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我家都是工业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家都是工业人

名不可简

  • 现实

    类型
  • 2019.12.30上架
  • 11.58

    连载(字)

69位书友共同开启《我家都是工业人》的现实之旅

见习我是一棵老树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回乡祭祖

我家都是工业人 名不可简 3199 2019.12.30 00:50

  公元2011年11月8号,农历十月十三,辛卯年己亥月丁卯日,立冬。

  秋风已逝,冬日降临。

  还有些许枯黄的树叶零星的点缀在苍劲的枝丫上。虽已是正午时分,但天空依旧阴沉,没有一缕阳光能够刺穿厚厚的云层,温暖大地。

  在这种萧瑟,枯黄,清冷,阴沉的天气下,却有一人正在山脚下活动。仔细一看,原来那里是一片坟地。

  不用猜,那个人就是我,张有道。

  独自在凌乱的坟丘之间穿行,并在每个坟前放上一些祭品。其实我心里是不太愿意的,毕竟我并不知道里面埋葬的到底是谁,甚至还会想会不会拜错了对象?

  可是父亲的再三嘱托,让我不得不为那些无名之丘送上应有的祭品。

  从远及近,花了好大一会儿,才将那些不知名的坟墓祭祀完毕。

  终于走到了我曾祖父和祖父等人的墓碑前,紧接着就开始摆放祭品。别多想,给我曾祖父和祖父的祭品,并不是平常的瓜果、纸钱、香烛、牲畜。

  而是一张张充满了工业美感的纪实照片。照片上的内容很容易辨认,火车汽车、飞机坦克等等。

  如果被一个思想守旧的人看到如此祭祀,恐怕会说我不尊重传统,不合礼仪吧?对此,在我小时后也曾经也疑惑过,为什么我们家的祭祖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和电视上的不一样。

  可是当我长大了以后,明白了,为什么每次我家的扫墓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祭祀祖先的本意是告慰祖先后人们的生活。在农业社会,所以要用三牲五谷等东西,表示后人生活美好不缺吃穿,可是如今进入了工业社会,再用农业时代的祭品就显得落伍了。

  既然进入了工业时代,那就该适时的汇报一下现在社会发展的情况,让他们知道我等后人绝不是安于享乐、蝇营狗苟之辈,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将照片按照时间顺序摆好之后,我就开始了最为严肃的祭祀了。

  神情肃穆的进行了三次跪拜。

  可是等跪拜完毕之后,肃穆的神情就随之丢弃了,转而露出了一脸的轻松,并开始了接下来的焚烧环节。

  在点燃每一张照片的同时,我都会用简洁的语言解释照片上的内容。

  在我曾祖父的墓碑前,我首先点燃了一张步枪的照片,并介绍道:“曾祖父,这是咱们国家刚刚定型生产的CS/LR4高精度狙击步枪,比它的前辈88式狙击步枪要强很多……”

  等高精狙的照片化作灰烬之后,我又点燃了墓碑前的第二张照片,PHL-03式300毫米火箭炮。

  “曾祖父,这是咱们国家装备部队最新式的火炮……”

  接着第三张,第四张,……,直到燃尽最后一张摆放了上百台纺织机的生产车间为止,才算结束了对曾祖父的汇报。

  至于为什么我要在曾祖父坟前焚烧这些东西,那要从我曾祖父的生平经历说起了。这里就不细说了,以后会告诉大家。

  随后,我就来到了爷爷和奶奶的坟前。和曾祖父不同的是,我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过,对他们的记忆很是深刻。虽然爷爷刚过六十就去世了,可是小时候他对我的教育和启蒙,至今都还影响着我的生活。

  和曾祖父不同的是,给爷爷的照片,直接显示出了他的身份,曾经的钢铁工人。

  十几张照片,全都是最新的钢铁成就,有航母用钢,有高铁轨道用钢,有大型锻件用钢,有特种合金钢……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钢材的牌号极为丰富,用途极为广泛,特种钢材也不在少数。

  烧完以上的东西以后,接着就开始向所有祖先们一起汇报,这五年来国家取得的新成就了。

  每点燃一张照片,我就会念道几句照片上的内容:

  “这是咱们国家刚刚新建的高速铁路,还有引进的和谐号动车组,虽然它的时速只有200多公里,我相信等咱们国家消化吸收之后,肯定能做出速度更快的咱们自己的动车组来。”

  “这是咱们国家正在研制的最新型的第四代隐身战斗机,它未来的正式型号可能是歼-20,未来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隐身战斗机之一,你们再也不用担心,以后会有敌人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了。”

  “这是国庆六十周年阅兵展示的最新的东风-31甲洲际战略核导弹。”

  “这是神舟七号,蛟龙号,还有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

  一张张照片上,记录着五年来公开亮相的国家最新的工业发展成就。

  当我焚烧并介绍完最后一张照片,就要起身离开的一瞬间,正午的阳光终于刺破了阴沉的天空,给大地带来了一丝温暖。

  “这老天爷还真给面子啊!”

  抬头看了看刺破云层的道道光柱,我就转身回家了。

  ……

  我叫张有道,生于1977年,今年34岁,生长在一个有些特殊的家庭里。并不是说我家的家庭成员或者其他物质方面特殊,而是有一个特殊的家训。

  从记事起,奶奶就不停的给我灌输了一个明确的概念,我们张家之人都是要搞工业的,一天国家不实现工业化,我们就不能放弃努力。

  甚至父亲还从小教我背诵一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家训打油诗。

  “谈风花雪月,不如精通物理化学。

  颂诗词歌赋,不如思考天文数学。

  修琴棋书画,不如学习机器工业。

  慕升官发财,不如会造坚船利炮。”

  就是这四句家训,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时不时的在我耳边唠叨。直到十年前我还不明白这几句话的含义,直到最近才真正体悟到这几句话的真谛。

  在乡间小路上开了二十分钟以后,我就回到了位于乡村中的老家。说是老家,其实是曾祖父跟着义父长大的地方,也是我爷爷曾经避难的乡村。

  在二十年前父亲做生意赚到钱以后,回来买来的地基,重新建造的四合院。以示我家的根在这里。

  虽然我不常回来,可是父亲却喜欢时不时的回老家住几天。老家的房子建造的十分结实,各种生活设施也十分完善,加之有专人打扫,所以我们一家人回来祭祖的时候都会在老家居住。

  天气不好,村子显得有些安静,巷子里几乎没人。

  等我走进家门,就看到五岁的儿子张星辰,隔着窗户向我喊道:“爸爸,你回来啦。坟地好玩吗?”

  这话说的,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祭祖这么严肃的事情,居然被小家伙用好不好玩来描述。

  没等我回答,房间里的父亲就喊道:“星辰,等你长大了,你爸爸会带你去的。”

  然后,父亲又对我说道:“都办好了?”

  “好了。”

  “每个坟前都放祭品了吗?”

  “爸,那些坟好像不是咱家的吧,怎么我还要给他们扫墓?”

  “那是于家人的祖坟。”

  听完父亲的话,我瞬间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听着我和父亲谈话,儿子并没有插嘴,等到我们说完之后,他才开口问道:“爸爸,你和爷爷在说什么呢?”

  “说咱家的来历。”

  “爸爸,什么是来历啊?”

  “就是咱们家祖宗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明白了吗?”

  “不明白。”看到儿子那一脸的疑惑,我不禁笑了起来。让他明白什么是祖先,什么是家族历史,恐怕还有些困难。

  “等会,让爷爷给你讲一讲祖先的故事,好不好?”

  儿子听到有故事听,就连忙点头。

  然后对我说道:“爸爸,刚才爷爷就在给我讲故事的。”

  随后,我就看到了沙发上的老相册,当即露出了一脸的微笑,说道:“爸爸小时候,也听我爷爷给我讲过故事。”

  和儿子互动完毕之后,我就向父亲问道:“爸,有德和有仪还没回来吗?”

  父亲张铁流说道:“他们在路上耽搁了,要到晚上才能到家。”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都能耽搁?”

  “这次有德和有仪能及时赶回来就是行了,扫墓又用不着他们去。”父亲张铁流随口说道。

  这种五年一次的祭祖活动,也是全家人回来团聚的日子。

  “爸,今年二叔回来吗?”

  “你二叔最近很忙,赶不回来了。”

  “二叔他们又在搞突击了?”

  就看到父亲点了点头,说道:“最近几年,你二叔他们身上的任务不轻,咱们国家的工业底子还是有些薄弱,必须花大力气才能赶上国际的先进水平。尤其是他们所在的航空发动机制造业,那可是现代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可不是那么容易追赶上的。”

  ……

  傍晚十分,家里人终于聚齐了。

  吃过晚饭之后,大家都坐在客厅里闲聊。只有儿子张星辰跑去了书房,将老相册拿了过来。

  并对父亲张铁流说道:“爷爷,你来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父亲张铁流笑呵呵的接过相册,随手翻开一页,问道:“星辰,你想听爷爷给你讲什么故事?”

  张星辰连忙翻动照片,指着一张习武照,说道:“爷爷,你就给我讲讲这个吧,他们是谁?是不是在练武术啊?厉害不厉害?”

  张铁流看着照片上的黑白影像,说道:“他们就是祖先,那个小伙子就是爷爷的爷爷,想不想听一百年前的故事?”

  张星辰立马点头说道:“想听。”

  其实不只是张星辰想听,客厅里在座的所有人都很好奇,张铁流会给大家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张铁流看着孩子们好奇的目光,微微的点了点头,就开口道:“他叫张百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