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我家都是工业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生赢家难敌国无干城(上)

我家都是工业人 名不可简 3750 2020.01.04 23:48

  炎炎夏日,万里无云,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什么都不做,只要站在太阳下几分钟,就会让人大汗淋漓。

  此刻,在新源纱厂的动力车间外,有一群人却毫不在意天上的太阳,全都焦急的看着动力车间里那些忙碌的身影,纵然汗流浃背,也不肯离开片刻。

  终于,一个人影从略显幽暗的车间里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说道:“好了。故障已经排除,你们可以回去继续开工了。”

  此言一出,就看到那些人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后就一哄而散,带着轻松的神色,疾步向着纺织车间走去。

  现场只剩下了一个人没有离开。

  留下来的那个人,一步跨入门前仅有的阴凉处,对着那个人影说道:“张师傅,辛苦你了。”

  “让大家久等了,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

  说话之人正是张百顺,听到刘经理的关心之后,一脸惭愧的对着刘经理说道。

  “张师傅,这也不怪你,谁都知道,日本人的机器不耐用,现在赶工赶得厉害,你们能够保证机器一直平稳运转,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走,咱们到我办公室聊会。”

  刘经理的热情,让张百顺颇为受用。

  随后,两人就来到了刘经理的办公室,闲聊了几句,刘经理很直接的将一封银子推到了张百顺的面前。

  有些意外的看着桌子上的五条银元,张百顺问道:“刘经理,您这是?”

  刘经理笑着说道:“最近厂里能够正常生产,你们当记首功,也着实辛苦了些。这些赏钱,是东家让我交给你的。”

  张百顺说道:“东家太客气了,那些工作都是我们的分内之事。”

  刘经理摇头说道:“最近几个月,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你们机修组加班加点的保证了设备的正常运行。要知道,现在能够做到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工厂,并没有几家。就这方面来说,你们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这些赏钱,你就安心收下吧。”

  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缘故,欧美列强暂时无暇东顾,加上战事越拖越久,各种物资的消耗也随之猛增,沿海的纺织工业,因此迎来了难得的黄金时期。

  每个工厂都在加班加点的搞生产,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可是,当时的设备在可靠性和稳定性等方面,还无法和后世想比。

  不间断的开动机器,没有了停工保养的时间,致使机器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为了确保设备正常运转,就需要维修机器的技术工人一刻不停的监视机器的动静,一旦有问题,立马维修,争取将停工的时间,缩短到最小。

  然而,可以确保机器连续正常运转的机修工人的数量却奇缺,这样,他们就成了各大工厂争相邀请的对象。

  从别的工厂高价挖人,确保自己工厂的生产,成了一种解决燃眉之急,行之有效的办法。毕竟,短时间内新建的工厂,实在太多了,如雨后春笋一般的纷纷冒了出来。可是,合格的技术工人,却不是短时间能够培养出来的。因此,技工的身价随之飙升。

  当张百顺拿着那封银子,离开刘经理的办公室以后,才想明白,为什么东家会突然给自己发丰厚的赏钱。

  拿到银子之后的张百顺,没有继续待在工厂,而是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就看到刚娶进门不久的妻子孔氏,正在收拾屋子。

  张百顺就高兴的喊道:“媳妇,快来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当孔氏看到那些银元之后,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些钱是从哪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张百顺说道:“全都是厂里发的。最近厂里生意好,东家怕我跳槽,就给我发了赏钱。”

  听到是合法得来的钱,孔氏就高兴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有了这些钱,咱们就可以将你借你师父的二百元给还了。”

  张百顺之所以能和孔氏结婚,还要多亏了他师父宁技师的介绍,就连他的新房,都是在他师父的支持下购买的。

  张百顺点了点头,说道:“是该还钱给师父了,师父他们家大,花销肯定比咱们要多很多。”

  接着孔氏又问道:“现在你们厂里的生意好了,以后是不是还会给你涨工钱?”

  张百顺说道:“那是当然了。以后我的工钱会越来越多,咱们的生活肯定更加的美满幸福。”

  就这样,在张百顺进入新源纱厂的第三年,开启了人生赢家模式,工钱大幅度上涨,高收入、低竞争、有地位的工作,带来了有房有车有存款的生活。

  幸福美满的生活,又让张百顺干起活来充满了动力,就在他月薪突破百元大关的时候,大儿子张有志出生了,紧接着大女儿张春花也出生了。

  儿女双全的张百顺,感觉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如此的充实和美好。虽然报纸上时不时的刊登了哪里打仗的消息,可是并不影响他的心情。看过之后,往往是一笑而过,丝毫没有觉得那些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

  等工厂彻底适应了三班倒的节奏以后,他的工作时间也相对固定了下来,每天可以准时下班。回家之后,逗逗小儿女,那种感觉妙极了。

  孔氏也在张百顺的百般呵护下,向着富家太太的方向发展。逛街,听曲,看戏,参加种种娱乐活动的兴趣都培养了出来。

  就连张百顺也不例外,变得喜欢去外面吃饭了。也着实在外面结交了几个酒肉朋友,时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吃肉。

  有一天,张百顺和朋友们又聚在了一起。当然一桌丰盛的酒席是少不了的。三杯下肚,五杯入口之后,众人畅所欲言,聊些时新的玩意。

  “你们知不知道,这次我去法兰西都看到了什么?”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可不想猜。你看到了什么新鲜的玩意,就直接告诉大家得了。”

  “你们可不知道,现在整个欧罗巴都快打成一锅粥了。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意大利人,几乎所有的列强都在打仗,简直要把整个欧罗巴粉碎,那大炮,震天响,汽车多的都排成了长龙,码头上的战列舰,那炮口简直比我的腰还粗,那……”

  “让他们打吧,最好两败俱伤,说不定到时候咱们还能间接的捞到好处。”

  欧洲战场的风云和血腥,在他们的嘴里,变成下酒之菜和谈笑之姿。

  高高兴兴的聊完了列强们相互厮杀的游戏之后,有人话锋一转,说起了国内的事情。

  “你们说,北边这次选举,谁会获胜?自从袁大头死后,北边那些人就一直不消停,你方登罢我方出,简直像是在唱大戏。那些个手握重兵的北洋将军们,可都盯着大总统宝座呢,你们说,大总统的宝座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

  “要我看,他们都没戏,大总统的位子最后还得回到孙先生的手里。”

  “不能吧,现在孙先生的手里可没人也没枪?”

  “别看孙先生现在没人没枪,到时候那些对北洋不满的人,肯定会跳出来帮助孙先生的。”

  家国大事,在他们的口中畅畅而谈,颇有几分高瞻远瞩、指点江山的意味。

  只有张百顺在那里随声附和,没有发出一丝的个人见解。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百顺,你也来说说你的看法。老半天了,都不见你发表意见。”

  张百顺只能说道:“咱们喝酒,还是莫谈国事为好。其实,他们的死活,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是谁胜了,或者败了,最后,不还得依仗咱们这些人为他们工作吗?”

  张百顺的话,引起了酒桌上所有人的共鸣,说的也是,他们都是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技术人员,原本就和那些遥远的权利斗争不相干。

  其实不是张百顺目光短浅,不关心国家大事,而是他的义父曾经再三叮嘱过他,一辈子要远离朝廷,远离洋人。

  远离洋人,这件事,经过他的观察,好像有些小题大做了,此时已经不太需要了。可是远离朝廷,这件事经过他这些年的观察,还是觉得坚定的听从义父的叮嘱去做,最好。

  他们这些朋友的收入都在中上水平,内心深处,其实也不太关心,外面到底是谁在掌权,或者谁胜了谁败了。

  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阶层,有吃有喝,有房有车,最是该享受生活了。

  直到有一天,张百顺的师父宁技师,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他家,打破了他家的宁静。

  看着师父疲惫的样子,张百顺连忙问道:“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宁技师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说出了目的,道:“为师今天过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张百顺说道:“师父,您说,弟子照办就行了,还说什么拜托不拜托的话。您这是拿弟子当外人了。”

  宁技师叹了口气说道:“你平哥他们不争气,挣钱的本事没学会多少,可是花钱的本事却样样精通。如今为师不得已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

  听师父说的如此客气,张百顺有些慌张了,连忙说道:“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技师说道:“为师前几天偶感风寒,那大夫看过之后,说为师时日不多了……”

  不等宁技师说完,张百顺就急了,说道:“是哪个大夫在那里胡说八道,弟子这就去找他理论,理论。”

  宁技师伸手将张百顺按在椅子上,说道:“你不用去了,诊断是孟河丁大夫下的。”

  听到诊断是丁大夫下的以后,张百顺就知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了,随后一脸担忧的问道:“师父,丁大夫说您还有多久?”

  宁技师说道:“也就十天半月的光景吧。”

  听闻此言,张百顺的眼眶里,立刻泛起了泪花,说道:“师父,您要让弟子做什么,弟子一定完成您的心愿。”

  宁技师说道:“你平哥他们的心性算是改不过来了,可是为师担心,等我去了以后,他们会将家业全部败掉,到时候露宿街头。”

  张百顺赶忙说道:“师父,您放心。我还能挣钱,支援平哥他们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宁技师摇头说道:“为师,就怕你以后碍于恩情,不停地给他们钱财,今天这才过来嘱咐你。”

  张百顺一脸不解的看着师父,问道:“师父,那您想让弟子做什么?”

  宁技师说道:“如果将来你平哥他们将家业败掉了,我想让你传授瞳儿机修的手艺。”

  明白了,全明白了,张百顺不禁对师父的高瞻远瞩,无比的佩服。

  在答应了宁技师的嘱托之后,张百顺还专门去学校里看了一眼平哥的儿子,宁远瞳。

  可惜,张百顺在和宁远瞳接触之后,发现他的心性和他爹一样,瞧不起他们这些工人,心里想的是,长大以后一定要当官。

  在送走了师父之后,两家的联系,果然变得淡了起来。主要是宁家之人,看不上张百顺这个整天在工厂和油污打交道的人。

  刚开始还算热情,可是到了后来,热情消退之后,张百顺就很少上门了,一心过他自己的那红红火火的小日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