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对不起遇见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心怀余悸

对不起遇见他 与和SAMA 2807 2020.06.30 06:52

  医院的中央空调有点霸道,气温打的很低。

  从外头走进来的桃乐丝瞬间整个人寒的一激灵。

  外伤清创科。按着凛轻羽告诉她的坐标走去。

  抢救室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脑海里蓦然有一根弦绷紧了。

  心底拼命告诉自己不用怕。是个温柔的,坚定的,男孩子的声音。

  不是桃韶绯,她知道这不是桃韶绯的声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记不清楚哥哥的声音了。

  有的时候甚至回到父母家,看都神龛上旁摆放的照片都要愣一愣。

  这个看起来憨憨的少年人是谁?

  已经到了一间房门虚掩的病房前,依然没有凛轻羽的踪迹。

  桃乐丝试探着轻轻敲门,里头是医生办公室,与前头的看诊室相连。

  “呼……”桃乐丝猛地吁出一口气。

  坐在那里,上衣褪至腰间的男子就是凛雾昀。

  两名小护士正在做简答的擦洗。

  老成的医生埋着头不断的书写的病例,时不时的与护士调笑几句。

  他的背脊上,布满伤痕,触目惊心。

  戴着白帽子的是正式护士,粉帽子的是实习护士。

  实习护士圆嘟嘟充满胶原蛋白的脸上不时的流露出惊恐的表情。

  “呀!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碰痛你啦。”

  凛雾昀的声音沉而寒,“没事。”

  白帽护士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小徒弟,“你不要慌。人家病人都没有慌,你慌什么。”

  “可、可这个伤口……”

  白帽护士不耐烦的忽略了小徒弟的迟疑,绕到了凛雾昀的面前,“老伤了吧,都是?”

  “对,有几年。”

  “几道伤口还蛮深的。做手术了吧。”

  “有。”

  凛雾昀的冷漠可能令白帽子不太开心了,于是转身走了出去,正好看见门口探头探脑的桃乐丝。

  “唉看病的去前面排队叫号啊。这里不是接待窗口啊。”

  桃乐丝赶紧双手合十,弱弱的退了出来。

  背后猛地踩到了一双鞋?

  一回头就看到了眼神阴仄表情腹黑的凛西暖。

  “你怎么在这里?”

  被她一问,桃乐丝莫名其妙心虚起来。

  “听小羽说他在医院,我正好在附近就过来看看。”

  “正好在附近?在哪呢。”

  “在……”说在酒吧喝酒不好吧。

  听到小暖的声音凛雾昀微微侧过头来,粉帽子立刻又发出轻呼提醒他不要乱动。

  “小暖?和谁说话呢。”

  “我债主。”

  嘶……桃乐丝想要拦着她,已经晚了。

  这妹子,怎么一回事呢?

  之前还觉得跟她二哥比起来,简直就是暖心的天使。

  果然还是一家人,话不投机火力一开,口风完全一模一样。

  虽然长得不太像吧,血脉里都是一样的!

  “还有债主?”凛雾昀显然没听懂她话里的讽刺意味,轻轻的推开了还在擦洗伤口的护士,直接上身毫无遮挡的就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刹那,桃乐丝不由自主的掩住了嘴,胸口忍不住的心疼。

  哇,那是打的真的惨烈……

  “怎么搞的?”一边说着人已经走了进去,仔细的检查他的眼角,颧骨,鼻梁,嘴角的伤痕,还有腰腹的地方一块块的肌肤炸裂的淤青。

  “什么人干的?报警了没有。”

  护士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病人。他是自己走进来的,进来的时候上身的衣服都血染透了,吓得问诊台值班的保安飞奔出去,抓起一台轮床就送到他的面前。

  “血渍不是我的。”

  在保安强烈的威胁下,他才联系了一个男孩子过来,好像是他弟弟。兄弟两人应该都是见惯大风大浪的,弟弟只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就去挂号等抽血了。

  还是遇到白帽子护士长给插了个绿色通道的队。

  凛西暖说话带着一股分道扬镳以后的简洁、不耐,话明显是冲着桃乐丝说的,但是眼神并不看她,死死盯着她大哥,“你来了正好。你跟他说,钱是你自己借我的,我又没坑蒙拐骗。是拿了你的钱去投资了,但我想好了到时候跟你分账,不亏了你的。反正姐姐你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主儿,真要自己生活也困难就不能这么积极的帮了我,不是么。”

  桃乐丝被她一套伪逻辑编派的妥妥当当。

  “所以,我给你的生活费,你买的鞋子、包和……都拿去投资了?”

  “要明说了是去投资,你反应还不得跟我上头两座大山一样,觉得我肯定被骗了,不会成功的。”

  “成不成功的不是主要的事。但你可以跟我说清楚呀,都不说怎么知道我反对。”

  凛雾昀说话了,“她投的是贩人的生意。真给她成了是要判刑的。”

  姆?浑身一个哆嗦。

  凛雾昀的目光转了过来,阴云密布的,“谁让你借她钱了。她一个小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嘛?你也不问问,就直接给,出了事不说连累你吧,是该怪你呢还是亏欠你啊。”

  “我那个,不是没想到……”

  这谁能想得到啊!

  都说现在女大学生日常开销重,小几万生活费的人也不是没有。而且凛西暖每次开口借钱,都说的妥妥帖帖有理有据,而且还跟桃乐丝讨论半天买哪个牌子、哪个供货商、哪个窗口更便宜些。

  谁会怀疑她啊!

  “要做慈善,红十字,基金会,我绝不拦着。犯不着救助到我们家人头上来。哦对了,你推荐我进你们酒店,合着是怕我妹钱还不上,给我找份工作呢?还是顺便监视我呀。”

  医生从外面逛了一圈回来,可能被病人缠的头痛,草率的开了几处药方递给凛雾昀。

  “去领个破伤风打了。今天就打,别一回头人就跑了。还有几支消炎药,镇痛剂。实在疼的睡不着的时候再服用镇痛剂。”

  凛雾昀转身去找自己衣服,才得知已经被送进来的时候剪坏了。

  看了一眼小暖,“去给我随便哪里买件外套回来。”

  虽然嘴里咕叽咕叽,但还是不敢忤逆大哥。

  眼看着小暖走了出去,桃乐丝小心翼翼从他手里抽过了付费的账单和药方。

  “你干嘛?”

  “去帮你买药啊。你先去打针的地方等着就好了。”

  “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瞬间,充满八卦之心的医生,白帽护士,粉帽护士不约而同悄悄投来了目光。

  桃乐丝一时间窘迫极了。

  凛雾昀说的话实在不客气,随便从什么角度看,但凡有一点自尊心的女孩子就该一走了之了。

  又不是人家媳妇。

  就算是媳妇也不该受这样委屈吧。

  她是好心耶!现世道好心真的只能换驴肝肺了么。

  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又好虚弱。小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自己哥哥都伤这样了,他也不管一管。真的,亲兄弟,路人情。

  “有话能不能等你打完药,回去休息完再说。我现在帮你买药。你去等着。”

  手里紧紧拽着药单和账单抬脚就走,生怕晚了一秒钟被他抢回去。

  “……人小姑娘蛮好的。”

  “就是啊。一般这种情况早就闹起来了。”

  耳后传来医生和护士轻压的嘀咕声。

  桃乐丝此刻其实眼眶都涩着。

  犯得着么!她又不欠他的。

  当初也没求着他,现在也不必还人家的。

  可是做人准则这种事情就像一面玻璃墙,立在那里好端端的,一旦打破了,它就永远不复存在无法回头了。

  以为不可能再遇到他,那个会孤独的行走在磅礴的大雨中,永远像头孤狼似的少年。

  然而偏偏遇到了,便是老天爷要她知恩图报的时刻了。

  他需要帮助。一看就是需要帮助的人。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接受她伸出来的援手呢。

  为什么就不能大家和谐的拉起友谊的小手,奔向灿烂的明天呢。

  干嘛要防御堆满,反伤甲披身,撸一下,一手的鲜血淋漓呢。

  付完账单拿完药,吸了口气看到对面小超市开着门正打算去几瓶水。

  就算他不喝,自己总要喝的吧。

  “哦莫!吓我一跳……”凛轻羽弯腰佝偻在急诊大厅外的门廊角落旁,额头抵在粗糙的墙面上,大口喘息着。桃乐丝走过去,开了瓶水递给他。

  “小暖是不是来过了?刚看她急匆匆的走了。”

  “碰到啦?你哥让他买衣服去了。”

  凛轻羽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流露出落寞的笑。

  桃乐丝以为他是喝多了,“今晚还在陪客人?”

  “不是。”

  “年轻人,少喝点。”

  凛轻羽忽然转过身来,一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