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我家都是工业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当工人的开端

我家都是工业人 名不可简 3322 2020.01.03 03:17

  张百顺在汉阳的三年蹭课生涯,不仅让他学到了新知识,还让他克服了一个很大的心里障碍,就是从于青山那里继承来的对洋人的恐惧。

  经过他的观察最后发现,除了语言相貌等习俗不同之外,洋人也不全都是坏人,福音小学里的洋人教师就对那些小学生很好。

  当他在黄浦江边的码头下船以后,看到了很多洋人水手也在码头进出,心里已经没有恐惧了。

  还在船上的时候,就听几个和他一起搭便船的人说,上海滩是东方魔都,是冒险家的乐园,也是一个工厂林立的地方,就算是穷苦百姓到了那里,只要肯干,也会活的比其他地方要好很多。

  上岸之后,张百顺看到的情况,确实和他听来的消息,相差不大。市面繁荣,商业兴旺,人潮涌动,租界、洋人遍地都是,甚至在码头上就能远远的看到一些正在冒着黑烟的大烟囱。

  看到那些大烟囱,张百顺就知道,他来对地方了,因为那是工厂的代表。

  但是他进城之后,并没有着急去那些工厂找工作,在汉阳的生活经验已经表明,不事先熟悉当地的环境,冒然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张百顺就开始在市面上寻找,既可以让他赚钱养活自己,又可以接触当地生活习惯的工作机会。

  虽然外界已经开始了风云变幻,可是身在上海滩的张百顺,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那时的租界真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们间接地为张百顺找工作提供了安全保障。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工种,上街去当报童,卖报。

  不要以为报童都是小孩,其实有很多年轻人也在叫卖着各种报纸。张百顺选择了一家主要卖风月内容的报纸,开始了他的卖报生涯。

  至于原因,大家应该都懂。

  他只做了一个多月的报童,就基本了解了市面上的环境,同时开始为进入工厂做准备。

  打听各个工厂里需要的工种和工资,是他卖报时最关心的内容。

  高收入的职业当然也有,报社的编辑就是高收入人群,中层编辑的月薪就达到80元左右,与之类似的还有老师。可惜这些都不是张百顺能够踏足的行业,也不是他的追求。

  虽然普通的劳动工人,每个月也就挣个五到十元钱,可是普通技术工人的工资却高达二三十元之多。熟练的机械技师的薪资虽然没有打听到,可是根据他的汇总猜测应该不会少于五十元。

  这让张百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因为他知道,他所学过的东西,将来一定可以帮他成为一名熟练的技术工人。

  终于有一天,张百顺等到了进入工厂的机会,九成纱厂将要扩大规模,计划招收不少的熟练工人。

  没有过五关斩六将,那么麻烦的事情,只是进行了简单的考核之后,他就成了九成纱厂的正式工人。

  只不过,和他刚开始预想的不太一样,在进入工厂之后,成了纱厂里的一名锅炉工。

  至于为什么没有成为金工,那是因为他虽然知道一些机械原理,可是并没有实实操过,还不具备作为机械技师的能力。

  不过,最后做了锅炉工,张百顺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有机会接触机器,比单纯的当纺织工人要好很多。

  不过做一名锅炉工,并不是张百顺加入九成纱厂的目标。

  厂里的机器维修工,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行稳致远,工作也是如此,需要一步一步的积累。作为动力使用的蒸汽机,锅炉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

  刚开始,张百顺并没有接触机器的机会,只是做一些搬运、或者添加煤炭的苦力,蒸汽机的维护和检修之类的工作,他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只不过,张百顺非常好学,一有时间就会围着设备转悠。

  他的这种举动,引起了煤炭班史工头的不满。

  有一次,史工头看到趁着休息的间隙,张百顺又开始围着机器转悠了,就喊道:“张百顺,你一天到晚的围着机器转悠,都看个啥了?能看出花吗?”

  其他同班的工人闻言后直接大笑了起来。当然,那种笑声是嘲笑。

  张百顺却不以为然,而是认真的说道:“史班头,我就想看看这些机器到底是怎么运转起来的,你说它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不懂,就别瞎看,这种动力蒸汽机是通过高温蒸汽推动活塞运动来产生动力。”

  史班头难得有机会显摆一次他的“学问”,虽然不怎么深入。

  其实张百顺怎能不知其中的原理,可是他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洋人能够制造出结构如此精巧的蒸汽机来,他想弄明白其中的制造原理。

  听完史班头的介绍以后,张百顺“天真”的问道:“班头,你知道的真多。如果哪天我也学会了该多好啊,到时候就能维护厂里的蒸汽机了。”

  史班头说道:“你小子野心还挺大,还想当技工?就你那水平,还是老老实实的和我们一起做苦力吧。”

  张百顺“舔着脸”说道:“我这不是羡慕前天来的那几个东洋技工嘛?那威风的,咱们厂里的技工在人家面前,就像个孙子一样。咱们自己的技工搞了半天都找不到的毛病,那几个东洋人,不到半个小时就将故障排除了,真是太厉害了。”

  史班头一脸羡慕的说道:“那些东洋人的厉害,咱们是学不来了。宁工他们也算老技师了,你也看到了,他们和东洋人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张百顺说道:“我觉得问题不在宁工他们身上,肯定是卖机器的人没有告诉他们如何修理那种故障。”

  ......

  就在张百顺和史班长聊天的时候,其实他们没有发现,他们口中的宁工,正在默默的听他们斗嘴,最后没有惊动任何人,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傍晚厂里的工人们都下班了,工人可以下班,可是锅炉是不能熄灭的,就需要有人值守,正好轮到张百顺值班。

  就在他认真的看着锅炉管线思考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道:“你对蒸汽机感兴趣?”

  被吓了一跳的张百顺,赶忙回头,就看到宁技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

  张百顺立刻向宁技师问好,毕竟两人在工厂里的地位差距是很大的。

  随后,宁技师指着蒸汽机问道:“看明白了吗?”

  张百顺只能如实回答,说道:“看明白了一点,可是很多地方还是看不懂。”

  就在张百顺以为宁技师会批评他的时候,宁技师却问道:“都是哪里不懂了?”

  张百顺立刻将他不懂的地方指了出来,然后,宁技师就说道:“想要了解他们的工作原理,你需要系统的学习蒸汽机的知识,那可不是光凭看,就能看明白的东西。”

  张百顺有些脸红,说道:“宁技师,让您见笑了。”

  宁技师却摇了摇头说道:“你想了解它,并不可笑,当年我第一次看到蒸汽机的时候,是没有你这样的好奇心的,反而有些害怕它。”

  张百顺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会害怕呢?它不就是一个机器吗?”

  宁技师说道:“蒸汽机是洋人法明的玩意,当年......不说也罢。现在这些蒸汽机,平常虽然由我来维护,可是它的技术原理,我并不完全明白,一旦遇到复杂的问题,我就解决不了了,需要请那些洋人来维修了。这就是会造和会用的区别。”

  张百顺似懂非懂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随后,宁技师问道:“我看你和其他人不同,上过学吗?”

  “读过几年私塾,后来在汉阳旁听过新学。”

  当张百顺简单的将他的学习经历诉说了一遍之后,宁技师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突然对他说道:“我看你挺好学,也注意你很久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法,跟着我学机器维护,将来做个机械工?”

  张百顺闻言后,没有一秒的犹豫,当即向宁技师下跪,拜道:“徒儿拜见师父。”

  宁技师笑着说道:“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

  就这样,张百顺突然就被宁技师看中,成了他的徒弟,开始了他在厂里的学徒生涯。

  不仅仅是维护蒸汽机,厂里的纺纱织布机都是宁技师等人的维护对象,也是张百顺的学习对象。

  就这样,两年时间匆匆而过,张百顺到了出师的日子。

  学成出师那天,宁技师和张百顺一起离开了工厂,去了租界下馆子。

  三杯汾酒下肚,宁技师向张百顺问道:“百顺,如今你也出师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百顺说道:“师父,我虽然出师了,可是我觉得我的技术还是不行。还需要跟在您身边继续学习。”

  宁技师闻言后摇头说道:“留在我身边,那到不必。我能教你的东西,已经全都教授给你了。你的技术已经不比师父差了,可以自己出去闯荡了。”

  张百顺问道:“师父,为什么要让我出去闯荡?”

  宁技师认真的说道:“现在的九成,已经和你进厂的时候不一样了,现在全部属于东洋人所有,你也看到东洋人的做派了。贪婪成性,还极度的压榨那些普通工人。”

  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秘闻,张百顺有些惊讶,问道:“师父,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宁技师说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为了安抚工人的情绪,选择了保密。你也看到了,现在咱们纱厂里的管事,全都换成了东洋人。我敢断定,以后普通工人们的生活,肯定会变得糟糕。万一有事发生,工厂肯定倒霉。”

  虽然张百顺不知道宁技师说的是否正确,但是还是听从宁技师的建议,选择离开了九成纱厂。

  那一年,他二十一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