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寂静(十)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50 2019.06.15 18:19

  没等多久,张辽与臧霸就传来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张辽说,在首阳山附近出现了匈奴人的探子,而且探子都是在向洛阳方向的窥探;臧霸则是说雍州的董卓已经把他的军队集结到了潼关附近,而且几次差点交了火,幸好他们跑的快才没有被识破,董卓也只是把他们当做是山匪。

  “主公,现在看来你的猜想已经成为了现实了,只有丁原的军队还没有出现。”荀攸说道,

  “丁原本来就是并州刺史,又紧靠着太行山脉,藏个几万人,外人根本不会察觉。”刘辩接着说道,“更可笑的是洛阳城的朝中大员,还都想着要升官发财,殊不知,洛阳现在早已成为别人眼中槽头肉。”

  “主公,那我们也快点离开洛阳吧!免得您发生什么意外。”荀攸说道,

  “多好的一个机会,我们怎么舍的就这样空着手离开呢?所以我特意让文远,宣高从青州而来,为的就是这混水摸鱼。”

  刘辩说后,荀攸用一丝难以理解的目光看着刘辩,

  “公达,我身上又没有金银珠宝,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刘辩正在谋划着怎么才能在这场浩劫中牟取暴利,

  “青州王接旨!”张让手奉圣旨,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辩,荀攸等都跪下后,张让宣读道:青州王刘辩不思进取,在朕身体有恙期间,私窥皇位,着青州王即可启程返回青州,在朕有生之年不得返回洛阳。

  “臣接旨!”刘辩磕头接旨,而此时的荀攸,张扬,徐荣都呆呆的跪在那里,不知灵帝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让把圣旨递给刘辩,指着荀攸,张扬,徐荣说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干嘛呢!都起来了吧!”张让就这样面带笑容的走出了青州王府。

  刘辩转过身,把荀攸扶起来道,“公达,我们不是此事早有定论嘛,你为何还没有缓过神来?”

  “主公,这那是让你回青州,这分明是把你贬去青州,而且灵帝在位就不得回转洛阳。”荀攸说道,

  “公达原来是为这事!都是回青州,如何说有什么不同呢!我回青州后,你的担子也重了!”

  “主公放心,你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完成!”荀攸说道,

  “俩位将军都去准备吧!管家你也下去吩咐,有愿意随我去青州的,就收拾准备,不愿意去的,你就给他们分发些路费潘辰。公达你随我去书房,我有件件事情要给你交代。”

  刘辩,荀攸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书房,刘辩从密阁中取出一道密折,道,“天下大乱之时打开,切记!我走以后文远,宣高都听你的指令行事,”刘辩转身把刚才这道圣旨和灵帝给他的俩道密旨放到了一块,也拿了出来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公达,一切保重!”

  “主公,路上之上多加小心!”

  荀攸化装后被青州王府的侍卫保护着,从侧门而出,望首阳山而去。

  刘辩还想着进宫与何皇后道别,可是张让已经押着灵帝赏赐于刘辩得金银来到了青州王府的门口。

  张让递给刘辩一个灵帝亲手所写的“保重”二字,刘辩已经会意,便带着愿意跟随他同去青州的仆人,还有侍卫,他自己坐着马车跟随着徐荣,张扬带着押运金银的一万禁卫军缓缓的向洛阳城东门而来。洛阳城的百姓更多的来看热闹,看一位被发配青州的皇子,也来看看这禁卫军的威武雄壮之士。

  大队人马到达洛阳城东门之时,曹操,赵融拦住了去路,道,

  “西园典军校尉曹操!”

  “西园助军左校尉赵融!”

  “在此恭送青州王!”

  刘辩一听是曹操,便下了马车,在此“受难”之时,能有人相送,实属难得。

  “孟德!”刘辩紧握着曹操的双手,而把赵融给晾在了一边道,“今日得你相送,此情终身不忘,如你日后有所需求,尽管来青州临淄来找我,我必当不负于你。”

  “青州王殿下,路上多加保重!”曹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同赵融商量前来送刘辩之行的。

  刘辩这才放开曹操的手,转而拉住了赵融的双手道,“汝等,身在洛阳一切也多加小心!”

  刘辩便转身回到之上马车,而此时曹操有追了过来,递上一份书信,道,“我的朋友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现为陈留太守,我这里有一份书信与他,他必会竭尽全力帮助于殿下您。”

  “孟德,大恩不言谢,就此拜别!”刘辩上了马车,便随浩浩荡荡的队伍而去。

  赵融见队伍走远来才走了过来,道,“孟德,真的认为这位皇子还能回到洛阳,继承皇位吗?”

  “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你不觉得与现在十分相似吗!这洛阳是越来越混乱了,我们也不如离开洛阳治理一方乐土,岂不快哉!”

  “孟德,言之有理,”赵融说道,

  袁太傅府中

  “叔父,刘辩被灵帝以窥视皇位而逐出洛阳,回青州而去,我们现在该如何行事?”袁绍问道,

  “本初,这你就没有看懂灵帝的高明之处吧。哪个皇子不想当皇上,这只是个借口,把刘辩支开,好让刘协上位,而青州天高皇帝远的,刘辩也算是一个土皇帝,这样俩全齐美。如果把刘辩留在洛阳,皇位之争,必定弄得倆派据伤,将来刘辩与刘协如何能再次见面呢!灵帝这步棋实在是高!”袁槐说道,

  “叔父,今日听说只有操孟德与赵融去送刘辩了!”袁绍是处处看不上曹操这个宦官以后,便说道,

  “看来这个操孟德不一般,以后得多加留意才是!”袁槐眼前一亮,说道,“你也的多多与人为善,将来我为你在灵帝面前谋一州牧,你也离开这是非之地洛阳。”

  “多谢叔父提携!”袁绍便是一拜。

  杨太尉府中

  “父亲,刘辩这离开洛阳前去青州也未曾叫孩儿同去,这是何故?”杨修问道,

  “这是他刘辩落难之时,他不想连累与你!”杨彪细细的说道,

  “那孩儿是随他而去呢?还是装作不知呢?”杨修说后,抬起头,看向了杨彪。

  “德祖,君子必言而有信,你还是速速收拾东西随青州王而去吧!”杨彪说道,“洛阳将会来临一场血雨腥风,你还是早早离开吧!”

  “孩子知道了!”杨修退出来,收拾东西,追刘辩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