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火影之祸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火影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1185 2015.02.19 19:58

  白茫茫的一片雨幕之中,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透过朦胧模糊的雨幕,隐约可见一抹深红。

  哪怕大雨成帘,叶梓也感受得到那投过来的目光。

  “呵…”

  他低低冷笑一声,转瞬淹没于如涛雨声之中。

  狂风、惊雷、大雨,这场酝酿了一天的狂风暴雨并非偶然,也非仓促,那个人什么时候在这里,此时此刻又在想着什么,他不想知道。

  雨珠成簇压向身躯,叶梓大步跨出,数息间便看清站在雨幕中注视着他的人。

  没有驻足,也未将目光望向那个女孩,迎着大雨与惊雷,与之擦肩而过。

  玖幸奈无视从发际流下滑过眼眸的雨水,努力盯着叶梓的漆黑双眸,可直到那个身影从身旁大步走过时,她也只能看出幽深的一片黑暗,以及漠视的光芒。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分明感受到平时若隐若现的拒人气息在这一刻,在那冰冷的雨水中无限发大,顷刻冷得她身骨寒颤,渗到心脏边缘。

  他似乎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她:止步。

  她咬着唇,眼皮微垂,掩去刚浮现的黯然。

  那一夜之后所产生的疑惑,总会时不时从脑中浮现。

  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变得如此突然?变得如此莫名其妙,于此刻雨中,更加不解。

  一年多的相处,以为足够了解,到头来才发现,那个他,也许不是他。

  豁然间,玖幸奈转身,目光穿过成帘雨幕,嘴巴微张,却突如喉间梗了一根刺,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默默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雨幕之中。

  睁开的眼睛终于抵挡不住雨水的肆虐,眼前模糊了一片。

  仿佛,那个总是带着北星夜来敲开大门的人是假的,如泡沫般脆弱。

  “与其这样,为什么要来救我?”低沉的声音转瞬被风雨声吞噬。

  那靠坐在树干上,垂着头,浑身血淋的样子早就深深刻入玖幸奈的脑海中,也许往后都抹除不了。

  她孤独的站在雨中,双手环抱着双肩,哪怕有大雨帮忙掩饰,她也努力着不让眼泪滑落。

  她只是不明白,不明白叶梓怎么会变成这样。

  最初来到木叶时,一切都是陌生的。

  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

  不止这样,还有毫无缘由的恶意。

  所以她也开始刻意漠视着周围的一切,渐渐去抵触着这一切。

  直到,开始有了所重视的人。

  可是,这对她而言十分珍贵的存在,似乎正在莫名其妙的失去,而她却不知道其中缘由。

  轰隆隆…

  风雨声大作。

  耳中充斥着雨声。

  那不停落向头顶的雨珠突然断了,一把在这样雨势中依然坚韧的伞替她遮住了大雨。

  玖幸奈茫然抬头,只看到了伞,她心头忽然一热,猛地侧头望向举着伞的那个人,映入眼中的,却是那曾经十分讨厌的温柔的脸。

  不是他。

  水门默默举着伞,只是关心注视着玖幸奈。

  “没人跟你说过,你这样温柔像个女人吗?”玖幸奈低声道,那阻挡雨势的大伞,终于阻碍了慢慢侵蚀心脏的冰冷。

  偌大的雨声中,水门竟是将那低低的声音尽数听入耳中,他只能温柔一笑,什么也没说。

  这时,他在看着玖幸奈,也在想着叶梓。

  他同样不解,与北星夜、与玖幸奈一样不解。

  ----------------------------------------

  第二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小规模的纷争却没有休止的迹象,附庸在五大国内之中有着无数的小国以及血缘家族,他们弱小,无法撼动大国,却能将目光投向同样弱小的存在。

  蚕食、掠夺、又或是纯粹的欲望。

  不管基于何种原因,小国与小国之间的纷争一直没有停止过,它们似乎化身为自然界中的生物,犹存劣汰。

  而已经开始注重修生养息的大国以及忍村则是坐视小国之间的碰撞,明面上不去干涉,暗地里却让忍村从中接取任务获取盈利,木叶自然也不例外,难度较高的任务多半都是从小国手中接取,其中不乏刺杀一国之主的任务。

  火影办公室。

  三代火影食指缓缓敲着桌上的一张纸,沉吟间抬头看着眼前的小队,带队的是他得意的门生大蛇丸,尽管这段时间来大蛇丸小队表现极为优异,可想要执行难度近乎S级的任务还是具备极大的风险,他不担心大蛇丸,却担心已经成长许多的后辈。

  百废待兴之时,新的血液至关重要。

  这一代中出了很多姣姣者,以叶梓、水门、玖幸奈为首,这些都是木叶宝贵的人才,虽然木叶急需接取任务来获利,但也要侧重考虑人才的保存。

  想了许久,三代火影决定不让大蛇丸小队领取这个任务,毕竟这个队伍内可是有着两个天才,其中一个还是九尾人柱力。

  “大蛇丸,这个任务并不适合你们的小队。”三代火影缓声道。

  大蛇丸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嘲讽,冷淡道:“叶梓擅长刺杀,玖幸奈拥有出色的感知能力,北星夜的耳朵可以捕风捉影,加上我带队,究竟哪里不适合?”

  三代火影顿时哑然,看着神情冷淡的大蛇丸,揉着额头一脸无奈。

  大蛇丸知道三代火影的侧重趋向于人才,相对于一个任务的盈利,人才的保存才是最重要的,可在从小便在战火中成长的大蛇丸看来,若是连一个并非必死的任务都无法执行,那么这样的存在称得上是人才吗?

  死,就是失败。

  生,便是价值。

  “三代火影,恐怕你还是低估了他们。”大蛇丸冷冷一笑。

  三代火影瞥了眼叶梓他们,随即望向大蛇丸,认真道:“大蛇丸,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大蛇丸立刻道。

  “唔…”

  三代火影沉吟一声,敲动的食指忽然一止,眼神慢慢变得严厉起来,他盯着大蛇丸,沉声道:“我同意你接取这个任务。”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大蛇丸会明白的。

  大蛇丸嘴角微微一勾,领取相关的任务说明后,带着叶梓他们走出办公室。

  三代火影目送着大蛇丸他们离开,低低叹了口气。

  那个带队以来便无学生存活的男人,这一次会是认真的吗?

  风险总伴随着收益,一个忍者想要飞快成长,战争是最快的捷径,同样死亡的风险也是最高的。

  “不要让我失望啊…”

  三代火影低低喃语,这段时间来,大蛇丸小队领取的任务难度逐步提高他也注意到了,冥冥中,他似乎也察觉到性子冷漠的大蛇丸心中似乎有了什么期待,而那个期待…多半便是那个与大蛇丸小时候很像的孩子。

  “他会是第二个大蛇丸吗?”

  三代火影微微摇头,又想到另一个天才,波风水门…

  -------------------------------

  对于大蛇丸接取难度极高的任务,叶梓他们并没有意见,因为此前大蛇丸已经跟他们通过气。

  也许是出于对大蛇丸实力的信任,连北星夜对这一次的任务也没有产生半点恐惧。

  其实,在多少次的任务中,北星夜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

  “任务是刺杀灰之国的国主,相关事宜路上再说,现在立刻着手准备出发。”

  大蛇丸看着三人,冷淡道。

  叶梓闻言立即转身往住宅的方向走去,反观玖幸奈和北星夜也是如此,他们事先知道会接取到一个难度较高的任务,但却不知道是远赴他国的刺杀任务。

  身为一个合格的忍者,地理知识是必须要掌握的条件之一。

  灰之国身处火之国与土之国的缝隙之中,说是缝隙,其实也是相对于地图的板块而言,那区域并非很小,而且,在那样的区域里存在着许多的小国。

  这一次,发布任务的是与灰之国对立的草之国,由于草之国一直被灰之国压制,在多次交战中劣势愈发明显,到了岌岌可危的情况下,草之国才倾尽仅剩的资金去木叶村发布任务,想要借由刺杀灰之国的国主来得到战争的胜利。

  一般而言,刺杀国主并非就能取得战争的胜利,然而,对于现在的灰之国而言,若是国主被刺杀成功,确实很有可能就让草之国获取胜利,因为灰之国的国主是个很出色的人物。

  做好远行的准备后,大蛇丸小队走出了木叶村的大门。

  一路上,大蛇丸详细叙述发布者提供的简量情报,其中比较有用的情报便是灰之国麾下有不少的忍者,并且灰之国国主本身便拥有不菲的实力。

  仅是这些情报,就可以表明这一次任务的难度。

  草之国位于火之国和土之国的夹缝之中,那是五大国未囊括在内的版图,与之相邻的便是灰之国,两国相邻,争斗从建国那一刻都没有休止过,受到第二次忍界大战的影响,两国的国力都遭到大幅度的削弱。

  被夹在大国之间的感觉并不好受,想要冲破这个桎梏只能吞并、壮大,争取有一天能拥有和五大国抗衡的势力。

  第二次忍界大战带来灾难,也带来机会。

  在大国无余力的情况下,是小国吞并壮大的最好时机。

  大蛇丸小队经过沉闷的长途奔袭,于傍晚时分来到被众多植物环绕的草之国警戒区。

  一名戴着护额的忍者从黄昏余辉中现身,对着止步的大蛇丸等人喝道:“站住!”

  大蛇丸看着那名忍者,冷淡道:“我们是木叶的忍者,此次接取贵国委托前来,这是信物。”

  说完,大蛇丸掏出一个卷轴,没有贸然扔向这名忍者,而是扔到这名忍者面前不远处的地上,后者身体瞬间紧绷,极快的扫过落地的卷轴,打了个奇怪的手势,随即挥出手中布满尖刺的藤条,麻利的将卷轴卷回手中。

  握着卷轴,这名忍者慢慢退了两三步,随后打开卷轴,片刻之后确认无误,这才收起卷轴,眼中的敌意和警惕也随即弱了好几分。

  “久等了,木叶的忍者。”

  向着黑暗中的同伴打了个手势后,这名忍者勉强挤出一缕笑容,客气的道:“请随我来。”

  大蛇丸微微点头,跟在这名忍者的后面,叶梓三人见状稍微放松了下,老实跟在大蛇丸身后。

  黄昏余辉很快就消散在天地之间,夜幕缓缓垂降。

  大蛇丸行走在林间之中,目光时不时掠过黑暗中,他很容易就可以察觉出躲藏在黑暗中的忍者。

  “数量不少…草之国的忍者体系已经完善到这种程度了吗?可即使如此还被灰之国所压制,看来小国的忍者体系正在飞快成长。”大蛇丸眼中闪动着思索的光芒。

  直到银月悬空,大蛇丸小队才来到草之国内,受到草之国不算热烈也不算冷淡的欢迎,不过尽管在战争时期,草之国还是妥善的为叶梓他们安排了食物以及住宿。

  “呼,第一次感觉躺在床上是件幸福的事情。”饱食一顿的北星夜大咧咧的躺在床上,一脸的满足。

  玖幸奈坐在靠近墙角的床上,埋怨着草之国竟将他们一行人安排在一间房间里,不过身为忍者,这也并非难以接受。

  “早点休息吧,也许明天一早就要前往灰之国。”玖幸奈拍了拍枕头上的灰尘。

  “嗯。”北星夜从床上起身,看向站在窗前沉默不语的叶梓,道:“叶梓,你在看什么?”

  叶梓闻言,微微侧头看了眼北星夜,淡淡道:“没什么。”

  北星夜听着叶梓冷淡的语气,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带着微笑道:“那早点休息吧,这次任务可是我们小队有史以来最有难度的一次,还得先养足精神。”

  玖幸奈拍着枕头的动作突兀一止,盯着枕头沉默,眼角余光却在关注着叶梓。

  叶梓转过头,看向窗外夜色中的大片不知名的植物,淡淡道:“我不累,你们先休息吧,我出去走一下。”

  说完便直接往门口走去。

  北星夜看着叶梓开门走出去,随后望向玖幸奈,神情沮丧。

  “休息吧。”玖幸奈若无其事的又继续拍起枕头,似乎想将枕头上的灰尘拍得一干二净。

  北星夜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

  草之国与植物共存,夜间虫鸣不止,一出门便能嗅到浓浓的清香味。

  由于草之国接待他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说明夜间不能随意行走,所以叶梓也不客气,在大蛇丸还未回来的时候,逛了起来。

  忽然间,一下破空声从耳侧响起。

  叶梓神情不变,侧头一偏,只见一道黑影与脖子擦边而过,落向沙地,借着灯光一看,却是一根绿色的尖刺,似乎是以一种不知名的植物所制造而成的暗器,形似千本。

  被莫名其妙的偷袭,叶梓并不生气,转身望向一栋被藤蔓缠绕的房子屋顶。

  “你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你。”那屋顶之上,一名相貌分外好看的妙龄女子盯着底下的叶梓,语气疑惑而警惕,然而,黑暗之中,那眼睛里却闪过一丝隐秘的狡黠。

  叶梓没有看到女子眼中的狡黠,只当对方误会,所以客气的解释道:“我是木叶忍者。”

  他以为这么解释就可以了,然而,那名女子又掏出一根绿色的千本,语气森然的道:“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

  这一刻,叶梓才有点明白,对方似乎是故意找茬。

  目光慢慢冷下来,叶梓看着对方攻击欲望极强的姿势,并没有拔刀,只是冷冷看着屋顶上的女子。

  “第一次偷袭我可以理解是误会,如果你再出手的话,哪怕这是你的地盘,我也不会客气!”

  “嘻嘻。”

  皎洁月光下,面对叶梓充满冷厉的声音,女孩不为所动,嬉笑间,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战意,攻击的姿态更为明显。

  这一举动被叶梓收入眼中,右手掌已是攀向悬挂在腰间的短刀,随时准备反击,如若这里不是在草之国,他根本不可能会在对方选择攻击的时候去反击,而是直接主动出击。

  叶梓仰着头,死死盯着女孩,漆黑的眼眸中酝酿着丝丝杀气,一旦有人对他产生威胁,那么他不会理会其他的因素,所要做的就是根除危险。

  “我早想看看,大国的忍者究竟有多么厉害。”

  女孩从特制的忍具包中抽出几根深绿色的千本,在月光下闪烁出点点光泽。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哦,木叶的忍者,这根刺,是有毒的哟!”

  清脆悦耳的声音一落,站在屋顶之上的女孩忽然化作飞舞的众多萤火虫,缓缓飘荡在半空中。

  “而我…也是有毒的。”

  惊愕于女孩突然变成萤火虫群时,一声低低的冷语响在耳侧,那个女孩不知何时,已然悄悄出现在身后,叶梓神色微变,握在刀柄上的手瞬间一动,又瞬间一止,一只葱白小手轻轻按在他的手掌上,却犹如千钧之力,令他的手再不能寸进一分。

  “这个女孩…”

  叶梓眼中浮现惊讶之色,左手已然迅速结印。

  “你输了哦,木叶的忍者。”

  伴随着清脆笑声,以及得意的话语,女孩像是依偎在叶梓的肩膀上,一手按住他抽刀的手,另一手捏着一根绿色千本抵着他的脖颈,粉嫩的唇轻轻触过他的耳侧。

  叶梓面无表情,就在印即将结成的时候,一声怒斥传来。

  “言叶,给我住手!”

  一个与言叶有着同样发色的中年男人大步走过来,一脸的怒气。

  这时,叶梓突然止住结印的动作,默默看着来人。

  “感谢这个人救了你,天真的人。”他默默想着,尽管身后温香软玉,尽管这个女孩对他没有丝毫杀意,但是,一旦夺回主动权,他不会手软。

  “哦。”

  言叶撇了撇嘴,乖巧的放开双手,往后退了几步。

  中年人瞪了她一眼,随即歉意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叶梓,道:“抱歉,小女比较调皮,请相信这并非经过授意所采取的行动。”

  叶梓点了点头,冷漠道:“我可以离开了吗?”

  “当然,这是阁下的自由。”中年人微微一笑。

  叶梓闻言,抬脚就走,这时,身后的女孩问道:“喂,木叶的忍者,你叫什么名字?”

  叶梓止步,顿了一会后,冷淡道:“叶梓。”说完没有在留步。

  言叶看着叶梓的背影,嬉笑道:“本小姐叫坊间言叶,记住了,这是打败你的名字,我也记住你了,你可是本小姐第一个打败的大国忍者!”

  “坊间言叶吗…”

  叶梓没有理会言叶那看上去有点幼稚的叫嚣,事实上,这个人的实力也许并不比玖幸奈弱,如果没有那么天真的话,也许他真的会阴沟里翻船。

  待叶梓走掉之后,中年人毫无征兆的一掌拍向言叶的头,后者灵敏地一躲,闪过这一掌。

  中年见一掌落空,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掌,叱道:“你想死吗?”

  言叶翻了翻眼,撇嘴道:“有你这么对亲生女儿说话的吗?”

  中年人顿时语塞,完全拿言叶没有任何办法。

  言叶嘻嘻一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后,懒懒道:“老爹,木叶的忍者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吧?我可是事先打过招呼了,可是那个小子还是被我一招制住了,如果我想的话,刚才就能轻易杀掉他了。”

  中年人拍了拍额头,说得好像你比人家年龄大一样,他看了看叶梓离开的方向,沉声道:“不要小看天下人,刚才那个人,如果我不出面喝止你的话,他所结的印不知道是什么忍术。”

  “结印?”

  言叶一惊,随即白了老爹一眼,道:“我可是制住了他一手,他怎么能结印,老爹,你又在吓唬我。”

  中年人沉默,片刻后认真道:“单手结印,也许是我见识短浅,至少我所交过手的人之中,没有人曾经单手结印过。”

  见老爹说的认真,言叶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微歪着头,思忖着单手结印的可能性,不过才想了一会,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突然大叫道:“那刚才岂不是不算数?”

  “什么不算数?”中年人没反应过来言叶所说的是什么。

  “刚才的交手啊。”言叶的双颊鼓起,像是一只发怒的河豚,“不行,我得再去找他。”

  中年人闻言果断一掌拍向言叶的头。

  言叶一个后仰,又轻松躲过这一掌,令后者又尴尬的收回了手。

  轻蔑地瞟了一眼老爹,言叶懒懒道:“老爹,下次不要这么幼稚了。”

  “……”

  ------------

  同一时间,交割情报后大蛇丸返回草之国所安排的住宅。

  回来的路上,他没有选择最近的路,而是在刻意与不刻意之间,选了一条不算远,也不算近的路。

  一路上,他一直在观察着种植在草之国内的诸多奇异植物。

  这些植物有一部分有着明显的人为管理痕迹,有一部分则是任其生长,显然,这些被人为管理过的植物一定有着其作用性,譬如毒…

  相对于生物毒,有的植物毒或许并不比生物毒差,而大蛇丸自身也是比较擅长使用蛇毒,只不过队里有纲手这样的用毒高手在,他便没有将过多的精力放在毒这一块上,但是,这却不妨碍他对毒感兴趣,或者说,他对这些植物的作用更感兴趣。

  “有机会的话…”

  大蛇丸眼中掠过浓浓的兴趣,此时此刻,他开始对这些从未过多注重过的小国提起了兴趣,能在大国之间的夹缝中生存,必然有不同凡响之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