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平盛世 内忧(十一)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58 2019.05.26 17:01

  张牛角押着刘辩一行人回到了山寨。

  “大哥,镇北将军,刘辩一伙杀不得,如果杀了,大汉会侵巢而出剿灭我们,金主也会杀人灭口的。”一回到山寨,褚燕就向张牛角进言道,

  “贤弟,哈哈,那该如何?”张牛角问道,

  “俩条路,一条放了镇北将军刘辩一行人,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另一条路,等!等金主再来加砝码。”褚燕道,

  “第一条肯定不行,大家伙费尽心思这么久,怎么能这样说放就放了呢。还是等吧,先好吃二喝招待着。我就不信这一伙人换不来一千两黄金?”

  刘辩一行人被松绑,在房子里自由行走,但就是出不了房门。皇甫嵩失去了战场上的冷静,现在则显的急躁不安,而此时的刘辩就显得沉着冷静多了。

  刘辩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做了分析,这一伙在太行山山脉如此嚣张的土匪,那就一定是张牛角,褚燕了,而他们现在不杀我们,是他们还想要更多的钱,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恩师,不必着急,这帮匪徒一定会见我们得!”刘辩自信的说道,

  “皇长子如若出半点事情,我该如何向皇上交代了呢!”皇甫嵩说道,

  洛阳城,董重府邸

  “主子,我亲眼看见刘辩,皇甫嵩被那张牛角给擒住了,可不知为何,没有把他们”那在常山的那俩装着讲究的俩个人的其中一个人,用手抹脖子的样子。

  “哈哈,一切原来这么顺利,你们现在就回太行山去,只要刘辩的脑袋,一千两黄金就给他们吧,他们在不同意就就近报官,剿灭他们,然后告一个刘辩通匪。”

  “遵命!”

  太行山,张牛角的营地

  “二当家!”守卫道,

  “把门打开,我去看看”褚燕说道,

  “众位对不住了,我是受朋友之托,来救大家出去,”褚燕说道,

  刘辩道,“是常山赵子龙托付你的吧!褚燕将军!”众人惊讶的看着刘辩,“大家可能都记得,赵云是常山真定人,而褚燕将军也是真定人”

  “镇北将军是如何知道我是真定人的事,我谁都没有告诉,连我们大当家的都不知道。”褚燕也是挺惊讶的。

  “褚燕将军准备如何救我等出去呢?”刘辩不紧不忙的问道,

  “张牛角,大当家的待我不薄,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救你们的事得从长计议。”褚燕说道,“今天来这里我只想来给大家打声招呼,如有了具体的营救方案一定会救大家的”,褚燕说完就走了出去。

  刘辩赶紧追上去问道,“买我们人头的是些什么人?”

  褚燕回头道,“操着一口洛阳腔的,但说是张举派的人,而且只要镇北将军你一个人的项上人头。”

  褚燕说完就走了。

  “会是什么人呢?”皇甫嵩问道,

  “那还用说,一定是洛阳,不希望我们打胜仗的人,张举早已战败,哪还有钱买我的人头。是张让,董太后还是何进呢?”,刘辩说道,

  皇甫嵩听见有何进的名字,也是心里一震,刘辩连自己的舅舅都信不过,更何况是我呢!这就也许是帝王心术吧。

  皇甫嵩还在出神时,突然听见刘辩叫自己,“恩师,现在你有什么主意了呢?”

  “老臣也沒有什么好的主意,但至少说明,赵云将军就在我们周围。”皇甫嵩说到,

  “赵云手里也没有人马,要救我们谈何容易,只希望张牛角能突然改变主意”

  刘辩叹声道。

  “大哥准备真的把镇北将军等都杀了?你可知道镇北将军可是当今皇上的皇长子!”褚燕道。

  “我们既然答应人家,无论是谁,哪管是天王老子都得给他的脑袋给砍了!”张牛角说到,“兄弟,这件事上你难道有别的想法?咱兄弟你就直说吧”。

  看来得直接告诉张牛角了,“大哥实话告诉你吧,一个朋友托我搭救镇北将军,和他一干朋友。对方答应双倍赎金,干嘛不顺水做个人情。”褚燕道,

  “朝廷中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们把这位镇北将军,皇长子给抓了,再放了,他可就记恨我们等了,他以后掌权了,还能放过我们嘛,以免夜长梦多,我们尽快把刘辩给宰了,大不了跑路,再从新建一座山寨,实在不行我们就去青州,去投靠胡亥大人。”张牛角说道,

  “大哥,我等何不投靠刘辩呢,投靠朝廷呢!免得让大伙担惊受怕,我们大家都还拖家带口的。我们号称五十万,可除过老幼妇女,我们能战之人才十五万,而且武器多是些农具。”褚燕接着说,“大哥,我们得为兄弟们着想着想啊!”

  “兄弟,你让我再想想!”张牛角道,

  “大哥,别想了,要不把这个刘辩提过来,我们问一问。”褚燕道,

  “这个也行,我们先探探他的口风!”张牛角道,“来人,把那个镇北将军给押过来,不!是请过来。”

  一会,刘辩就被带到张牛角,褚燕这里了。

  “镇北将军,请坐”张牛角道,

  刘辩一听,这有门,看来这褚燕是把张牛角给说动了,现在是和我来谈条件的。

  “俩位大王请!”

  刘辩,张牛角,褚燕依次坐下。

  “将军,听说你在旬月就大破张举,张纯和乌恒,乃近些年之罕见。”张牛角说道,

  “张举,张纯不过是跳梁小丑,乌恒也只会趁火打劫之徒,大王乃明事理之人,断不会与此二人做大逆不道之事。”

  刘辩刚说完,张牛角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顷刻间将要发作,褚燕搭话道,

  “大哥,镇北将军的本意乃是,大家都可以为大汉百姓造就一方乐途。”褚燕赶紧给刘辩使眼色。

  刘辩看都没看,接着说道:“大汉之乱源于外戚干政,宦官掌权,以至于民不聊生,百姓疾苦,朝廷不闻不问才会使张角等人揭竿而起!这都得怨我父皇任人唯亲,不为百姓着想。”

  张牛角,褚燕都愣了一下,张牛角又问道:“如若你将来掌权了,又该如何?”

  刘辩道,“耕者有其田!”

  张牛角,褚燕一对眼,站起来,走到刘辩面前,同时跪下道,“如若不弃,我二人今生愿追随主公左右。”

  刘辩赶快扶起二人道,“得你二人,乃如虎添翼!”

  张牛角赶紧把刘辩让到主坐上,让人把皇甫嵩等请来,褚燕也把赵云给请来,共同相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