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九龙王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体能测试。

九龙王传奇 钼博士2 7942 2018.03.14 00:15

  又过了好一会儿,龙麟突然站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好了,休息结束;接续测试。”“‘虎猫’!”“到!”“体能测试第一个科目;一万两千米武装越野。限时两个小时;中间可以休息九次,但是两次休息之间的间隔距离不得小于一千二百米。每次休息时长不得超过五分钟。如果全程用时超过两小时,立即淘汰。听明白了吗?”“明白!”“虎猫”十分干脆地回答。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距离和限时都太轻松了。而且居然可以有九次的中途休息,更是显得一点难度都没有了。这让“虎猫”不禁泛起了心里头嘀咕;“难度怎么突然变这么低了?不对头啊!”但是他又不好问。而当他正真开始跑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科目的难度其实很高。觉得难度低是因为自己完全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龙麟所说的“越野”是正真的在“越野”,而不是像“虎猫”在教导队时那样,只在平坦的公路上负重奔跑。而“猎鹰”为这个科目选择的场地,就在这座营区的操场上。“虎猫”被要求全副武装的在这条标准的陆军四百米障碍跑道(注1)上进行来回的折返跑,直到跑过的距离达到一万两千米,或者他示意放弃测试为止。当过兵的人都说;“宁愿徒步五千米,也不愿意跑四百米障碍!”由此便可见这个科目的难度了。“虎猫”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给的限时会是两个小时;而且还可以在中途多次休息了。当龙麟发出口令;告诉“虎猫”,他已经跑完了一万两千米之后;“虎猫”就再也没有力气站着或者是坐着了,他立即侧身软软地摊倒在地上。并且因为体能严重透支,而昏了过去。在之后的七八个小时中,“虎猫”一直都没有醒。直到晚上八点四十左右,“虎猫”才醒了过来。“怎么样?感觉如何?”站在床边的龙麟低头看着他问。“腿很酸,很疼。”“虎猫”回答。“嗯,那你现在想退出了吗?”龙麟问。“不,我不退出!”“虎猫”再次坚定的回答。而且还想试着坐起来;但没有成功。“嗯,那你好好睡觉吧!明天早晨要是你还能站起来的话,就继续体能测试。否则立即淘汰!明白吗?”“是!”“嗯,那就睡觉吧!”说完,龙麟抬起头下达了他今天的最后一个口令;“熄灯!”“‘虎猫’!”“到!”“腿感觉怎么样了?”龙麟看着“虎猫”问。“报告!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就是还有点酸。”嗯,那是肯定的。不过还好;我昨天晚上已经检查过你的小便跟血了;一切正常!没出现横纹肌溶解症(注2)的迹象;不会出现肾衰竭。这个也证明你平时体能不错。还有,下个科目用的是腹肌,正好能歇歇你的腿。”龙麟很严肃的说。因为拥有一定医学常识的龙麟知道;要是“虎猫”平时的体能训练不扎实的话,突然进行昨天的一万两千米武装越野那样的大强度运动之后;腿上的肌肉就一定会出现横纹肌溶解症的;进而会引发肾功能异常。严重的话,就会是急性的肾功能衰竭,而危及生命。“‘虎猫’!”“到!”“听我口令;原地躺下!”“是!”“虎猫”先是坐在了地上,然后便仰面躺了下去。等他躺好之后,龙麟又对以跨立姿势站在旁边的“蝎子”下达了口令;“‘蝎子’!”“到!”“把东西放上。”“是!”说完,“蝎子”先是从身边提出了两只装满了东西的大蛇皮口袋,之后走过去把它们分别横着放在了“虎猫”的腿上和胸口处。“虎猫”顿时感觉到了这两只口袋的重压,而且由于其中一只是压在胸口上的;所以他立即感觉到了呼吸困难。他想,这里面一定装了什么重东西。他估计,每只口袋的重量都大概有七八十斤之多。之后“蝎子”又拿出好几根细尼龙绳,把蛇皮口袋和“虎猫”的腿和躯干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干完这些事之后,“蝎子”又退回到了原地;并以跨立的姿势重新站好了。这时龙麟蹲在了“虎猫”的头右侧,他先用手抬起了口袋,让“虎猫”可以顺畅的呼吸。然后说;“‘虎猫’,听好了!你现在胸口上压的是四十公斤重的沙袋;所以你刚刚会感觉呼吸困难。但是只要你坐起来,你就会觉得舒服点的。所以,这个科目就是负重仰卧起坐。一共需要做八十个。中间不能停顿或者休息。限时四百秒;超时立即淘汰。怎么样?能做得了吗?做不了的话就说,千万不要逞能。要是硬做,有可能会伤到脊椎。要是那样;你一辈子就废了。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你慢慢想,不急!我帮你抬着呢,压不死你。”龙麟说。“‘猎鹰’,你放手!我能坐起来。”“虎猫”侧着头看着龙麟说。“嗯,好吧!你开始做吧!”说完,龙麟就松手了。同时大喊;“计时开始!”站在另一边,拿着电子秒表的“蟒蛇”立即按下按钮,开始计时。在龙麟松手之后,胸口上巨大的压力登时就让“虎猫”感到了呼吸困难。不过还好,“虎猫”从小就练习武术,肌肉的力量本来比一般人要大得多;又在教导队经过一年的军事训练;体能很不错。而且从小练习武术,也让他可以很好地控制全身的肌肉;尤其是那些正常人很难直接用意识控制的小肌肉群。“虎猫”可以控制它们和大肌肉群一起协同发力,所以在三百五十三秒之后,他做完了八十个负重的仰卧起坐。而他的身体除了很累之外,并没有受伤。然后“蝎子”在得到了龙麟的指令之后,便跑过去从“虎猫”身上解下了那几根尼龙绳;并拿走了那两个大沙袋。“嗯,很好。不愧是从小练武的;就是有劲儿啊!”龙麟点着头说。然后他再次下达口令;“全体都有!原地休息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继续测试。”“是!”“全体集合!”随着龙麟的口令,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并开始列队。“向右看齐!向前看!右后转弯!跑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随着口令声,在场的所有战士都跟着龙麟跑步来到了营区里的停车场。之后他们便上了一辆解放牌的军用卡车,离开了营区。他们的车开了三四个小时,最后来到了位于海边的一处海滩上。原来这里是另一处专供两栖侦察队演练各种作战战术和实际潜水训练的大型综合海训场。等到“豹子”把车子停下之后,龙麟拉开右侧车门;第一个跳下了车。之后龙麟和“豹子”一起来到了车尾。此时坐在车厢里的四个人都已经下了车;而且已经整队集合完毕了。于是龙麟下达了口令;“‘豹子’!”“到!”“入列!”“是!”“全体都有!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跑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随着龙麟的口令声,他带着他的队员们向海边跑去。“‘虎猫’!”“到!”“‘白龙’!”到!”“出列!”“是!”“下面是第三个体能测试科目;一万五千米反干扰武装泅渡。限时一小时;超时立即淘汰!讲一下;这个科目的具体规则是这样的;‘虎猫’,你跟‘白龙’一起下水。但是你要注意;他在水里会不断地袭击你、干扰你。所以你要一边游泳,一边跟他打。明白了吗?”“明白!”“虎猫”响亮地回答。“嗯,那你要退出吗?”龙麟问。“报告!我不退出!”“虎猫”回答的语气依旧坚定无比。“嗯,好吧!下水!”“是!”等真正到了水里,“虎猫”才明白为什么这次和自己对抗的是这个“白龙”?而不是其他人了。而且他也大概知道了对方为什么有这样的代号了。因为从他的脚刚一沾到海水的那一秒钟开始,对方就开始拳脚相加的开始了攻击。让“虎猫”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龙”的拳脚功夫竟然如此厉害。尤其是他手上的武功更是厉害之极!因为“虎猫”发现;“白龙”的手臂和手指的动作都极为灵活。而且,他的上肢极其有力。臂力、腕力和手指上的抓握力量,都大得吓人。而且他还使用了反关节的招式(注3),有几次如果不是“虎猫”及时的反击得手将其逼退;并趁机逃离了的话;他四肢上的几处关节很可能已经被“白龙”折断了。但是“虎猫”却自始至终也看不出“白龙”所用的是什么武功?所以他只能想尽办法躲着“白龙”,尽量地不与他缠斗。但是对方的游泳技术很好,速度很快;所以每一次“虎猫”反击得手之后,游不出十米二十米就会再一次被“白龙”追上;然后必然又是一阵激烈的水中格斗。有好几次,两人都潜到水下去打斗了。“虎猫”还清楚的记得;在前几天刚见面的时候,这个“白龙”自我介绍说;他是组里的通信兵。还说他也就是个管电台的报务员而已。现在看来,当时他的自我介绍实在是太谦虚了。所幸的是;“虎猫”的老家是在海南省琼海市的谭门镇;那是一个以海洋渔业,尤其是远洋渔业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地方。家里的大人差不多都是渔民。他小时候几乎完全就是在船上和海里长大的。因此他的游泳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耐力极好。所以到了后半段,两人终于拉大了距离。他也就再也不用怕“白龙”的缠斗了。等到上了岸以后,“虎猫”才从龙麟那里知道;自己已经在海里和“白龙”追逐打斗了五十七分三十六秒了。而如果自己再晚上岸两分二十四秒的话;就会因为超时而被淘汰了。在经过了这五十七分钟的长距离游泳和高强度的打斗之后,“白龙”和“虎猫”都已经累得精疲力尽;再也站不起来了。于是龙麟叫“蝎子”帮着自己把他们两人架到了车上。然后他们就开车离开了海训场。回去的时候,龙麟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坐在驾驶室里;而是坐在了车厢里。原因很简单;他手下的兵“白龙”和参加入队测试的候补队员“虎猫”两人都受伤了;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好几处的瘀伤、软组织挫伤和关节的扭伤。虽然都不是太重,但是龙麟还是要亲自检查他们的伤情,并进行了相应的对症处理;以防留下病根。这是因为,龙麟不仅是第二小组的最高指挥员;他同时还是这个小组里医疗技术最好的人。虽然他并不能算是一名专业的医疗人员,但是小组里的人对于他的医术和治疗,还是极其信任的。而且他还把一些简单,但却很实用的医疗知识和急救技能教给了组里其他的人。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二小组里至今也没有编配专职的随队卫生员。而且龙麟也明确地反对在第二小组这样的一线作战部队里,编配专职的随队卫生员。因为他认为这种做法等于是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极不保险。他的理由是;专职卫生员在实际战场上的单兵实际战斗力和生存能力都肯定不如一名步兵;极容易被敌人干掉。到了那个时候,第二小组将会失去大部分;甚至是全部的医疗和战场急救能力。而且他还坚决地认为;医疗人员身上那个“红十字”标记不但根本不可能在实际的战场上保证随队卫生员,或者是其他任何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及运输工具的安全;而且那醒目的“红十字”只会招来更多的敌方火力。而他的做法却可以让第二小组的所有队员,都具备一定的战场急救能力。龙麟认为,这种可以灵活编组的分散式战场救护系统的战场实际生存能力无疑是更高的。“哎,‘虎猫’。你现在知道这家伙的厉害了吧?啊!呵呵!”坐在“虎猫”对面的“蝎子”指着坐在他旁边的“白龙”笑着问。“嗯,确实厉害。”“虎猫”点了点头。然后问;“哎,‘白龙’。你用的是什么武功?手上怎么那么有劲儿?”“呵呵,那是‘鹰爪功’。”“白龙”笑着回答。“啊!那、那不就是电视里那种鹰爪功吗?”“虎猫”吃惊的问。“我一直都以为是假的呢!真有啊?”“嗯,这个怎么讲呢?嗯……可以讲既是,又不是。”“白龙”略微想了一下,然后回答。“哦?这话怎么说?”“虎猫”好奇地问。“噢,说是呢,是因为很像。说不是呢,是因为确实不是。这是“猎鹰”跟我师父一起自己练出来的;跟其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噢,明白了。”“虎猫”点了点头。他现在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呵呵,‘虎猫’啊!我觉得你今天应该谢谢‘猎鹰’。”“蝎子”突然笑着说。“嗯,同感!”“白龙”点着头,表示赞同。“哦?为什么?”“虎猫”问。因为他真的不明白“蝎子”跟“白龙”两人说话的意思。但是,他没等多久就知道了答案。“因为你要谢谢他没亲自出手!”“白龙”看着“虎猫”说。“为什么?”“虎猫”问,“因为他一出手,就会下死手。你要跟他打,恐怕连第二招还没看见,就被废啦!哎,请注意!我说的‘废’是残废的意思。”“蝎子”看着“虎猫”微笑着说。“嗯……一般都是关节断了,或者是关节里头的韧带断了之类的。反正就是现在治不了,铁定是终生残疾的那种。”“蝎子”似乎是怕“虎猫”听的不够明白,所以又补了一段注解。“啊!终、终生残疾?!‘猎鹰’,你、你不会每次出手都那么狠吧?!”“虎猫”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龙麟。因为通过这几天的相处,“虎猫”已经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老兵们说的话都是真的。即便他们有时候说的话听着很夸张,表情也像是在开玩笑;或者是说着玩儿。“别听他们两个胡扯!我是当兵的,有纪律管着呢。怎么可能随便就把人打成残废呢?!我又不是职业打手!”龙麟立即就为自己进行了“无罪辩护”,而且很努力。看来他是想挽救一下自己在兄弟们心目中的形象。使其不至于彻底的沦落为一个“杀人如麻”、“‘毁’人不倦”、疯狂嗜杀的“恶魔”一般疯狂,而又邪恶的形象。“哼,狡辩!”“白龙”和“蝎子”两人在听了龙麟为自己所做的“无罪辩护”之后,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同时说出了这句话;以表示对龙麟所说辩解之词的不接受。“不讲别的,就那几位;不都被你搞废啦?!当时就不管啦?”“蝎子”反驳说。“就是!尤其是那个女的,明明都已经被您干趴下,都不能动了。您跑了不就结了嘛?!结果您是怎么干的?!您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人胳膊跟腿上所有关节,差不多全给废了。我估计呀,那位女士要当时没死的话;现在还躺着呢。而且她这辈子恐怕连一个手头都动不了啦!唉呀,那叫一个惨哪!咂咂砸……太惨啦、太惨啦!实在是太惨啦!简直是人间第一惨剧呀!”“白龙”一边说,一边砸着舌头摇着头说。“没错!第一惨剧。”“蝎子”立即点头附和着说。“我、我、我那是‘正当防卫’、‘自卫反击’。最多也就是‘防卫过当’。”龙麟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几句话,来为自己辩解。可是咋听都像是最无力的那种狡辩。老兵们虽然在有说有笑的斗着嘴,可旁边的“虎猫”已经是一身的冷汗了。因为他已经听出来了;“猎鹰”每次出手,真的都会下死手;把对手往死里打,直到把对手打死或打残了为止。而且听他们话里的意思;“猎鹰”也的确曾在行动中与对方一名女子发生过徒手格斗;并在格斗中,把对方这名女子的多处关节给折断了;导致这名女子受了重伤。如果她当时没有死的活,现在也一定是瘫痪的状态了。这样说起来自己的确因该庆幸,刚才的对手不是这个可怕的“猎鹰”。“怎么样啊?两位!感觉如何?”龙麟微笑着看着躺在床上的“白龙”和“虎猫”两人问。“‘猎鹰’啊,这小子下手太狠啦!你看他给我踹的。疼啊!”“白龙”用手指着自己胸口上一块青紫色的瘀伤。龇牙咧嘴的说。“你还敢说我下手狠?要不是我游得快,胳膊腿儿早就被你卸下来啦!”躺在旁边床上的“虎猫”,立即对“白龙”的说法提出了抗议。“好啦!都别演戏啦!我是给你们看病的人,你们伤成什么样子?我最清楚。”“‘虎猫’!”“到!”“给你五分钟整理内务!五分钟后到操场集合!”“是!”“‘虎猫’!”“到!”“最后一项体能测试;负重鸭步行走(注4)五千米。限时三十分钟;超时立即淘汰!明白吗?”“明白!”“那你要退出吗?”龙麟问。“不退出!”“虎猫”坚定地回答。“好吧!”“‘山狼’”“到!”“把包给他背上吧。”“是!”说完,“山狼”就从他自己身旁的地上,拎起了一只大型的军用背囊。“虎猫”看得出来,这只背囊因该是有点儿分量的。等“山狼”把背囊背到他的背上之后,他感觉到确实是很重。虽然没有上次做负重仰卧起坐时用的沙袋那么重;但是应该也有个三十几公斤了。没等他再去细想,龙麟就发出了;“计时开始!”的口令。当他开始用鸭子步向前行走时,立即就感觉到了这个科目的难度有多大了。等到“虎猫”听到龙麟发出“停止!”口令后,他的腿已经支撑不住了;立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使劲揉捏着自己极其酸疼的双腿肌肉。然后他听见龙麟说;“‘虎猫’,你的成绩是二十七分五十二秒。你现在已经通过了所有的体能测试科目了。”

  注1;陆军标准四百米障碍跑道的障碍设置;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传统的军事体能训练项目之一,同时,它也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和人民警察警体技能和身体素质训练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把力量、速度、耐力、柔韧性、协调性、灵敏性等身体素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使人民解放军战士、武警部队战士和人民警察在训练中可以熟练地掌握奔跑、跳跃、攀登、爬行、支撑、钻等各种基本技能的一种运动项目。通过锻炼可以提高军警人员和民警的身体素质,增强体质;通过锻炼还可以培养军警人员和民警在实际战斗和工作中勇敢顽强的作风、坚忍不拔的意志品质和克服一切困难的精神,对今后在实际训练、战斗和工作中起到积极地促进作用,为战时打下坚实的基础,减少不必要的流血和牺牲,更好的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各项任务。第一节,400米障碍的设置和障碍物的规格;1、跨桩:由5个直径0.3米,高出地面0.1米的跨桩组成。右边3个跨桩中心点相距2.3米,距离跑道中线0.3米,第一跨桩中心点距离端线5米。左边两个跨桩的中点相距2.3米,距离跑道中线0.6米,第一跨桩中点距离端线6.15米。2、壕沟:壕沟为长、宽、深各2米的正方形,沟壁应为垂直面。3、矮墙:宽2米,高1.1米,厚0.2米。洞孔宽0.5米,高0.4米,下缘距离地面0.6米,设于矮墙左侧。4、高板跳台:高板高1.8米,长2米,宽0.5米,板厚0.05-0.08米。高台高1.5米,长、宽各1米。低台高、长、宽各1米。高板、高台、低台间隔1米。5、异向平衡木:长5米,高0.5米,两木桥夹角135度。木桥直径0.2-0.25米,桥面宽0.15米。6、高墙:宽、高各2米,墙厚0.2米。7、低桩网:由12根立柱对应分别两行,行距2米,间距1米,柱高出地面0.5米,每对立柱间用弹性材料拉成横线构成桩网,网下地面以松软的沙土为宜。8、转弯旗:旗杆高1.5米,直径约0.05米。二,400米障碍场规格;400米障碍场由平地跑道和障碍跑道组成。平地跑道:长100米,宽1.22米。障碍跑道:长100米,宽2.2米。

  注2;横纹肌溶解综合症;是指一系列影响横纹肌细胞膜、膜通道机器能量供应的遗传性和(或)获得性疾病所导致的横纹肌损伤、细胞膜完整性改变,细胞内容物(例如肌酸激酶、肌红蛋白等)渗出的病症。可引起急性肾衰竭和代谢紊乱。常见的病因有;过量运动(不经常运动的人突然一次性的进行大量运动、进行超过自己平时运动量很多的运动)、肌肉挤压伤(常见于地震中的被埋压人员和车祸事故中被挤压变形的部件卡住的伤员)、失血、体温过高、以及药物或毒物中毒、自身免疫异常、代谢紊乱(例如甲状腺功能减退和低钾血症等)或感染等。常见的症状有肌肉疼痛、压痛、肿胀及肌肉无力和发热、全身乏力、少尿或无尿、尿液呈深茶色或红酒色等。

  注3;反关节招式;所谓的“反关节”招式,是军警擒拿格斗中常用的招式类型。它是指在擒拿格斗中,使用自己的肢体,或是肢体与头、肩等其他身体部位配合,将对手四肢上的某处关节的上下两端,或是其中远离对方身体的一端用力固定住。然后用力弯折对方的肢体,且用力的方向应是与该处关节可以自然弯曲的方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所以这种招式可以使对手的关节感到剧痛,甚至可以彻底地折断对手的关节;使人重伤,并极有可能致残。正因为这种招式极其凶狠,并且危险;所以很少用在正规的竞技性武术比赛中,而是多见于战争中的徒手格斗、捕俘、武警或公安特警的反恐、处突行动或公安民警抓捕犯罪嫌疑人等高强度对抗条件下,需要一招就使对手立即丧失大部分反击和抵抗能力的实战擒拿格斗中。

  注4;鸭步行走;这原本是训练篮球运动员的一种锻炼方法,由于这是一种很折磨人的锻炼方法,但是锻炼的效果不错,所以现在也被用于训练军警人员的下肢力量和意志力(此外,也有一定的实际应用价值;例如利用这种姿势,可以在降低人体重心和头部高度的同时,保持一定的前进速度。这在地震自救或救援、室内火场自救和救援时有一定的价值)。这种步法行走起来很累、很痛、也很难受。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其实对身体是有一定损害的;所以一般的常规部队很少有这样的训练科目。但在一些个别的特殊部队(例如侦查兵部队和公安消防部队),出于锻炼腿部力量、磨练意志品质、特殊战术动作需要等要求,会有这样的训练方法。锻炼方法;双手背后,深蹲下,两脚外撤而行,行走中上身不准起伏。另外,鸭步行走还能应用于足球运动员对小腿力量的练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