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危途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地下疑云

危途黎明 初见凉介 2784 2021.02.17 21:49

  李子洋惊讶的同时。

  摸黑轻轻的走动,打量起四周。

  只感四周阵阵冰寒,越往里走,寒气越来越重。

  当他抬头时,只见一面墙壁上挂满了武器,而那些武器居然都是冷兵器,什么钢刀,武士刀,各式各样,精美无比。

  都被冰厚厚的盖着,虽然冰封着,可是依旧不减外壳的金属光泽,居然刀鞘都是金属的,这让李子洋惊叹万分。

  “你在看什么?”

  一声惊呵,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李子洋的身后。

  李子洋吓得一个趔趄,心跳狂加速起来。

  他的夜视仪也因为惊吓,碰着墙壁,夜视仪掉了下来,顿时他陷入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只见黑影渐渐的靠近李子洋,李子洋尽量睁大眼睛去看清对面的黑影。

  然后蹲下,也在地上寻找自己的夜视仪。

  黑影出现在李子洋的面前,突然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出现,李子洋吓了一跳,惊吓之余瞧见那东西,那不是匕首是什么?

  这黑影居然要杀自己。

  李子洋惊慌失措起来,眼看黑影就要一刀扎向自己了,

  这一刀正对自己的胸口,一刀下去,自己就没命了,这黑影分明想置他于死地。

  说时迟那时快,李子洋一把拉过夜视仪挡在匕首上,夜视仪眼镜爆炸开来,一道亮光闪过,那黑影迅速遮眼。

  原来他怕光。

  趁着黑影遮眼的瞬间,李子洋随后右手撑墙,一个闪身躲开了匕首,匕首很锋利,墙壁被划拉开了一道口子,而且在这黑暗中,那黑影没有夜视仪,眼睛居然如此的好使,这让李子洋心胆寒。

  李子洋依稀记得自己下来时候的路径,只走了五步,于是在黑暗中,他第一念头是赶紧离开这里。

  这黑影太可怕了,不等他思考,黑影转身,又一个大步冲过来。

  李子洋丝毫没有犹豫,转身按照记忆跑起来,五步迅速到达楼梯,可能由于结冰,地滑,李子洋一个扑身撞在楼梯上。

  一个重击让李子洋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还好自己健身,练武,不让这下子非得撞出内伤。

  李子洋不多想,立马顺着梯子向上爬,这时候满脑子都是要离开这里,其他的都没有去想。

  而他不知道的是,后面的黑影居然没有追了,一点声音都没有,黑影渐渐隐没在地下室。

  李子洋看见上面的隐约传来的星星点点亮光,心中大喜,知道是已经上来了。

  李子洋躺着出口处,深吸一口气,一脚蹬向冰箱的门,重重的将门关上。

  因为厨房的空间不是很大,李子洋就这样用脚抵住门。

  然后佝偻着背躺着地上喘气,真是凶险万分。

  经过几分钟冷静,调整,李子洋开始打量冰箱门起来,他轻轻的靠近门,想听听黑影有没有追上来。

  听了几分钟,都没有听到声音,李子洋这才放心下来。

  摸过手里的夜视仪,这时夜视仪眼镜已经不能使用了。

  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这地方太恐怖了。

  “哪个黑影到底是谁,是高危明吗?亮光闪过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脸上那道疤了,可是又不像,那个黑影很高大,而高危明那身体,他们两个天差地别,那究竟是谁,难道高危明屋里进入了小偷?可是小偷为什么只进入了地下室?”

  李子洋大脑迅速的旋转着,一脑子的疑问。

  但是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这屋里漆黑一片,夜视仪眼镜也不能使用了,李子洋只能靠自己的记忆,轻轻掠过客厅的位置,轻手轻脚的摸索前进。

  路过沙发时,那墙上的画突然一闪亮光,但是这亮光一闪而逝,李子洋来不及多想。

  但是这亮光足够给他一丝照明让他不至于撞到沙发后面这墙。

  李子洋几步冲出屋子,来到了院子。

  “噗通。”

  “哎呦。”

  李子洋速度太快,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因为对方的身体比较羸弱,被李子洋撞了出去,摔倒在地。

  李子洋借着院子昏暗的灯,朝地上那人看去,这一看不打紧,把李子洋吓得不轻。

  “高危明?他怎么在这…”

  看到高危明,李子洋一阵心惊。

  如果黑影真是他,那他现在岂不是也要杀我。

  此刻院子里灯光昏暗,他如果要杀自己,自己逃不开的。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立刻离开这里,李子洋心想到。

  李子洋就要夺路而逃,这时,只见一只布有疤痕的手抓住了李子洋的腿。

  李子洋吓得冷汗直冒,李子洋正准备踹开这手逃脱时。

  “子洋,你这是干嘛,撞了我,也不扶我起来。”

  只听地上高危明发出一声疑问。

  “啊,不是,我”

  李子洋被突然一声话语惊的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这…李子洋一头雾水。

  李子洋立马蹲下来,将高危明扶了起来。

  “高叔,您这是去哪儿了?刚刚来屋里找你,都没有看到你。”

  李子洋拍拍高危明身上的灰尘,询问起来。

  听到李子洋说来屋里找他,高危明那被头发遮住的眼睛突然一阵狠厉,但是一闪而过。

  这细微的动作,李子洋自然是不知道,再加上院子昏暗,更不能看清。

  只见高危明自己拍拍衣服,慢慢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我刚刚在院子里坐着,突然听见隔壁阿婆的呼喊声,所以就去看了看。”

  高危明冷静的说道。

  “阿婆?阿婆怎么了?”

  听到高危明说阿婆呼喊,于是心里担心起来。

  “等我过去,就没看到阿婆的身影,以为阿婆出去了,就返回来了,我身体不太好,不宜大量活动,就只好回来了。”

  高危明回答道。

  听到高危明的回答,李子洋一阵胆寒,阿婆是出什么事了吗,我不是让她在院子里等的嘛,难道她是遇到了什么,不行我要去看看。

  只见李子洋愣在那里,高危明又开口问道:“你来我家,找我是什么事呢?”

  高危明询问李子洋的同时还扭头看了看屋里。

  “哦,差点忘了,是这样的,我们刚刚在外面巷口发现了您那只黑猫和阿婆养的那只秋秋的尸体,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想问您,您家黑猫什么时候不在家的,或者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嘛?”

  李子洋见高危明看屋子,立即扯开话题,说道。

  本来李子洋是想询问高危明屋里地下室的事,可是见高危明很冷静的的表情,不能贸然问。

  现在阿婆那边又出事,所以李子洋想,还是从长计议,到时候去问问师傅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听到李子洋的话,高危明罕见的抬了抬头,露出那赫人的疤痕,盯着李子洋。

  “小黑怎么了?”

  高危明问道。

  “嘶”

  这高危明长相全貌着实可怕。

  “就是,小黑和阿婆的秋秋,还有六只猫的死因太过奇怪,我们又无从下手,所以过来问问你。”

  李子洋如实回答道。

  听到李子洋说八只猫死因太过奇怪,高危明就像触电了一样,开始双手抱头,浑身开始发抖,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看见高危明的样子,李子洋心惊,怎么听到猫死,他怎么这个反应,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高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快跟我说。”

  李子洋拉住高危明的胳膊询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高危明一阵惊慌失措,挣开李子洋的手,冲进屋子里关上了门。

  这动作行云流水,李子洋还没来得及反应,高危明就不见了踪影。

  李子洋心想,高危明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子。

  到底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高叔,高叔,你开门啊,你到底知道什么啊。”

  李子洋急切的敲着门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只听得屋子里传来高危明恐惧的声音。

  李子洋推了推门,发现门已经关死了,这下也问不出什么。

  眼下听高危明说阿婆院子里有呼喊声,一阵疑云笼罩,李子洋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李子洋不在这里多做耽搁,现在当务之急去阿婆哪里看看,阿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子洋转身离开,看了一眼高危明的屋子,满怀疑惑的往隔壁而去。

  而屋里的高危明眼神狠厉起来,他抬头看向沙发的背后的那幅画,只见这时画居然开始泛红光,甚至传来阵阵嘿嘿的笑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