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对不起遇见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章 长得有点像

对不起遇见他 与和SAMA 2471 2020.06.03 15:18

  再次见到那个少年已经是自行在家整改了一周后。

  他倾身靠在马路的花坛边,埋头听着耳机。晨曦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形成了暖融融的一圈毛边。

  脑海里突然蹦跳出桃韶绯的影子,他就喜欢那样怪模怪样的靠在路边,耍帅。然后问她帅不帅,一如既往得到否定的答复后,开始把书包扔给她,但是很快又会把书包拎回去,公交车挤的时候,会偷偷的用手托住她的书包,帮她分散重量。

  有一件很糗的事情,是一辈子不能触碰的禁忌,那就是桃韶绯小学的时候因为打球骨折,留过一级。所以才会跟江洋同班,成为了“忘年交”。总是莫名其妙的有优越感,感觉比别人大一岁就偷偷的了不起。

  看着少年斜靠着的影子,眼角不自觉的湿润起来,转身扭头就跑。

  少年一抬头就认出她的背影,飞快的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她的书包。

  “喂!喂——死丫头,你跑什么呢?”

  “我没有保护费了。”

  少年愕了一愕。然后从裤子后的口袋里拿出了信封。里面装着她的补习费。

  “看到了里面有一张医院的发票,家里……有人住院?”

  可能是母亲给钱的时候不小心把哥哥医院的发票夹了进去。

  “是哥哥的。”

  “哦。我这人有原则的,救急钱不碰的。拿回去吧。”

  “哥哥不在了。”

  “啊?!不、不会是因为这个钱……”

  “不是。”

  “卧槽。你说话能不能连贯一点。”

  他突然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

  摸她头发的动作很自然,跟桃韶绯僵硬的动作一点都不一样。就像一个真的哥哥一样。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桃韶绯像个假哥哥,可能是捡来的那种。

  也可能她才是捡来的。

  “在这条路上等你几天了,怎么今天才来,还以为堵错路了。”

  因为剪同学的头发,被勒令在家整改了。

  “服丧期,可以请假。直系亲属就行。”

  少年噎了一下。

  “那、行吧。你去上学吧,别太难过!”

  桃乐丝走了几步,少年又追了上来,“对了,你哥哥不在,以后可能没有办法跟你说。我也有弟弟妹妹,我一直告诉他们,如果遇到危险,就像你上次那样,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跑,千万不要跟着对方走,无论对方说什么,既然是坏人,说的话就一个字都不要信。记住了!”

  “好。”

  “去吧。”他淡淡的笑了一下,虽然身上的衣服在光线下显得更破旧,可是阳光中脸色却柔和了很多,没有第一次在雨中见面时形销骨立的惊悚感。

  “好。”

  于是桃乐丝就站在大厅里,无论身边的人,嘈杂的声音在命令着、说服着、怂恿着她做任何事情,她都必须坚定的站在大众的视线中,才能确保自己不被边缘化而裁掉。

  客房部经理被极不情愿的请了出来,看着她时候的脸色就像看着个蛮不讲理的疯子似的气鼓鼓的。

  “可以说了吧?到底怎么回事。”副总监是个单身贵族,年近40的男人至今未婚,喜欢杯酒人生,听说父母都是高官,连绵祖上三代,小时候在大宅门里被圈禁的久了,人就有了逆反心理。

  “他踩了我的手机。”桃乐丝有板有眼的说。因为担心被她拍下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桃乐丝逃出办公室以后,经理眼看锁频了没有办法解锁直接踩烂了她的手机。

  所有人都等着她继续说下去,但是她没有下文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那为什么呀?”百因必有果,但有果未必得因。

  桃乐丝摊开手掌,“我哪里知道啊!是他踩了我的手机,你们要问他啊。”

  客房部经理瞬间愣住了。

  不对劲。

  照理说她受了那么大委屈肯定会先发制人。

  是他自己大意了,没有摸清楚她的脾性底细,最近得手太容易,女性员工都没有什么反抗意识,所以一激动就大胆了。

  来的路上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只要她一开口控诉自己对她进行骚扰,他就有一万种反驳的理由。

  可是她居然不说?!她怎么可以不说?这人的脑回路是怎么一回事。

  桃乐丝也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的真面目扒下来。而且有了凯西的前车之鉴,再加上她的证言应该更加可信。

  然而她却突然之间灵光一闪,平日里她经常将这种灵光时刻定义为桃韶绯冥冥之中对她开的“天眼”。她没有证据!

  就像凯西当时报警被劝解一样,这种口说无凭的事情,而且酒店内部结构一环扣一环,谁知道他到底身份进来的。

  既然无法证明的事情那就不说了呗。但是手机是着着实实被他踩烂了,这总不能说是她自己踩的吧。那么大劲,她也未必能踩的坏。

  为什么?

  为什么这种问题,干嘛要问她一个受害者,难道不应该问肇事者嘛。

  所有的目光瞬间集中向了客房部经理。

  为什么?一双双眼睛紧盯着他。

  神经病吧,踩坏人家一个姑娘的手机。

  屏幕都碎裂到芯片了,总不能说不小心踩的吧。这情况倒是经理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经理说,“她用手机在我办公室里乱拍。”

  桃乐丝,“你有证据么?我们可以拿到维修店去把内存复原,我指天发誓绝对没有乱拍。”

  ……死无对证。

  经理是绝对不愿意手机内存被恢复的。

  桃乐丝也是随便说说,踩成这副模样,还原也不知道要多少钱。关键是她当时惊慌极了未必真拍到了什么。

  “肯定是乱拍了,不然我砸你手机干什么?”

  “为什么要砸手机呢,给大家看原视频不好么。是你办公室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死无对证。

  风口一下子变了,因为桃乐丝正在做盘货清点,有人开始暗戳戳怀疑客房部经理偷拿了酒店的财产,而且不在库存清单上,所以害怕被盘出来。

  经理被勒令当场按照官方定价赔偿全新手机的钱款给她,包括营业厅备卡的钱。

  而桃乐丝被这么一惊吓,盘货的重任完全从肩上卸了下来。

  客房部被视作为重点排查对象,现在人人都觉得客房部可能亏空了整个酒店的物资。

  桃乐丝准备离开的时候,副总对她点了点头,“姑娘,你很敢。能有这份勇气是好的,同时也希望日后遇到任何工作上的困难,也能保持这份勇气。”

  桃乐丝听明白了,这是对她的提醒,以后不能浑浑噩噩做人了,一双双眼睛盯着她呢。

  先要去旗舰店里给自己买一部新手机,这个开局不错。

  顺便再买一个闹钟,给财务部惹了这么大个敌人,若是明天晨会再发生上次的错误,恐怕没有人会谅解她了,会觉得她是一个只会闹事的泼妇。

  可是第二天晨会客房部经理,缺席了。

  据说被人打了,被VIP客房的江洋打了。

  桃乐丝差点笑出来,江洋那柔弱不堪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打人的?

  好奇归好奇,她可不是杰西卡,现在的敏感处境也不适合去安保部套取情报。

  小点那里请客了一个礼拜的海盐焦糖拿铁,算是压压受惊的心灵。

  打完人,客房经理被劝退,VIP却还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酒店,没有丝毫上黑名单的预兆。

  看到他身边的女人,桃乐丝瞬间明白了艾玛黄的意思,什么叫“长的跟你还有点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