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寂静(九)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90 2019.06.22 11:41

  刘辩回到书房,便把马蹬大致样子的画了出来,随后便交给了荀彧,让军械制造处也开始了大量的打造,马蹬构造简单,没过几日便已打造出俩万多对马蹬,装备了青州的骑兵。

  繁忙的日子都是这样过的飞快,春耕,春种都已经完成了,而孔氏学院,琅琊学院,的建设正在紧锣密布的进行中,牟平船坞,威海卫水师基地也都在勘建中。刘辩都惊叹还是古代的办事效率高,说干就干,没有那么多的繁杂的手续要办。

  这日刘辩,与荀彧,戏志才,钟繇,杨修等商议,建设中的水师基地的将领人选的事,

  “咱们北方人不好水战,其主要原因就是不习水性,坐船便晕,再者北方缺少湖泊,人们没法在日常使用船只。王爷,在这青州成立水师,是否有用?”钟繇接着说道,“我们应当拿出这建立水师的财物,建设一支骑兵,那不是在北方更加有用处吗?”

  刘辩看了看杨修问道,“德祖你认为元常说的可曾准确?”

  “王爷的心胸容纳的不只是北方,还有鱼米之乡的南方,没有水师,怎么能在南方立足呢?”

  杨修说后,刘辩微笑的点了点头,荀彧,戏志才心里道:这杨修果真会揣摩人的心思,不可小瞧!

  “现在就说要立足于南方,恐怕是言之尚早吧!不如先称雄北方才是。自古以来南方人就没有北方人魁梧,生性也比较婉约,没有北方人的豪爽,因此都是北方之人统一九州。”钟繇盯着杨修说道,

  杨修也正要反驳,被刘辩用眼神制止住,刘辩自己说道,“元常所说都是北方人的特点,而南方人也有他们的优势,南方雨水丰富地势平摊,农作物可一年俩熟,且可大面积耕种,而南方面积巨大,足以有北方的耕地面积的俩倍之多,如能取得江南,那我方粮草无忧也。今日商议水师将领人选之事,我青州建立水师并非只是用来牟取南方诸州,而是我们青州的北面,东面,南面都是大海,我们难道不需要水师来保卫吗?况且我们水师如果从威海卫水师基地出发,三五日便能到达辽东。元常你说这水师在北方有没有用呢?”

  戏志才见钟繇无言以对,便转过话题,“可水师的将领人选与水师的士兵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型的。”

  “至于水师将领人选,寡人认为文举曾经的校尉太史慈就可以,由他先暂代为远威中郎将,负责威海卫的水师的筹建。”刘辩说后看了看众人,见没有有人反对。

  “可这水师的士兵如何解决呢,北方人不习水性?”戏志才问道,

  “我们可以去徐州,扬州去招募,只要水性极佳,可以不计出身,长江之上,水匪也可!”刘辩说道,

  众人同时心中道:青州王是得了招服匪患的好处了。不由的都笑了。

  “徐州!徐州!”刘辩轻声说道,“糜竺可曾再来青州了吗?”

  “糜竺上次送完粮食,就在未曾再次来过青州了。”荀彧答道,

  “哈哈,这么好的一个条件怎么没有用到呢!”刘辩说道,对着杨修道,“德祖,你明日出发,去一趟徐州的彭城,糜竺有一个妹妹,应该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听说长的闭月羞花,你去向糜家提亲,本王也正缺一位王妃。……”

  “王爷,当前正是乱世之间,大丈夫当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您怎么能贪图享乐,不思进取呢!”钟繇大声呵斥道,

  “哈……嗯……哦!”刘辩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

  “元常,你误会王爷了,这糜氏一族,乃徐州名门士族,产业非常之大,糜竺又在陶谦处为别驾,王爷想借糜氏一族的威望在徐州立足!”荀彧说道,

  这次又该钟繇面红耳赤了,“王爷,元常愚钝!”

  “经元常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贪图这糜氏的美色了,哈哈!”

  众人也跟着刘辩,都“哈哈”大笑。

  “德祖,你到时再让糜竺替我们青州招募这水师士兵,将军!”刘辩再次看向了钟繇,大声道,“这才是你的任务重点,哈哈!之后便带着本王的名贴去建业,九江,江夏,招募长江之上的水匪,为我所用。”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而钟繇也尴尬的笑了。

  刘辩见大家都停止大笑,便问道,“文若,为何我们军中只有弓,而没有弩呢?战国时期秦王朝的强弩威震天下,怎么?”

  “弩乃是我大汉王朝的国之重器,故只有皇上的禁卫军才配备弓弩,而强弩只有洛阳城中的皇宫守卫才有。”荀彧解释的说道,

  刘辩心中道:宣高,文远,不知能否搞到这种神器呢!他们现在不知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人发现呢。

  河东首阳山

  “公达,匈奴人的大军已经在离这里不足一百里地的蒲板的黄河对岸集结,不日可能就要度过黄河。”张辽给荀攸汇报军情说道,“宣高也传来消息,董卓的西凉骑兵,已经偷偷的越过潼关,在向汜水关方向移动。”

  “青州王所料不虚,这董卓,匈奴都不是什么善茬,可这丁建阳的并州骑兵怎么还不见动静呢?”荀攸低声自言自语道,

  “公达,宣高来信问我们是否出击?”张辽问道,这也是他自己想问的,

  “一切都按原计划行事,继续潜伏!再者我们兵力有限,只能奇袭,不能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如果出击将失去了奇袭的可能了。”

  此时荀攸心中也忐忑不安,这洛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匈奴,董卓敢于明目张胆的向洛阳进犯呢!

  一直没有出现的并州兵马,其实早已进驻到箕关之内,

  “将军,为何我们在此鸟不拉屎的地方停滞不前?何大将军最近怎么没有来信呢?”吕布问丁原道,

  “算时间也快到了!”丁原自语道,

  “什么快到了?”吕布更加疑惑,

  “报将军,大将军书信!”一个信使打扮的军士被丁原的卫兵带进来道,

  “就是它!”丁原快步走来,接过书信,细细看到。

  “出发洛阳!”丁原大喊道,又转过身又低声给吕布说道,我们过了黄河,你就把那孟津给烧了!”

  “大人!烧了孟津,那我们就回不了并州了!”吕布问道,

  “我们都来了洛阳,还回那贫瘠的并州做什么?这里的花花世界会让大家忘记并州的!出发吧!”丁原说后也走出了他的大账,

  “是!”吕布也跟着出了大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