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死鬼缠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小壶妖

死鬼缠身 苍白的每一天 2023 2019.03.22 07:08

  “咕噜长,咕噜短,咕噜都在壶中央。嘻嘻,你输了。”

  一间古色古香的茶坊中,两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正在互相掷着骰子玩耍。

  这两个小男孩套着红色的肚兜,皮肤粉白,眼袋青紫。

  “二爷,您怎么能带我们来这样的鬼店呢?瞧这店里鬼气森森,那两个小孩分明就是着了道的活死人。”

  “乔姨,您稍安勿躁,这大哥大嫂的事情,实非人间之事,且人有人道,鬼有鬼途,我们若非实在找不到头绪,也万万不会来这里打听消息的。”

  “老二说的不错,这思羡馆,自从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便流传于各门各派的见闻中,听说,有不少修行人,都来此处打听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这馆主略有些神通,善用意念沟通阴阳两界。”

  “思羡公子,这个人我倒是略有耳闻,据说他活了100多年,常以面具示人,从不开口说话,却善使腹语。”

  我与乔婆婆和二伯三伯,正坐在这茶楼最中央的四方桌上。

  在我的视线中,这茶楼内,有数不清的阴火,一团团漆黑泛蓝的火焰在各个角落里漂浮着。

  但这些却不是最为吸引我视线的,最让我感到颤栗的是,这茶楼的底下,似乎地底深处,还有着一双黑洞洞的眼眶,正在盯着我们。

  是的,那是一双漆黑沉沉的眼眶,就如同没有灵魂的骷髅一般。

  “婆婆。”

  “下面有东西在盯着我们呢。”

  我扯了扯乔婆婆的衣角,悄声说道。

  乔婆婆手掌一翻,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背,并用眼神向我示意,让我稍安勿躁。

  “三爷,拉着我的手把,我们让若野带着我们看看,这茶馆纠结有多少的魑魅魍魉。”

  “怎么?若野这丫头,修成元阳定了?法眼已开,能看到三魂七魄,天地鬼神了?”

  “没错,小姐这次得定实属偶然,而且这定后的神通,只怕是比一般的元阳定还要厉害些。”

  “二爷,劳烦您,警醒些看着了。”

  说罢,乔婆婆便一手抓着三爷的手腕,一手抓着我的手腕,只一瞬间,我便发现他二人的光影从本体上,离了开来。

  而他们的本体却如同睡着了一般,打起鼾来。

  自古以来,这睡觉入梦,其实也是神游太虚的一种修行。

  庄子.齐物论曾言:“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意思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但醒来的时候想起此事,不知道是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他。

  庄周迷蝶的故事,在修行者的圈子内,被千古流传,当做是神游太虚的典范。

  而经过长时间对于睡眠与梦境的修炼,少部分的修行者,在梦境中,可以达到元神离体,或元神内照的地步。

  唯一与入定不同的是,以做梦而元神离体的修行者,其本身不能动弹一分一毫,而其元神没了肉身的防护,也是相当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成了孤魂野鬼,而肉身则成了植物人。”

  而入了定,得了三摩地的大修修行者,则可在随时随地,无论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可调动自己的元神外视,而肉体依然可以随着心识心动自如。

  是以,佛陀有言:“修得四禅八定的最高境界,则是行住坐卧皆在定中。”

  这一下两人入梦,出了元神,只见得那脚底下黑洞洞的眼眶大的吓人。

  “敢问,何方高人,以这如此幻相恫吓我等?”

  乔婆婆的光晕突然开口说话了。

  “啧啧,来了我的地盘,竟不知道我是谁?”

  “思羡公子?”

  “喋喋,你们想知道什么?你们且知道我此地的规矩?要想知道阴间鬼事,则需拿元神魂魄来换,若要想知道那阳间人事呢,便得拿人身血肉来换。喋喋喋喋,看你们这元神出窍的架势,相必是问鬼事了?”

  “哼,我们的确是想问鬼事,但我们此时可没有魂魄给你,等我们抓了那恶鬼,到可考虑考虑交你处置。”

  “喋喋,原来是想来赊账呀,那可不行呢!我这小本买卖可从不给活人赊账。”

  这思羡公子的声音越发阴冷,似乎有着与众不同的诡异力量,那刺骨的阴寒一寸一寸的向我的血管中渗透。

  那是一种浑身湿透,站在通风口,被逐渐带走体温的感受。

  “乖孩子们,到你们表现的机会啦?这几个客人想要赊账,先把他们的茶钱收了吧。”

  思羡公子话音一落,那躲藏在茶楼的无数鬼火便飘飘荡荡的聚集过来。

  “咕噜长,咕噜短,咕噜咕噜,吃饭饭。嘻嘻嘻,哈哈哈。咕噜,咕噜,给钱吧?好茶一壶,三年阳寿。”

  在一旁掷骰子的两个小男孩,也双双化作硕大的鬼火,出现在我们左侧。

  “阳寿?”

  “大胆小鬼,竟敢私取活人阳寿?”

  “诶呀呀,这是主人要收的价钱。这价钱可不是我定的呀。快快让我吸了你们这元神的精气吧?我们茶馆可是价格公道,从不占活人便宜,也不让死人吃亏。”

  “咕噜长,咕噜短,咕噜都在壶中央,咕噜短,咕噜长,咕噜都在肚子里,咕噜,咕噜,咕噜噜一个时辰命没了。”

  两团硕大鬼火,依旧发出小男孩的声音,大声的唱起某种奇怪的童谣来。

  “不好!这茶馆,这茶馆,在吸我们的精气,快若野,通知二爷把我们叫醒,让我们元神归位。”

  “二伯,快拍醒三伯。”我一边开口,一边反手拍在了乔婆婆的印堂之上。

  印堂,被称之为神府之堂,乃是修道之人元神进出的通道,也是颅内连接泥丸宫之所在。

  两下清脆的掌声响起,三伯与乔婆婆立时转醒,愤怒的大睁着眼睛,瞪向旁边那两个身穿肚兜,面色粉白的鬼童。

  心头一股无明怒火烧起,只刚刚那一会丢失的精气,两人怕是就得少活大半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