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我家都是工业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赚钱的滋味

我家都是工业人 名不可简 2112 2020.01.24 04:14

  看着满山遍野的荒草,还有那屹立在林间的工厂,张铁流心情非常的复杂。

  在大门前,踌躇了许久,最终张铁流还是迈步走回了工厂。有时候未知并不意味着机会,有可能是万丈深渊。

  在相对封闭的军工系统里工作了十多年,让他抛下一切从头再来,显然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回家之后,水仙听完张铁流的介绍之后,说道:“咱们有三个孩子,你可不能去香江。”

  看水仙那紧张的神态,生怕张铁流受不了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的诱惑,抛下他们,独自一人前去享受生活。

  张铁流只能说道:“我舍不得离开你们,放心吧,不会去的。”

  就这样,张铁流想要南下的念头,被扼杀在萌芽中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受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环境的影响,坦克基地变得越发的萧条了。张铁流他们厂已经很久没有接到生产任务了,人心浮动,所有人都在为将来的生计寻找门路。

  军工系统的苦日子来了。

  眼看着小儿子张有德逐渐长大,又因为张铁流的工资水平基本不动,有时候只能半薪,水仙终于感受到了生活的重压。

  直到有一天,张铁流从报纸上看到,关于深圳经济特区的报道,还有中央高层对特区的肯定之后,他就对水仙说道:“水仙,再这样等下去,恐怕不是办法,政策真的改了。我还是南下去挣钱养家吧?”

  生活的重压总算让水仙松了口,说道:“你去也行。不过,你可不能忘了我们娘几个。”

  张铁流说道:“你就放心吧,你是我的妻子,他们是我的儿女,我怎会做出那等抛家弃子的举动呢,那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吗?”

  再铁的饭碗都有朽烂的一天,张铁流的铁饭碗,也终于到了更换的时候了。

  辞职,回家,写信,等信。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等来了姑姑张秋雨回复的消息,这让张铁流提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

  背上行囊,和家人告别,张铁流踏上了南下发财的旅途。

  原本他打算先去罗湖口岸过关,然后去香江投奔张秋雨。

  可是在见到张秋雨之后,张铁流非常幸运的省去了许多麻烦。因为张秋雨打算在深圳投资建厂,并让他管理工厂。

  张铁流因此免去了来回的奔波的辛苦,可以安心的在国内工作了。

  张秋雨投资的毛绒玩具厂并不算大,紧紧只有二十多台机器,主要做来料加工生意,就是根据合作伙伴发来的图样和原料,缝制出玩具即可。

  不用操心原材料的采购和复杂的销售问题。同时张铁流也被张秋雨安排了重要的职位,管理工厂里的工人。

  当一切都步入正轨之后,有一天张秋雨和张铁流一起吃饭时,对他说道:“铁流,好好干,认真学。姑姑现在年纪大了,不可能花很多时间来管理工厂,以后这个工厂就是你的了。”

  原来出于补偿的心理,张秋雨用私房钱投资的这个来料加工厂,已经和家里人商议了,将来的收益都归张铁流所有。

  其实玩具厂投资的钱并不多,购买机器,租赁厂房,先期总共只有十来万罢了。加之工厂在深圳,劳力也很便宜,内地的廉价劳动力恐怕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其实张铁流也就赚点辛苦钱罢了。

  就这样,张铁流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

  很快,第一批毛绒玩具就从工厂里运走了,张铁流也因此,收到了人生的第一笔“高额”财富,三千块。

  在第二批原料运来之后,张秋雨特地跟了过来,看望张铁流。

  姑侄二人一起吃过饭后,张秋雨说道:“铁流,工厂里的生产流程你都熟悉了吗?”

  张铁流说道:“姑,我都熟悉了,都是些简单的工作。”

  张秋雨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放心了。我让唐经理再带你半年时间,你要跟着他好好学现代工厂的管理模式。半年后,姑姑希望你能独当一面,将工厂完全肩负起来。”

  张铁流说道:“小姑,你放心吧,用不着半年,三个月,我就能全部熟悉。生产玩具比我以前铸造厂的工作简单多了。”

  张秋雨说道:“姑姑相信你能办到,我之所以让唐经理留下来带你,可不光是学习工厂管理,还想让你跟着他学习和客户打交道的经验。我已经退休了,能力有限,以后工厂想要发展壮大,就只能靠你了。”

  张铁流说道:“小姑,我知道了。我不会给堂哥他们添麻烦的。”

  张秋雨说道:“你别怪你堂哥他们不理睬你。他们没有在内地生活过,对内地有很大的偏见。”

  张铁流说道:“小姑,我都知道。”

  张秋雨说道:“看你懂事,姑姑就放心了。真是可怜了你父亲,一天也没有享受过现在的好日子。”

  张铁流说道:“父亲走时,很安详,并没有遗憾。”

  张秋雨说道:“你是咱们张家的嫡子,以后要继承咱们张家人的志向,当年你爷爷和你大伯,都想要帮助国家实现工业化,等你赚到钱以后,千万不要忘了这个初心。”

  张铁流说道:“小姑,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张秋雨说道:“什么问题,你问吧。”

  张铁流说道:“您当年是怎么逃到香江的?”

  张秋雨沉思了一会,说道:“其实,刚开始我并没有来香江,抗战胜利以后,才跟着你姑父辗转来到香江的。后来又在南洋辗转了好几年,到了52年的时候,才在香江定居。”

  张铁流又问道:“当年您既然安全了,为什么不给我父亲去信报个平安呢?”

  张秋雨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和你姑父有些关系,当年他不想让我再和老家的人联系。”

  张铁流问道:“姑父人呢?”

  和张秋雨相认也有好两年多了,可是他从来就没见过张秋雨丈夫的面。

  张秋雨说道:“你姑父对内地有很深的成见,有点恨你们党,他不想见你们。你放心,投资工厂的钱,和你姑父没有关系,那是我的私房钱。”

  张铁流闻言后,对于其中的复杂内情有所猜测,最后只能说道:“小姑,谢谢您。”

  张秋雨说道:“一家人说什么谢字,看着你们长大了,有出息,姑姑也高兴。”

  那次谈话之后,张铁流就明白了姑姑在夫家的地位,再也没有给张秋雨添过一丝的麻烦。

  学习能力很强的张铁流,很快就从唐经理那里学会了接单、发货等等来料加工厂有关的所有工作,甚至还学会了一些现代化工厂的管理经验。

  五个月后,唐经理就被张铁流还给了张秋雨,并且给张秋雨送去了十万块钱。

  看到张铁流送过来的钱,张秋雨死活不要。

  最后还是张铁流说道:“小姑,你现在不是张家的人了,我再用你的钱,实在不合适。等过几个月,我把剩下的钱也给您,您在家里也好过点。”

  听完张铁流的劝说,张秋雨的双眼瞬间变得通红。

  在大户人家,从一个下人变成女主人,其中吃了多少苦,又受了多少罪,只有张秋雨一个人知道。

  如今,看到娘家人是有骨气的人,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也就不算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