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危途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不敢置信

危途黎明 初见凉介 2351 2021.02.16 17:25

  4月13日晚九时

  几人愁眉不展。

  李子洋想起一个突破口,既然什么方向都没有,不如就寻找猫主人问问情况,看有没有线索,也能知道猫失踪的时间,看有没有目击者。

  其实看这些猫尸的惨状,也很难辨别他们的花色,品种。

  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医了,李子洋这样想。

  虽然秋秋知道主人是谁,可是就阿婆的情况,都是清楚的,所以秋秋就不用考虑了,那么接下来最容易的,也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黑猫的主人,也就是那个看着恐怖的刀疤人—高危明。

  回想起,高危明那眼神和面容,李子洋是一阵冷颤,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怕他,可是就是看见他就不自在。

  没有办法,唯一线索也只有高危明了,也只硬着头皮去找他。

  “师傅,现在唯一的能知道主人的是那黑猫的主人了…”

  “哦?主人你知道是谁?”

  杨镇疑问道。

  “人你也认识,就是那个高危明。”

  李子洋对杨镇说道。

  “是他!”

  杨镇听到李子洋说道,没有惊讶,反而是有一丝镇定。

  又感觉存在一丝的意味深长,这是李子洋的感觉。

  “怎么?师傅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你去找他吧,我在带他们俩周围看看。”

  看杨镇有些迟疑,李子洋不免有些好奇起来。

  心想,可能那人不太面善,所以师傅不想跟他打交道。

  但是转念一想,李子洋又觉得不对。

  因为之前高危明的事师傅也告诉过他一些东西,而且还说了少跟他打交道,现在师傅这个表现,着实让李子洋摸不着头脑。

  想不通便不想了,李子洋便转身离开,去找高危明询问一下。

  看着李子洋离去的背影,杨镇眼睛闪过一丝光,便扭头去查看其他可疑之处了。

  杨镇这表现,李子洋自然是不知道的,可后来发生的事,是李子洋怎么也想不到的,这是后话。

  李子洋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达了高危明的院门口,心中忐忑不安,刚从这里出来,又回到这里。

  心想自己好歹是警察,有什么好怕的呢,当即深呼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连按三次,都没有听到门内的声音,李子洋一阵狐疑!

  难道没人吗?

  “高叔,您在吗,我是子洋。”

  半响还是没有听到声音,李子洋便用手推了推门。

  “吱呀。”

  门居然开了,这是李子洋没想到的。

  李子洋推开门,走进去,院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出去了?

  那怎么连门都不关好。

  李子洋又试着呼叫了几声,依旧没有没有回答。

  “可能是出去了,算了,只能明天再来找他,这时候都晚上九点了,他可能去散步了。”

  李子洋自言自语着打算出门去,等到快到门口打算拉开门出去时。

  “嘿嘿,嘿嘿。”

  听着两声嘿笑从屋里传来,李子洋顿时愣住了,转头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声音也没了。

  李子洋心想估计出现幻觉了,便摇摇头正走。

  “嘿嘿,嘿嘿。”

  又是两声。

  这次李子洋确定,绝对不是幻觉了,因为他刚刚大气都没出,所以肯定是屋里传来的。

  好奇心起,李子洋不管心里的忐忑,转身向屋里走去。

  屋子内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李子洋打开自己警用便捷夜视仪,带上。

  顿时眼前一阵清晰,只见屋子里摆设很简单,门口老式的木柜,虽然陈旧,可是都很整齐,越往里走,越宽敞,因为这里的房子都是复式楼,所以李子洋走的正是在客厅位置。

  李子洋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向前,生怕撞见高危明。

  一楼客厅摆设也很简单,一张沙发,沙发背后是墙,墙上是一幅画,但是让人震惊的是,这画,画的不是其他的,而是两只眼睛,要是眼睛也就罢了,可是这眼睛却是交叉的,试想一下交叉的双眼…

  李子洋确从未见过,隐约间还能看见两只眼睛还在流泪。

  “是我眼花了吗,这双眼还在流泪。”

  李子洋揉揉眼睛,重新看去,发现画还是画。

  看来是自己眼花了。

  李子洋认真观察这画,却发现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摸材质有些特别,柔软,还带着一些冰凉。

  心想这不过是特殊的材料罢了,难怪挂在客厅。

  但是这也太吓人了,果然古怪的人,家里也古怪。

  李子洋转头,看见沙发对面,是一盆不知道什么的盆栽,长的很茂盛。

  盆栽长的像一颗小树,叶子像剑,看着很锋利,李子洋也从来没见过,便伸手去摸了一下。

  “呲”

  叶子如此锋利,李子洋的手指被划扣一条口子,痛的李子洋拿回手指放在嘴里。

  “这盆栽也太邪乎了吧,叶子这么锋利!”

  估计是什么自己没见过的品种。

  殊不知,叶子划开他的手的血瞬间被叶子吸收了,他自然不知道。

  李子洋不再摆弄这盆栽。

  李子洋奇怪的是,电视柜不放电视,为什么要放一盆这样的,像草又不是草,像树又不是树的物种,真是奇怪。

  这怪人,让人看不透。

  李子洋背过身,往厨房间走去,这时那幅眼睛画眨了一下,随即对面的锋利叶子的盆栽一道寒光,眼睛便不动了,不多时竟然有血红液体流出,当然这些李子洋是不曾看到的。

  李子洋去到厨房,厨房很干净,也没什么厨具,难道那怪人不吃饭吗,真是怪人。

  “咦,哎呀。”

  李子洋一转身,没看到角落的木凳,一下子撞到了小腿。

  李子洋忙去揉腿,不料头撞在冰箱门上,冰箱在门后,是个盲区,自己进来怎么没发现这冰箱,李子洋一阵郁闷。

  这空间也太小了吧。

  “哎呦!疼死了。”

  李子洋站直一手摸头,一手摸腿。

  这时,只听到“吱呀。”

  冰箱门弹开了。

  冰箱门弹开了,里面竟然不是冰箱,而是一道暗门,下面漆黑一片,还有一副挂梯。

  这里还真是别有洞天啊,看来这高危明真的是不简单。

  难怪看到他,感觉给人神神秘秘的,浑身不自在。

  李子洋伸头看了看下面,轻声问道。

  “有人吗?高叔?”

  李子洋试着叫高危明。

  里面除了李子洋的回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李子洋左看右看,他拉下伸缩梯,小心翼翼的往下走,梯子很陡,必须双手扶着左右的墙壁,当李子洋手触摸到墙壁时。

  “咦,好凉啊,怎么会这么凉。”

  刺骨的凉意充斥着李子洋的手臂。

  李子洋小心翼翼的走下去,走了大概有十分钟,李子洋脚碰到了地,他才松了一口气。

  李子洋惊叹一口气,这地下室可真深。

  当他站稳后,开始打量这地下室,地下室目测有两米高,里面空间很大,夜视仪可视是5米,可是都无法看完,说明这空间绝对超过5米,李子洋一下子惊叹了。

  而最让李子洋惊叹的是,他触摸到周围都结了冰,这哪是地下室,这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冰箱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