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平盛世 内忧(九)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67 2019.05.24 10:20

  刘辩带着众将直奔乌恒的国王贪至王丘力居的王庭而来。

  到了王庭才发现这里不值得大老远来一趟,这里就是有几个比较大的大帐罢了,其他什么也没有,甚至护卫都特别的少,于是刘辩便把这一路上掳掠的人都关在了大帐内,坐等丘力居的回转。

  右北平城外乌恒军队的大帐

  “报!王庭失守,大王速回!”一个乌恒兵士道,

  乌恒贪至王,邱力居瘫坐在了地上,前几天张举来信要攻击幽州的中心范阳,怎么突然大汉军队就绕过渔阳直接到了作乐水,候鸟秦水流域的王庭了呢!

  右北平久攻不下,军心涣散,此时回转王庭必将受到大汉军队的伏击,丘力居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布的一个局,一个要全歼乌恒军队的一个局。摆在丘力居面前的是何去何从,这里是不能久呆了,王庭又不能回。

  丘力居在大帐中急切踱着步子,“哦!”有门。

  “传令,拔营,向西急行军。”

  公孙瓒大帐

  “什么?乌恒军队没有向北回转草原,而向西急行军?”,公孙瓒惊讶的问道,久久没人回答。

  又轮到公孙瓒沉思了,向西要不就是夺范阳,要不就是引我上钩,又一次伏击我而后回转他们的草原。

  “传令!大军远远的跟着乌恒的军队,不放走他们,也不和他们接触。”

  就这样俩支军队一前一后,相差二十里,一路向徐无山方向前进。

  进去徐无山后,丘力居故作玄虚,留下一队人马修筑防御工事,漫山遍野插满战旗,当做疑兵,丘力居亲率大队人马绕道直取范阳而去。

  公孙瓒上次在徐无山吃过大亏,故不敢擅自上前讨战,只是远远的安营扎寨,并不知丘力居早已率大军离去。

  范阳城刺史府

  “报!乌恒骑兵突然出现在范阳的东方,可能马上要进攻范阳!”一个探马道,

  刘虞赶紧差人去渔阳求救,可一去一回最快也得一天,同时也让青壮年上城墙协助守城。片刻间,乌恒骑兵已经把范阳团团围住,大战一触即发。

  突然乌恒要求刘虞出来达话,一会刘虞来到城墙之上,丘力居也策马向前,

  “刺史大人,我等也是迫不得已才进犯范阳,望刺史大人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也不想鱼死网破。”丘力居大声道,“素闻刺史大人勤政爱民,一定不想百姓生灵涂炭。”

  刘虞这才明白,乌恒已经被逼上绝路,如果和谈不成,那他们就要铤而走险,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既然大王是来和谈的,那就先把你的人马撤了吧,避免不必要摩擦!”刘虞道,

  “刺史大人爽快,那我向东后撤二十里,我们在范阳以东十里来和谈,如何?”

  “一言为定!”刘虞道。

  范阳城东十里

  刘虞带着一队卫兵前去,而丘力居也是带着一队骑兵早已此等候了。

  “刺史大人,我等也是受张举,张纯的蛊惑,才进犯大汉的,我希望我们重修旧好,”丘力居道。

  “重修旧好当然欢迎,但你乌恒私自出兵,已经造成了我大汉百姓流离失所,这个你等的给予相当的赔偿。”刘虞道,

  “刺史大人,你我都是来坦诚不公的谈判的,如真的继续交战,胜负未知”,丘力居傲慢道,“张举之众南下,和我东,北夹击范阳,范阳便瞬间失守。”

  “哈哈哈哈!大王难道在糊弄本刺史嘛!张纯已经授首,张举也已经不知所踪,张纯,张举之部早已被我所歼,你还在这里痴人说梦,此时已怕是我镇北将军已经在你的王庭恭候你的大驾了,若要再说此大话,那就战场上见吧!”

  刘虞说完后,丘力居的脸色瞬间凝固了,他都不知道此时他还有什么谈判的资格。最后丘力居忍痛割爱,同刘虞达成了协议:丘力居率部回到乌恒,但必须给大汉俩万匹战马,当作换取他们回草原的价码,而后岁岁上贡。

  当丘力居把徐无山的疑兵撤走的时候,公孙瓒才发现自己又一次上当了。公孙瓒恨不得把这一队骑兵给屠杀殆尽,可是为时已晚,他们早就和丘力居大部队汇合了。

  而在丘力居王庭的刘辩接到刘虞的书信时,也是很是不爽,自己大老远的跑了一趟,本想击溃乌恒军队,扬名立万,可就这样草草收场了,他们只能驱赶着俩万多战马缓慢的回范阳了,部队也做进一步的休整。

  九月的洛阳热闹非凡,不仅是粮食大丰收,还有刘辩的幽州平乱的大捷的喜报。

  后宫之中,本来灵帝甚是高兴,可是何皇后的到来,使他有种不详的感觉,何皇后虽然没有干政的能力,可是何进的存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外戚干政的预兆。

  “皇上,你在想什么呢?辩儿这次大捷,你准备奖励什么呢?”何皇后问道,

  “辩儿的事你不用多问了,退下吧!”灵帝不耐烦的说道。

  何皇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灵帝又陷入了沉思,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继承人的确定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张让好像看清了灵帝的想法,道,“皇长子固然出色,但何进为人嚣张跋扈,如若皇长子继承大统,何进必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张让停下不说了,而灵帝转过头示意张让接着说,张让压低声音说道,“可以让刘协继承大统,刘辩做一个擎天保驾之人!这样兄弟齐心,必将使大汉长治久安。”

  “卿说的并非是全无道理,容朕再想想,”灵帝好像突然有了突破口一样。

  何皇后从灵帝那里出来,觉得刘辩继承大统可能要悬,刘辩打了一个打胜仗,灵帝又表现的很冷淡,她的去找何进商量。

  “哥哥,大事不妙了!”何皇后见到何进就说道,

  何进示意何皇后不要说了,接着斌退左右,才问道,“妹妹所谓何事,为何这么紧张?”

  何皇后把,她去告诉灵帝刘辩打打胜仗,讨要奖励时,灵帝态度十分冷淡,这可能就是要对刘辩不利,对他们何家不利的征兆。

  “妹妹就为这是,完全不用着急,皇上现在是,将死之人其言也哀!洛阳城内,十有八九的兵马都在我的手里,他即使让刘协继承大统,我们也能夺过来,哈哈,妹妹多心了。”

  殊不知,一个人正在屏风后面偷听着,这个人就是何进的弟弟,何皇后的二哥,何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