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如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郭氏病殂

江山如玉 夜随笙歌 2834 2018.05.17 14:09

  先皇帝头丧过后之后,便是安排新皇帝元钦登基的事情了。本来元钦被宇文泰软禁在太子府,以为自己肯定难逃一死,没想到自己这位岳丈大人居然对自己网开一面。可是转念一想,没死却要做一个受宇文泰摆布的傀儡,这种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

  在宇文世家的操作下,身为太子的元钦毫无任何异议的登上了皇帝宝座。可是在这新皇登基的一片欢快下,独孤家的主母郭氏却病倒了,而且病情极为凶险。郭氏可以说是独孤家这么多年的第二号人物了。独孤信常年在外,独孤府在长安一切大大小小事物都由郭氏操办,郭氏更是独孤家一门六子以及独孤明罗的生母。

  “大司马,恕我直言,夫人的病来的太凶猛,也是多年积劳成疾,再加上之前又受惊。如今老夫也只能保住夫人七天左右的寿命,请尽快让在外的公子们回来吧。”独孤信请了宫里最好的太医前来为郭氏医治,可是就连这位老太医也束手无策。

  “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独孤信还是不敢相信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妻子就要这样先自己一步而去了。

  “哎,夫人应该是常年累积的病根了,只是一直没好好调养。现在再来医治为时已晚。”

  “都怪我,福利大小事务都让夫人一手操办,这才令夫人如此劳累。”独孤信老泪纵横,自责的说道。

  “父亲。”小伽罗此时已有十岁大,眼眸里看得出来是一个美人坯子,相貌九分遗传自独孤信。

  “伽罗,你母亲和你二姐呢?”

  “母亲和二姐在照顾大娘,阿爹,大娘是不是病的很严重啊。”伽罗眼睛里泛着泪珠问道,郭氏对伽罗从小就非常好,特别是独孤明罗出嫁以后,对待小伽罗便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嗯,伽罗,不哭。”独孤信保住独孤伽罗安慰着小女儿。

  “阿爹,等我长大了,一定要让阿爹比宇文泰那个坏人更厉害。”小伽罗说道。

  独孤信有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想着之前被宇文泰让人关起来,小丫头肯定受了不少委屈。

  “伽罗,你记住阿爹说的话,以后不要去涉足跟权势斗争有关的事情。”独孤信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

  “为什么啊,阿爹,如果将来我们家权势比宇文家大了,宇文泰就不敢欺负我们了。”

  “哎,乱世之中,多少人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为了权势欲望而让无辜的人丧生。多少英雄好汉为了一个人权势欲望而血洒疆场。阿爹当年就是太想建功立业,可是如今身居三公上柱国,却连自己的家人都无法保全。伽罗,你看这权势是好是坏。”

  小伽罗眼珠子溜了溜,说道:

  “阿爹,我长大以后,一定不会让那些无辜的老百姓因为我们家而死。”

  “好,你回房间睡觉吧,阿爹去看看你大娘。”

  独孤信独自一人进了郭氏的房间,让崔氏和独孤曼罗出去,自己好好陪陪郭氏。

  “夫人,你好些了吗。”虽然已经知道郭氏只有几天的生命了,独孤信还是对自己这位夫人极为不舍,毕竟是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夫妻。

  “老爷,妾身这病怕是很难再好了。妾身早便知道自己命不久,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咳咳咳咳咳咳......我只是很舍不得老爷你和那几个孩子,还有我的明罗,也不知道他在宇文家过的好不好。”郭氏在太医的汤药下精神好了几分,除了看上去没有了往日的精神和风姿之外,和正常人也没有什么很大区别。只是独孤信知道,这只是太医用汤药勉强维持郭氏的生命。

  “夫人,为夫也很舍不得你。都怪为夫常年出征在外,对你的关心越来越少,还将这么大一个家交给你一人打理。夫人,我对不起你呀。”

  “老爷,您是英雄,是为了天下人安居乐业而奋战沙场的英雄。我这辈子能嫁给你,和你过了二十几年的夫妻生活,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你还记得吗,当年你落魄之时,奉父亲命令来我家提亲。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决定此生除你不嫁。”郭氏嘴角挂着笑容说道,眼神中弥漫着幸福感。

  “当年护送孝武帝来长安,一路上被高欢的势力穷追猛打,要不是夫人派岳父大人仗义出手,恐怕我独孤信早已是刀下亡魂。夫人,我欠你太多了,真想好好补偿你。”独孤信握紧着郭氏的手,往事历历在目,他这位在战场上流血不流泪的大英雄泪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夫君,好多年没这样叫你了。如果有来世,我们不要再做什么大世家的主人了,我们就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吧。每日男耕女织,生儿育女,这样的生活比经营一个大世家真是幸福太多了。”

  “夫人说的也正是我所想的,越是年纪大了,我越想过平静的生活。戎马生涯三十年了,好不容易建立起荣耀的世家,可是这一切就像是束缚我们的枷锁。可惜如今,即使想退也不是那么容易了,独孤家关系太多太多人的安危。”独孤信叹了一口气,心中感觉甚是累。

  “夫君,我这一走的话,家中必然会有一段时间需要夫君坐镇,等崔妹妹接掌主母权利后就可以了。崔妹妹为人冰雪聪明,这些年来一直忙于经商置业,我们独孤家大半的钱财都是她所赚得的,以后有一定会是夫君的贤内助。”郭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想是说的太多了,体力渐渐不支。

  “夫人,你先好好休息,不要想这么多。我已经让孩子们赶回来了,他们就在路上,应该这两天就会到。”独孤信轻声说道。

  从郭氏房间里出来,独孤信非常低落,甚至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到底为的是什么,就算再有权势和金钱,没有了最亲的亲人,还有什么意思呢。

  五日之后,郭氏的身体急转恶化,一日内呕血多次。夜里,在独孤家十几个人的痛哭中,独孤家的主母郭氏溘然长逝。

  第二天,宇文泰命长子宇文毓与长媳独孤明罗与独孤家一起为郭氏守孝。元钦下了自己登基之后的第一道圣旨,追封郭氏为郡君。杨忠杨坚父子也亲临哀悼,杨坚主动要求为郭氏守孝一夜。

  独孤明罗因为悲痛过度,一度陷入昏厥。宇文毓代替独孤明罗长女之责,迎送前来悼念的亲朋。宇文毓此时也不过十八岁,他比独孤明罗还要小两岁。因为宇文家的势力,宇文毓两年前便受封宁都郡公,今年又被赐封为宜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在年轻一辈中,虽然宇文毓身份不如宇文觉显贵,但手中的权利却比宇文觉高出许多。

  “岳父大人,还请节哀,岳母大人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您这样。”宇文毓对着跪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独孤信说道。

  “阿毓这两天和明罗的兄弟们一起张罗丧事,辛苦你了。”独孤信面无表情的说道。

  “岳父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我从小母亲早亡,这两年岳母大人待我如生子一般好,这都是应该的。我已经禀告陛下,晚几天去宜州任职,这几天让明罗好好陪陪您。”

  宇文毓从小便非常喜欢独孤明罗,他这人自幼性格温和又待人和善,虽然对父亲很是畏惧,但对宇文泰眼中的独孤家却是很爱屋及乌。如今为了大局着想,独孤家与宇文家重归于好,宇文毓这个两家的纽带之人也显得极为重要。

  “陇西李家到”

  独孤信眉毛一挑,上个月李虎病逝,自己亲率亲兵前去悼念,没想到自己夫人病逝才几天,远在陇西的李家就过来了。

  这次李家前来的是陇西李家的新人家主李昞,李昞乃是李虎的长子,十多年前便跟随李虎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李虎本人乃是八大柱国中年纪最长的,足足比独孤信大了十多岁,而他的长子李昞却年近四旬,只比独孤信小十岁。

  “独孤叔父,闻叔母病逝,侄特赴长安致奠。还望叔父节哀。”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可是李虎与独孤信同辈论交,所以李昞却是比独孤信小一辈。实际上,李昞的长子比独孤信的几个儿子女儿都还要大。

  “贤侄不远千里而来,老夫深受感动。快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