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这片天下这座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列车奇遇1

这片天下这座城 琊尔 3880 2020.08.01 21:25

  这个春天的雨显得格外多,即使只是蒙蒙松松也仍然让人感觉格外不舒服。

  石方城的大安路依旧灯火通明,大安街的地下黑拳赌场,薛世晴穿着短小的运动小背心按着擂台边上的缆绳喘着粗气,白嫩的脸上泛着红光,汗水滴滴答答的在脸上滑下来,身上也沁着汗珠,黑色的运动背心湿透后颜色显得比刚才更深了,那凸显的马甲线跟随着她的呼吸不停起伏。

  “姐,别打了,你都连着打了十三场了,在这么下去你的光辉事迹就要被大安记进史书了,要让家里人知道非扒了我们的皮不可。”薛世薇着急的拉着薛世晴的手要让她离开。

  “秦尔尔,”薛世晴喘了两口气,攥紧了拳头“这个王八蛋害老娘错过了庆典,还敢骗老娘的钱,我咽不下这口气。”

  秦尔尔人送外号八卦王,差不多一周前薛世晴修完学分从外地学校匆匆赶回来,在列车上认识了秦尔尔,三天前薛世晴高价在他那里买了人贩子月有阴的重要消息,原本打算一举拿下月有阴在石方城扬名立万,但是她在秦尔尔透露给她的路口淋了整整一天的雨都没有一个人影出现,才知道是秦尔尔耍诈,骗了她的钱,向来脾气暴躁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她听说大安新开了一家地下拳场就跑这里撒气来了。

  “哎呀,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早晚会有人收拾那个家伙的,咱们还是快回去吧。”薛世薇还是满脸急色。

  “不行!”薛世晴怒上眉梢“这个缺货竟然敢给老娘假消息,让老娘在薛世芯那个臭丫头面前丢尽了颜面,今儿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他就不知道这个地方是谁在当家作主!”

  薛世薇急的小脸儿通红,就差冲上擂台把她薅下来了,可是没办法,她打不过她,只能在底下干着急“姐,我求你了……”

  她话还没说完,另一边开始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薛世晴站直身子,台下一阵欢呼声,她的对面上来一个瘦小的身影,看着那张脸她突然愣住了“怎么是你?”

  那个女孩穿着和她一样的紧身衣,头发整齐的绾在脑后。

  赵清一愣,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脑子里搜索着她们相见的情形。

  一周前,也就是她坐上通往石方城列车的那天……

  去往石方城的列车早晨八点在临市北出发,车程六个小时!

  从地图上看临城和石方城相隔不远,只是被石方城的山路阻隔,如果凿通隧道,时长可以大大减短,可是偏偏,这趟列车绕山而行,足足加长了接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估计这样的行径就是行如风说的为了不改变风水吧!

  赵清坐在列车上心里有一丝抱怨,这趟列车的厢内装饰都快要赶上豪华舞会的装修了,每张座位都是崭新的康乃馨座套,颜色淡雅,四人面对面的座位中间是一张黑色的长方形餐桌,桌上铺着整洁的白色餐布,就连地上铺的都是考究的波斯地毯!乘车的人自然也个个珠光宝气,谈吐优雅!这票价听说是四位数起步,高等车厢更是直飙五位数,不过赵清无感,因为车票是张晨送给她的,钱在多也是别人买单,她倒是乐的享受!

  坐在她身边里坐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头发乌黑垂至腰间,一颦一笑间都透着一股绕指的温柔,不要说男人了,就是赵清都有去保护的冲动!

  她热情的冲赵清笑着”你好,我叫林亚!”

  赵清也跟着笑了笑”赵清,你好!”

  两个人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虽然带着黑色口罩但还是能看到白皙的皮肤,他穿着黑色休闲装,看上去似乎很累轻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出于礼貌,赵清和林亚相互看了一眼,陷入了沉默,并未打搅对方。

  但是过了不久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出现,这个人长着一双过分机灵的眼睛,身上的装扮跟这车厢里的人格格不入,骨子里散发着一股不入流的痞子气,他二话没说一屁股坐在了对面那男人旁边!

  “这是……你的座位?”赵清看他明显有一丝嫌弃的问!

  “座位嘛,不都是给人坐的,谁坐不都一样?”他笑嘻嘻的回答!

  推着餐车的乘务员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你这小子,怎么又跑到车厢里来了?”

  “哎呦,乘务哥哥,咱都老相识了,这座位都没人,我站累了坐坐,您就当没看到呗?”他还是嬉皮笑脸的模样!

  “不行,你这是在骚扰其它乘客……”

  “当然没有,他们特别喜欢跟我聊天,真的!”他回过头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不如我们聊聊石方城薛家,还有过段时间的鉴宝师选拔赛吧,怎么样?”

  听到选拔赛,林亚眼睛一亮,接上了话茬”好啊!”她抬眼看了看乘务员”乘务哥哥,您就让他坐这儿吧!”

  乘务看着林亚,脸上的表情都要融化了”行吧,他要不规矩你记得叫我!”

  “好的,谢谢您乘务哥哥!”

  乘务员的脸笑得都开了花儿”甭客气!”说完,昂首挺胸,推着餐车自以为帅气的离开了!

  列车驶进了山里的无人区,郁郁葱葱的树木掩盖了山体原有的模样,这样看上去像一半绿色的毛球,显得格外俏皮!铁路两边高耸的钢丝网阻止了野兽的横穿卧轨!

  此时的阳光透过窗子射进了车厢,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在赵清眼前不停闪过!

  “忘了跟你们自我介绍,我就是石方城里鼎鼎有名的八卦王秦尔尔,石方城里不管哪个犄角旮旯就是掉根针的事儿都逃不出我的眼睛?”他威风凛凛的说!

  “是吗?你可真厉害!”林亚倒是十分给他面子,赵清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

  “看你们这造型是去石方城参加鉴宝师选拔赛的吧?”他依旧带着那自以为是的笑!

  “你怎么知道?”林亚单纯的问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这车上的人什么目的我通通知道!”

  他悄悄附在林亚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逗的她”咯咯”笑个不停!

  等他坐正身子开口说”既然大家有缘在这里相聚我也不吝啬,现在我手里有一个鉴宝师选拔赛的重磅消息,现在只要一个人两百块我就告诉你们!”

  “真的吗?”林亚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说”秦哥哥能不能便宜点?”

  “好说好说!”他得意的扬着笑”小哥给你打八折,怎么样够意思吧?”

  傻乎乎的林亚真的从她的皮包里掏出一百五十块现金推到那他面前”就这些吧秦哥哥!”

  他拿起钱来,卷了卷塞进裤子口袋,利落的点点头”行,咱们谁跟谁!”

  他抬眼看了看身侧”嘿,哥们儿,消息你不要?”

  那男人抬起那双丹凤眼慵懒的睨了他一眼”不要!”

  “你来买宝贝?那消息就更得要了!”他不依不饶!

  “我走亲戚!”那男人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眼神有些狠厉,吓得他没敢在继续纠缠!

  转而把目光放在赵清身上”你呢?也不要?”这时候秦尔尔因为在秋子枫那边吃了瘪显然没有了耐心!

  赵清可是个过过苦日子的孩子,恨不得一块钱撕成两半来花,想在她这儿骗到钱可是难上加难”不要!”冰冷的两个字甩出来就剌破了秦尔尔的脸皮!

  “那请你让让,这个消息我只跟林亚妹妹分享!”他挑了挑眉理所应当的赶赵清离开!

  “这个位置是我的,让不让,我说了算!”赵清看着他面色冷下来!

  秦尔尔阴险的脸凑过去,盯着她一瞬不瞬”你信不信,在石方城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这针尖对麦芒的局势怎么看都透着危险!

  林亚看着两个人小脸吓得惨白”要不,她的钱我给你算了!”她蝇呐的声音传过来!

  “闭嘴!”两个人转过脸异口同声的怼过去,林亚身子一颤,抱着皮包身子后缩靠在铁皮墙壁上!

  看着林亚委屈的模样,赵清心底里软了一下,就在这时候,车厢里跑过一个年轻人嘴里高声叫着”餐车石字科鉴宝师摆局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八卦王咬着唇,指着赵清的鼻子”你给我等着!”

  掩不住好奇之心,两个人都是一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模样偃旗息鼓离开了座位!

  林亚跟在了赵清身后也走了过去!

  他们是五号车厢,餐车离他们并不算远,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餐车车厢的门外还不算拥堵!

  车厢里的桌椅已经被折叠靠墙,第一次见到列车上还有这样的操作,但显然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

  车厢的中央站着两个年轻女孩,两个人差不多的身高,一个绑着高高的马尾年轻朝气,一个长发拢至一侧沉稳内敛!

  “好,就按你说的武斗,一局定胜负,不过咱们可说好了,谁要是输了,谁就跪在地上给对方磕三个响头!”马尾女孩开口不善!”

  长发女并不介意她的无理,撩了撩头发冷言道”一个连危料和缅料都分不清的白痴能赢那就是见鬼了!”

  马尾女孩好看的眉头一皱”不要拿几百年前的事嘲笑别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哼,走着瞧!”两个人傲娇的转头,朝两边的出口走去!

  人群自然的让出了通道!

  突然出现的”好戏”让某些人泛起了糊涂,其中就有赵清,第一次踏上这列车的人!

  不远处秦尔尔的赌局也开了,那是忙的不亦乐乎!

  林亚委屈的看了眼远处的秦尔尔,看样子完全忘了她这回事,估计她的钱是打了水漂了!

  赵清后退一步站到林亚身后”给你个挣钱的机会要不要?”

  林亚斜过头看她有些迷糊。

  “两百,这次摆局解说怎么样?”赵清挑挑眉,有钱,就是硬气,话说这些钱也是张晨给她的,说是应急用的,不是自己挣得花起来还真是不心疼!

  林亚可怜巴巴的抿了抿嘴唇,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朝她伸出手!

  看她可爱的模样赵清笑了一声,将钱塞进她手里,还不忘提醒一句”下次别再那么傻让人骗了!”

  “谢谢你赵清,要不是我还要在石方城待上一段时间需要用钱,你这钱我肯定不会要的”

  赵清呵呵一笑“没事,反正我也不着急用钱!”

  “好,虽然我懂得不多,但是我会尽量让你的钱不白花的!”

  “好!”赵清看了看眼前越来越多的人“那咱们就开始吧?”

   “嗯!”林亚点点头说到“登宝楼的鉴宝师选拔一共有五个门科,分别是“金石木瓷画”每三年会有一次公开选拔,会有很多鉴宝师为了打开名气选择在这趟列车上摆局,也有很多富商要去登宝楼押宝,想在这趟列车上吸引众人提升价位,也有许多豪门阔太为了炫富而来,总之这趟列车可以说是万宝会,因为这些这里才是是鉴宝师摆局斗法的最佳方位!”

  “她们刚才说的武斗是怎么个斗法?”赵清好奇!

  “哦,那个,基本上所有的门科都分文斗和武斗两种,文斗就是鉴宝师在车厢旅客所携带的宝贝中找出几件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向对方轮流发问,谁先被问倒则谁输,武斗就比较简单,每个人在车厢旅客携带的宝贝中找出一件来斗宝,谁的价值更高谁获胜!”林亚看了眼赵清字斟句酌的说!

  “这么说她们选择了更简单的方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