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火影之祸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来袭

火影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3444 2016.04.19 01:14

  那双冷冷的眼眸,奈奈子很熟悉,勉强张开双眼,直视着门前的那道身影。

  “为什么?”她看着世上唯一的亲人,很平静的质问。

  团藏也看着世上唯一的亲人,冷淡道:“我不允许属下做出违背我意志的事情,这是根本原因。”

  亲人之间的血脉,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层无关紧要的关系,比其更重要的比比皆是。所以,奈奈子的举动无疑葬送了自己,尤其所涉及的人还是木叶的小白牙。

  小白牙是一柄他正在使用的利剑,只是如今也没办法令这柄利剑归心,所以他不能让小白牙变得更锋利,那样也许会伤到自己。

  奈奈子的行为就是磨刀石,不仅违背了他的意志,还要将他尚未掌控的小白牙磨得更锋利,他不会愤怒,也不会失望,因为奈奈子的存在不是独一无二的,可以替代的人太多太多。

  奈奈子沉默看着团藏,感受着从他身上传递而来的冰冷无情,紧闭着双唇,再无一丝开口说话的念头。

  从那双眼眸出现的一瞬间,她的心就冷了,也死心了。

  团藏仿佛能看出奈奈子的死志,冷冷道:“我会给你一个机会,体现出你最后的价值。”

  铁门缓缓关上,隔绝了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冰冷无情,也使得小黑屋重归黑暗。

  …………………………

  木叶的根里,有个人被囚禁了,就如街上一颗石子被人不小心踢飞,掉入了下水沟里,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远在外头的叶梓,也不可能知晓这件事情。

  如果知晓了又会怎样?

  团藏不知道,大蛇丸不知道,奈奈子也不知道。

  所以,团藏并不想叶梓那么快知晓,于是护送的任务便来到了叶梓的面前。

  尽管有诸多想法,但最终马车所行驶的方向还是大道,理所当然的,还会经过一座都城,也会再停留。

  与前夜里的汹涛巨浪不同,这一路,平静得可怕。

  那一夜疯狂来袭的赏金猎人像是掉入大海的水珠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可以理解为木叶小白牙的威慑力使得他们果断放弃,只不过叶梓却不认为这一路可以平静到达京都,那隐藏在幕后的黑手,为了利益又怎会善罢甘休。一天的平静后面,也许是难掩的波涛。

  马车缓缓行驶,叶梓走在前头,言叶在后,红和阿凯则在马车两侧。

  大路很宽,道路两侧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大风荡过,摇晃不止似波浪。

  这是一处很适合埋伏的地点,所以叶梓让第九小队做好心理准备,甚至,他自己的雷牙已经出鞘,握在掌中,保持着最容易出手的姿势。

  马车内,沐子静静看着前方的简陋木板,窗户关着,光线很暗却不至于什么也看不到,她能感受到来自马车的震动,可却察觉不到来自马车外的任何危险。

  这辆前往京都的马车,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马车停了,另一个是马车动了。

  她很清楚,那想要致她于死地的人是谁,更清楚那个人的脾性,是的,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那个人的心狠手辣,比父亲还要清楚。

  “木叶小白牙……叶梓……呵。”

  光线暗淡的马车里,沐子忽然露出美丽的笑容,如水的眼眸里,闪烁着复杂的意味,不可否认的是,那个男人真的进入了她的眼里。

  这是一个不能给与她安全感的男人,但很矛盾的是,她有充足的理由去相信,只要站在他的背后,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条路很长,一眼难望边际,走过这条路,便是离京都最近的城市,之后更是大路通达,剩下半天行程。如果对方还会动手,那么这里可以说是唯一的机会了。

  叶梓清楚这一点,举目远眺前方,周围很静。

  “嗯?”

  便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气息,速度略快,动作粗暴,没有任何隐蔽的意思,带起的声音顺着杂草而来。

  “保护好目标。”

  叶梓冷眼望向气息中最强的那一个人,浑身雷丝涌动。

  马车内,沐子听到叶梓依旧称呼她为目标时,忍不住撇了撇嘴,竟是对于马车外的危机没有任何感觉。

  她会害怕,却不会恐惧。

  有些东西,你不在意了,那就不打紧了,包括生命。

  然而,如今她不想再被动接受了。

  由她该承受的东西,她可以去承受,所以属于她的东西,就只能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沐子略微侧着头,眼睛微咪,目光仿佛要穿过木板,投向那很近却很遥远的家族。她安然如玉,神情淡如水,即使有刀在此刻来,她的神情也不会有半点变化。

  “我可不会死的,因为他可是木叶小白牙。”微咪的眼睛泛出冰冷的寒意。

  “所以,你可能要失望了…我亲爱的妹妹。”

  ………………

  剧烈的肢体行动,摩擦着成簇杂草带出大量的声音。

  仅从这一点,已经足够判断来袭的人并不是忍者。

  “一人不留!”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某个方向传来,随后利器割裂草束的声音层叠响起,草叶四散飞舞,数十道身影从草中窜出,目标很明确,直指马车。

  那是一个个身穿武士服的壮年男人,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把长刀,刀身上缠绕着充沛的查克拉。

  敌人来得很光明正大,声势先一步而来。

  第九小队的三人,立即接近马车,形成标准的万字阵型,守着马车。

  “武士?”

  看着这群拥有查克拉,却非忍者的武士,直接让叶梓联想到他们的身份,无非就是官臣或者富家豢养的门客。

  来不及多想,叶梓握着雷牙,迎向发出声音的为首之人。

  “雷流。”

  奔驰的身体,朝着四周辐射出大量的雷光,犹如一条条雷蛇咬向攻来的武士,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声,武士形成的包围圈瞬间被叶梓撕出一道口子。

  武士之中或许有强者,但大多数人都很弱,无非就是懂得运用查克拉缠绕在武器上增加锋锐度,或者灌注在身体四肢,增加矫健度和力量,如果刀技很渣的话,比一般的忍者还要好对付。

  相比那一夜来袭的大量赏金猎人,这群武士简直就是渣,所以叶梓才能这么毫无顾忌的脱离马车,直奔那个最强的人,因为在他看来,凯他们足够对付这群武士。

  事实也是如此,经历了那一夜的战斗之后,再对上这些武士,别说阿凯,连红也感受不到丝毫压力,轻松就放倒了好几个武士。

  这便是惨烈战斗的洗礼,比不上战争的洗礼,却是无比珍贵的一次经历和经验。

  惨叫声层叠响起,又很快静寂。

  叶梓的速度很快,快到这群武士的肉眼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影,便被高温的电流给弄倒在地,不至于死,却足够令被电到的人失去意识。

  领头人看到部下们被区区几个人砍瓜切菜似的解决掉,神情顿时变得很难看,身体微微颤抖着,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那一双难看的三角眼中,甚至浮现出了恐惧。

  叶梓很快来到这个人的面前,很轻易就看到领头武士眼中的恐惧,脸上不由浮现出不屑之色。

  尽管恐惧,但这个领头武士却没有逃跑,只见他缓缓拔出腰间悬挂的长刀。

  叶梓看着这个人,脸上的不屑渐渐消失。

  武士恐惧他的到来,身体很忠实的表现出来,但是那握刀的手却稳如山岳,形成明显的对比。

  叶梓没有动,但那个武士却动了,嘶嚎一声,抬起那缠绕着查克拉的长刀,以一种很快的速度逼向叶梓。

  那速度其实并不慢,只是在叶梓的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太弱了,多年前还非常弱小的他,在面对鸠枭都能击杀,更何况这个武士和鸠枭根本没有对比性。

  他迎着武士的攻势,有太多种使其一刀毙命的方法。

  雷光涌动,千鸟鸣动。

  叶梓化作一道雷光,斩过了那个领头武士。

  嗤!

  一条握着长刀的手臂旋转飞向空中。

  领头武士神情怔然迷惑,缓缓低头看着肩膀平滑的伤口,嘴唇动了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嗤啦!

  鲜血像是喷涌的泉水,不要钱似的喷了出来。

  领头武士背对着叶梓,跪倒在地,沙哑着声音说道:“为什么?”

  他领略到了叶梓的恐怖,也清楚知道对方可以轻易取去他的性命。

  “我问,你答,我会给你痛快的死法。”叶梓目光冷然,他留下这个人的性命,就是为了询问情报。

  领头武士悲凉一笑,冷淡道:“愚蠢的忍者,别小看武……”

  噗嗤!

  缠绕着雷丝的刀尖,从武士的后脑下方贯入,带着一条舌头和一个黑色的小药丸,从武士的嘴中刺了出来。

  “呃!”

  武士发出沉闷的惨叫声,顿时间一头的冷汗。

  “现在,我问,你写。”

  叶梓抽出雷牙,来到武士的身前,神情十分的冷漠,他这一刀的力道和精准度,不会令武士毙命,却能阻止常规的自杀手段,在出手之前,他也不确定武士会不会吞药自杀,只是觉得有必要这么做罢了。

  叶梓冷冷注视着满头冷汗的武士,刑侦手段是根里最基本的技能,所以他拥有很多的方法从武士嘴中撬出情报。

  “不要太乐观,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开口,如果你想痛快点,那就不要浪费时间。”

  领头武士睁着恐惧的双眼,发出呜呜的声音,鲜血夹着一些肉末,顺着唇角流向下颚、胸膛,不一会就染红了胸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