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舌尖上的诸天神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2章阿拉德的远征

舌尖上的诸天神器 痴情的海参 3265 2019.06.13 16:53

  “你的朋友们很快要死了,想要救他们吗?”

  正在往十字路口奔跑的路上,朱成元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很有磁性、很醇和的声音。

  这声音非男非女,听着很有些熟悉,却绝对不是身边战友的声音。

  他奇怪地四下张望,发现一个令他感到惊悚的现象:他身边所有和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静止了下来。

  赵长河、刘绍辉,还有其他四名护送他们的士兵,全都保持着奇怪的姿势静止不动。

  赵长河上尉右脚抬在半空一直没有落下,看样子像是在奔跑;

  刘绍辉嘴巴半张,右手在挥舞,似乎在跟大家招呼着什么;

  其他几名士兵或转头张望,或低头沉思,表情各异却是一模一样的毫无任何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谁,是谁在说话?”

  朱成元的疑问很快得到了回应。

  “我是来自阿拉德大陆的使徒,你可以称呼我为罗特斯大人。”

  磁性的声音停顿一下,笑笑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用带‘大人’这个敬语,毕竟名字只个代号,不用太过认真。

  另外,你暂时不用考虑其他人为什么会静止这个问题,仔细想一想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想要救你的朋友们吗?”

  “我们已经找到对付那些异界怪物的方法了,他们怎么会死?

  还有,阿拉德大陆是哪里,怎么没听说过,使徒又是什么?

  这位罗特斯大人,你能不能先解释一下这些问题?”

  对于异界来的敌人,科学院、武院以及大夏帝国各方势力各自有所猜测。

  但因为无法与敌人交流,始终没有办法得知敌人的真实身份。

  在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朱成元敏锐地察觉到,这次与所谓的“罗特斯大人”的对话,或许是解开一切的契机。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尝试着与对方对话,然后想办法套取敌人的情报。

  眼下看来,这个套话的主意不错,罗特斯大人似乎并不介意多让他知道一些。

  “阿拉德大陆距离夏陆非常非常遥远,中间隔着许多许多个平行时空。

  那里原本是个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人类、精灵、暗精灵、还有其它种族在那里和平幸福地生活着。

  后来,阿拉德大陆发生了非常恐怖的灾难。

  数以千万计的叫做‘玩家’的残暴生物入侵阿拉德大陆,它们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地蚕食着阿拉德大陆,日以继夜地折磨凌虐爱好和平的阿拉德人……”

  “就像你们对我们夏陆所做的那样吗?”

  朱成元冷笑着打断了罗特斯大人。

  他觉得,那些叫做“玩家”的生物固然凶残,但其他阿拉德人也未必全都是爱好和平。

  罗特斯大人这么说,肯定只是一种自我美化的说法。

  “还要更加残暴,那些‘玩家’利用阿拉德人无法彻底死亡这个缺陷,一次又一次地凌虐阿拉德人,想尽一切办法压榨阿拉德人最后一丝价值。”

  “无法彻底死亡?难道你们阿拉德人可以不断复活吗?这种好事,怎么会是缺陷?”

  古往今来,多少帝王英雄梦寐以求的复活能力,怎么在阿拉德人眼中成了万分痛恨的缺陷了?

  这个说法要是让那些死去的帝王英雄们听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非得跟罗特斯大人大战一场才行。

  “好事?”

  罗特斯大人冷笑,“我举个不算恰当的例子,你听了就知道那到底是好事还是噩梦了。”

  “你说。”

  “以你为例。

  你原本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有着许多和你一样爱好和平的亲人朋友。

  忽然有一天,一群强盗闯进你的家里,把你和你的亲人朋友关起来,然后一次又一次地不断取走你们身体上的某个部位。

  你哭求过、反抗过、逃跑过,也无数次想要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结束掉这种永无止尽的噩梦。

  但是没用,你无法死去,你的亲人无法死去,你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彼此不断受难,不断受到痛苦的折磨……”

  “不要再说了。”朱成元颤抖着打断罗特斯大人用语言描述出来的噩梦。

  他不敢继续想象,如果真的让他遭遇到那种噩梦,他会不会疯掉。

  “你,也曾经有过那样悲惨的遭遇吗?”

  朱成元莫名地同情起罗特斯大人,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同情非常不合时宜。

  “唉……”罗特斯大人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自然,作为阿拉德大陆最强大的十三使徒之一,理所当然地成为那些贪婪的‘玩家’疯狂追逐的对象。”

  “你……”朱成元只说了一个字便顿住,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罗特斯大人和阿拉德大陆的其他人。

  心绪翻滚许久,他才想起最开始那个关键的问题。

  “所以,罗特斯大人你最开始说的我的朋友们要死了,意思是说那些恐怖的‘玩家’要来屠杀他们了吗?”

  罗特斯大人非常坦诚地回答:“确实有这个可能,但在那之前,你和你的朋友们首先得能从我们阿拉德人的追杀中逃脱才行。”

  “啊?!”

  朱成元很是吃惊地寻找着看不见罗特斯大人,遍寻无果后,抱怨道:“你们阿拉德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罗特斯大人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是为了自保,我们可不想‘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好不容易躲着‘玩家’从阿拉德大陆逃了出来,万一你们大夏人也要学那些‘玩家’怎么办?”

  “万一?!”朱成元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想清楚,难道你们仅仅因为一线虚无飘渺的可能,就要对我们大夏人斩尽杀绝吗?”

  “换你们大夏人站在我们阿拉德人的立场,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这是根本生存利益使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念为转移。”

  朱成元在别人眼中是有些天真,经常会做出一些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

  不过,他人并不傻,很快便想通了罗特斯大人话语中既自相矛盾又合情合理的逻辑,但他还是有些东西想不通。

  “那么,这位所谓的强大使徒罗特斯大人,你又为什么找上我,问我是不是想要拯救我的朋友呢?”

  “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聪明、善良又富有牺牲精神的年轻人。”

  朱成元对罗特斯大人的恭维嗤之以鼻,“还是不要废话,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

  “我的目的很简单,看到十字路口那个人类模样的家伙没有。”

  “看到了,怎么?”

  朱成元转头看看一个街区之外那个盯着自己的手一动不动的神秘高手,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罗特斯大人突然把话题转到他的身上。

  人类模样?

  难道说,那个神秘高手并不是人,也是什么奇怪的生物么?

  “那个家伙其实不是真正的人类,他跟我一样,是阿拉德大陆最强大的使徒之一。我是第八使徒罗特斯大人,他是第九使徒卢克大人。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带着你的同伴去杀掉他。”

  “啊?”朱成元再次大为吃惊,“卢、卢克大人?他真的是和你一样强大的使徒吗?”

  他又往十字路口方向看了一眼,怎么也看不出那个模样十分狼狈的家伙,竟然也是强大的使徒。

  “当然不是,他并不是卢克大人的真身,只是卢克大人无数个投影之一,是真身的话我也不会鼓动你们去杀他。”

  “你们难道不是同类么,你为什么要鼓动我们杀他?

  还有,你不是强大的使徒么,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反而要费尽心思鼓动我们?

  而且,我又为什么一定要听从你的吩咐,为你这个侵略者做事?”

  朱成元脑海里翻腾着无数个问号,这些问号快把他的脑袋搅成一锅粥了。

  “首先得解释一下,投影和真身完全不同,根本没有资格和我相提并论。虽然现在跟你对话的是我的一丝意念,但足以代表我的真身。

  其次,虽然我们是同类,虽然我们阿拉德大陆正面对着莫大的危机。

  但是,使徒的修行和你们这个世界上的武者修行有者共通之处,那就是必须得心念通达才行。

  在‘玩家’这个阿拉德大陆的共同大敌之下,我跟第九使徒卢克大人也有着个人仇怨。

  如果我没看到也就罢了,现在让我发现了一个卢克大人的投影,如果不去做出杀死他的努力的话,我的心念无法通达,那会影响我的修行。

  但我的真身离得实在太过遥远,没有办法把力量投射过来,这才想着借你们的手杀死他,以达成我的心愿。

  最后一个问题,你得明白,你去杀死那个卢克大人的投影,并不是在听从我的吩咐,而是听从你自己内心的指引。

  我的鼓动,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只是能让你想明白一些东西而已。”

  朱成元摇头,倔强地道:“我不会听从你的花言巧语的。”

  “不,你会。”罗特斯大人非常自信,“通过我的解释,你应该已经明白所谓的‘异界深渊之祸’,真相是阿拉德大陆的一次远征。

  而这样的远征,因为背后有着‘玩家’这个恐怖的元素,将来绝对不会停止脚步,只会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你难道不想要获得能够保护亲人朋友的力量吗?”

  “保护亲人的力量?我当然想要。”

  朱成元的眼神中透露着茫然和迷惑,“但,难道杀死他才能获得力量吗,难道杀死他就能获得力量吗?”

  “是的。”罗特斯大人的声音中有那么一点点狂喜,“杀死他,夺走他的兽核,你就能立刻获得修行的资格,你就能成为武者,得到保护亲人的力量。”

  “是吗?”朱成元怔怔地盯着远处的“卢克大人”,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