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黎明(二)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69 2019.06.17 21:45

  在他们能讨论郭嘉之时,郭嘉一干人等正在青州黄巾军渠帅管亥的大账之中。

  管亥在大账之中支起了一口陈满水的铜鼎,鼎下已是烈火炎炎。

  “渠帅,这就是你的迎客之道吗?”张牛角开门见山的问道,

  “哈哈,哪来的客,我只看见背信弃义之徒。今日便要拿他们的心肝肺来下酒,众兄弟共食其肉。”管亥狠狠地说道,

  赵云不自主的双手握紧了银枪,挡在了郭嘉的身前,而郭嘉拨开赵云,向管亥走去,道,“渠帅刚才所说,牛角与褚燕背信弃义,不知你所说的是何为信,何为义?”

  管亥见赵云如此维护这位年轻的书生,而且张牛角,褚燕也是对他恭恭敬敬的,此必是青州王的幕僚。

  管亥也走向前,俩眼怒视着郭嘉,道,“当日与大贤良师时共同启誓,为天下苍生而起事,现在他们投靠朝廷,有违当日誓言,这便是背信弃义之徒。”

  郭嘉针锋相对道,“自黄巾动荡起,天下的百姓可曾过上了太平的日子?没有,你放眼看看这青州,百姓流离失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你还敢说你们是为了天下苍生吗?连你们身旁的人都跟着遭罪,有家不能回,流落在此荒野之地。”

  管亥身旁有些人开始动摇了,齐刷刷的看向了郭嘉,等着郭嘉接下来怎么说。

  郭嘉接着说道,“张角曾提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响亮口号,欲说明按照万物兴衰、按照朝代演变的规律,汉王朝(苍天)大数已尽,作为土德(土色黄)、黄天的代表,太平道应当取代汉王朝,可是百姓既没有得到应有的土地,和想要得权势,而是跟着你们东奔西走的,却为了张角的江山流血牺牲。现在张角已经病逝,看来他并不是一个上天派下来的神人,而是一个肉体凡胎。他都死了,你们还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都是些粗人,耍嘴皮子,我们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在这里真刀真枪的,就凭你们几个人,我们也不会放在眼上的。”管亥握了握腰间的大刀说道,而他身后的人也瞬间剑拔弩张,准备就此要大干一场。

  “渠帅,你先听我们郭先生说完着,我们既不是来耍嘴皮子,也不是来与你斗狠斗勇的,我们是来为大家的以后的日子着想的,大家总不能一直这样,到处流浪,到处打劫吧,大家又是拖家带口的。渠帅,你得为你身边的这些人想想吧!”褚燕忍不住说道,

  管亥摆了摆手,他身后的人都收起了手中的刀剑枪。

  管亥也调了调自己的声音说道,“郭先生,你接着说说,我们投诚后准备如何安排我们。”管亥身后的各个黄巾军也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郭嘉的搭话,

  “渠帅早就如此爽快,我就不用在前面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子了。我来时,青州王已经做了明确的指示,青州境内的黄巾军,只要当下武器,以前做的事情既往不咎,如果想回故乡者,发放路费,青州王府出示返乡文谍;如果想在这里种地者,青州府按当地百姓分发土地;如果还想当兵者,可以从新训练入伍,也可以去屯田。”

  郭嘉讲完后,环视了一周大账内的所有黄巾军,大部分人都已经心动了,可是又信不过朝廷,信不过青州王。他便轻轻推了推身体的张牛角,示意该他说几句了。

  张牛角会意,便说道,“渠帅,别再犹豫了,你看看我们黑山军,一直跟着青州王从黄河北岸被而来,就是因为青州王的为天下苍生心怀,我们黑山军有十万多都是常驻军队,日夜在训练,还有四十多万则是去屯田,农闲时才做训练,平日便都与自己的亲人在一块屯田。”

  “牛角,你真不会说谎,你们黑山军才来青州多久,现在这天寒地冻的如何屯田?”管亥从张牛角的话中找出了漏洞。

  “渠帅,我们黑山军的兄弟们,真的已经都有了妥善的安排了,至于屯田,现在土地丈量后,已经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天气回暖,就开始屯田了,你们还是再这样,威胁着青州百姓的安居乐业,那到时候我们只能战场上见了!”褚燕说道,

  “难道我们黄巾军在青州还怕你们黑山军不成!”管亥怒道,

  郭嘉走向前来,示意褚燕,张牛角都别说了,而赵云则是寸步不离的跟着郭嘉。

  “渠帅,这青州的现在的情况你也见了,战争只会使这里更加贫瘠,你我也将失去生存的条件…粮食。青州王贵为一方之主,他有何必要与你撒谎。青州境内以后将不得有任何扰乱百姓安居乐业的匪患,如你执迷不悟,那我们只能战场上一较高下了。”

  郭嘉说后,看向了管亥,见他还是拿不定主意,便对身旁的赵云,褚燕,张牛角说道,“我们走吧!我们有于负于青州王的重托,”郭嘉又对管亥说道,“后会有期!”

  郭嘉一行人便要走出大账,管亥看了看他身边的这些黄巾军士,他们都露出了乞求管亥留住他们的眼神。

  “郭先生慢走!既然都来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来人!大摆筵席,我要与郭先生酒后详谈”管亥大声说道,

  大账里的气氛也瞬间变成了缓和,又变成了热烈。

  “郭先生,刚才言语有所冲撞,多多包涵,只要我们一些兄弟能安居乐业,至于我,任由青州王处置。”管亥说后,便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酒。

  “渠帅,你大可放心,青州王不仅看重你们黄巾军,更看重你管亥在青州的地位。”郭嘉也狠狠的喝了一口酒,“青州王不会只看重青州这一州的百姓疾苦,而他看重的是九州之内的百姓都能够安居乐业,你能得此主,此身无憾伊!”

  “青州王如此大的抱负,我真想现在就去拜见!”管亥眼中留露出难以置信的敬仰。

  “渠帅,青州王现在远在洛阳,不知何时才能回转青州,不过相信不会让你等的太久。”郭嘉停了停,接着说道,“明日你,我同去临淄,与青州王府的军师荀彧,荀文若商议你的黄巾军的具体安排,而在你离开这段时间就让褚燕与张牛角替你看管黄巾军吧!”

  “还是郭先生想的周到,来干”

  管亥又与郭嘉觥筹交错,一直都到凌晨,才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