识吧?”

  景忱有了印象,“嗯。”

  “陈觅清就是他的女儿。“

  “这个女孩说起来也蛮可怜。她那个舞蹈家妈妈一心只有跳舞,意外怀上她生下就离婚走了。现在陈家那个继母来的时候还带了个比她大的姐姐。”

  “对她好吗?”景忱问。

  宋齐泽惊讶到失声。

  景忱咳了一声。

  宋齐泽回过神,“我们瞧着还不错。”

  “话说你怎么打听这个?”

  “她..”景忱顿了顿,”挺特别的。“

  宋齐泽哈哈笑起来,“如果我没记错人家才小学吧。“

  景忱没搭理他。

  宋齐泽又想起什么,“对了!听说你真被你爷爷要挟去养老院做义工了?“

  “嗯。“

  “明天什么安排?“

  “养老院。“景忱回答。

  “我丢!不会吧!“

  景忱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挂断,没搭理宋齐泽。

  刚挂断没多久,又有电话进来。

  接通。

  “景忱!你明天接着去养老院,不然就没我这个爷爷!”

  景忱听完景老爷子气势汹汹的威胁。

  语气淡淡的回了一句。“好。”

  对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小忱?”

  “爷爷,是我。”

  “你刚刚..好什么?”景弈对孙子的顺从震惊到结巴。

  “我每天都会去养老院做义工。”景忱重复。

  景弈满意的笑声传来。

  “爷爷再见。”景忱挂了电话。

  第二日,景忱想着小孩子或许赖床,九点十多分才开车出去。

  看到陈觅清已经亭亭玉立的站在那儿后,他已经确定陈觅清不是他可以揣度的。

  他摁了声喇叭。

  陈觅清抬头看过来。

  景忱摇下车窗。“觅清。”

  陈觅清冲他笑笑,跑过来,打开后排的门,坐稳。

  “景景哥哥迟到了。”

  景忱舌尖舔了舔上唇,“嗯,抱歉。”

  陈觅清接着说,“对不起,是我坐哥哥的车,我本来就不该说的。”

  景忱笑笑,“不,没有守约,可以责怪的。”

  陈觅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抿嘴笑起来,“哥哥好像和我身边的人都不一样。”

  景忱转回去,启动车子。

  于陈觅清而言,大概从景忱告诉她可以责怪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生命里最特别的存在。

  就这样,这个夏天,一日又一日,这样的早晨,陈觅清一次次跳上景忱的后排座位。

  “景景哥哥,我可以带你去见外婆吗?“陈觅清在养老院的棋牌室找到陪一群大爷下象棋的景忱。

  景忱结束了一盘棋,和陈觅清一起上楼。

  推门进去,老人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进来。

  “是…”

  “我是景忱,奶奶。“

  “景忱?…是景家的小少爷吗?“

  景忱对陈觅清外婆的称谓不以为然,微微颔首。

  “谢谢你每天送觅清来我这儿。“

  “不用,奶奶,只是顺路而已。“景忱解释。

  “外婆!我就说哥哥人很好吧!“陈觅清自豪地冲外婆说。

  “清清。“外婆给了她一个责怪的眼神。陈觅清闭了嘴,往景忱身后躲了躲。

  那日回家的路上。

  “觅清,后天起哥哥就不能送你去看你外婆了。“

  陈觅清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好的景景哥哥。“

  景忱慢慢将车停下,转身过去看她。

  “对不起,哥哥要开学了。“

  陈觅清看着他,点点头,“哥哥是要去上大学了吗?“

  “嗯。”

  陈觅清继续点头,笑眯眯地说,“好的,哥哥要加油呀!”

  景忱看了她一会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回去继续开车。

  之后陈觅清的话突然就变多了。

  直到下车的时候,陈觅清和景忱说了再见,下了车。

  突然跑到驾驶座。

  敲敲他的窗户。

  景忱忙把窗户摇下。

  “那我还可以见到哥哥吗?”陈觅清的眼睛很干净,就这么望着景忱。

  景忱笑起来,”可以。“

  陈觅清点点头,然后就转身走进了玫瑰园。

  景忱看着陈觅清的身影消失,才调换车头,开向城东的老宅。

  他刚下车,就有人匆匆往里边跑,隔老远都可以听见喊声。

  “快告诉首长,小少爷回来了。“

  景忱低头笑笑,钥匙在手指上转了几圈。抬腿往里走。

  “爷爷。“他对着正端坐着喝茶的老人唤了一声,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老人的脸很臭,“我最后问你一遍,到底去不去军校?“

  景忱继续转着手指上的钥匙扣,“爷爷,我后天就要去英国了。大学要开学了。“

  “景忱!“

  景忱不为所动。

  “你爸至少是退伍后才从商的,你是干脆就不参军了是吗?“

  “爷爷..”景忱有些无奈,“不是只有读军校才算爱国的。”

  “你都去读那些外国人读的大学了,还跟我谈爱国?”

  “爷爷…我就是来和您道别的,您要好好注意身体。”

  景忱站起来,转身往外面走。

  “小忱!”爷爷喊了一声,景忱停下步子。

  “别学你爸,”爷爷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要记得回来。”

  景忱的父亲退伍后便去英国继续学业,发展起来后便定居英国很少才回来。

  景忱转过身,“爷爷放心,我一定回来。”

  他说完便大踏步走出了屋子。

  他坐上车,拨通了宅子阿姨的电话。

  “阿姨,帮我好好照顾爷爷。”

  “小忱,你就放心吧,好好去读书,你爷爷会好好在家里等你回来的。”

  景忱挂了电话,发了会儿呆,眼前出现陈觅清的身影。

  一个暑假下来,陈觅清的印象在他眼里越来越鲜活。

  她乖巧的让人心疼。又古灵精怪的让他哭笑不得。

  那时景忱并没有意识到,陈觅清的古灵精怪一直只有在他面前才可以看见。

  之后一切都平平淡淡的发生。

  道别。机场。飞行。入学。上课。生活。

  陈觅清也继续着自己乖孩子的生活。

  只是总多了几分野心思。也不过是不足以被妈妈发现的小波澜。

  四年里景忱没有回过几次国。

  都只是匆匆忙忙与爷爷见上一面。

  只有第三年一个夜晚,他开着车在玫瑰园与碧桂园之间的马路边停了许久。

  他看见陈觅清一个人背着书包,带着耳机,走进大门。

  他听宋齐泽说,小姑娘一直跳级,明年就要去读某个高校的少年班了。

  她果然一直都很乖。

  后来他就一次也没见过她。

  第四年她考进少年班,他托宋齐泽送了升学礼物。

  这四年间,便再无其他联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