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寂静(五)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05 2019.06.20 16:02

  泰山山上

  “大王,青州王府来信了,让我们下山,交出武器,便可以得到土地,兄弟们也能安居乐业了!”昌豨身旁的二当家说道,

  “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容易,我们曾经杀人放火,在这泰山周围不知多少人死于我们刀下,我们下了山,当下武器,他们能放过我们吗?再说这青州王只是一个十五岁的毛头孩子,他一定被身边的那些大臣所掌控,这一切都是他们的计谋罢了。”昌豨说道,

  而此时的孙观,吴敦,尹礼几乎同时都接到了一封书信,而书信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大致意思是说,昌豨已经投靠了青州王,而青州王的要求昌豨拿着孙观,吴敦,尹礼三人的人头当做见面之礼。

  孙观,吴敦,尹礼三个接到书信不久便相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对付昌豨。

  “昌豨,此人实乃反复无常的小人,难道那青州王不知道吗!还能信他能够真心投靠?”吴敦说道,

  “青州王实为一个十五岁的小孩童,一切诸事都为其身旁首席谋士荀彧,荀文若,所拿定主意。”尹礼也说道,“昌豨确实已派人去临淄商议投诚之事了,不知他为何迟迟不肯下山,可能就是要找机会要我等的人头吧!”

  “那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把这昌豨给宰了,一解我心头之恨,想当年他昌豨仗着自己的人多势大,把我从富饶的泰山南,博阳,赶到了同样贫穷的泰山西,泰安,此仇我终身不会忘。”吴敦面带怒色的说道,

  “过去之事就别在这里计较了,我们是商量当下我们该如何行事!”尹礼说道,

  “我就想说,如果他昌豨得了势,哪还有我等的活路,不如趁现在他还未做防备,我们突然攻下他的山寨,袅其首级,再做计较。”吴敦今日看来是铁了心要搞死他昌豨,

  “你倒是说的轻松,昌豨的势力最大,我们三个山寨加起来才与他不相上下,如何能攻下他最富足的山寨呢!更何况,现在还没有确定他昌豨一定投靠了青州王,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好处,青州王派人来攻打我们,那不是自断其臂嘛!”尹礼说道,“孙观,你也说句话嘛,不要老听我们俩在这里说话。”

  孙观这才提了提气说道,“不管他昌豨现在是否出卖我们,青州王将来也会剿灭我们的,不如我们现在也一起去投靠青州王,一不做二不休拿他昌豨的人头当做见面礼。”

  尹礼问道,“这能行吗?昌豨如果真的投靠了青州王,我们这恐怕不行吧!”

  “哈哈!你们都想的太多了,他昌豨只是到临淄投靠了青州王的军师荀彧罢了,而青州王刘辩正在这博阳,我们只要拿着昌豨的人头,此事一定成功。”孙观坚定的说道,

  “那我们就回去准备兵马攻打昌豨的山寨,到时候我亲手宰了他”吴敦摩拳擦掌的说道,

  “那得死多少弟兄,我们只要邀昌豨来此相聚,商议如何抢劫青州王刘辩带的金银,昌豨必定心动,他一定会到来,到时左右埋伏几百快刀手,斩去昌豨的头颅,再去他的山寨把他的人马一收编,派人道博阳去求见青州王,那时昌豨已死,他只能同意我等的建议,招安于我们!”孙观细细的说道。

  “那我这就派人邀请昌豨来此相聚,共议抢劫青州王的金银的事!”尹礼说道,

  昌豨正在山寨纠结是投靠青州王呢还是继续做他泰山山匪这个大王呢!

  “报,尹礼请大王前去商议重要之事,此有一封书信”

  那书信递到了昌豨的手中,他细细的看了一遍,又递给了身边的二当家的,道,“这尹礼居然打起了青州王刘辩得金银,真是狗胆包天!”

  那二当家的也细细看着书信道,“大王忘了,我们是山匪,还管他是皇帝老子还是平头百姓,只要有值钱的东西,我们就抢。”

  “可我已经都准备向青州王投诚了,现在去抢怕不合适吧!”昌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据鲁国传来的消息,刘辩带着四十多车的金银珠宝,那可得让山上的弟兄吃几年的了!

  “这不青州王府的荀彧还没有答复了嘛!”二当家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道,“这是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倘若活捉那青州王,哈哈,青州地面以后是大王你说了算了。”

  那我这个假的山大王就变成了真的青州王了,昌豨心里道想到,“走,我们去会一会尹礼。”

  昌豨与他的二当家的带着几百号弟兄,骑着大马左拐右拐的过了几个山头便来到了尹礼的山寨了。

  尹礼亲自迎接道,“昌豨,现在就差你了,吴敦,孙观早已在聚义厅等候已久了!”

  “他们就那么点兵马,让他们多等一会,”昌豨傲慢的说道,

  尹礼吩咐他的人带着昌豨的二当家和他的兄弟们去了另外的一个方去吃酒去了而尹礼则带着昌豨走进聚义厅。

  昌豨走进了聚义厅就觉得不大对劲,偌大的厅上只坐着孙观,吴敦二人,而且进来之后,尹礼就把门也关住了。

  昌豨故作镇定的问道,“大厅之中如此的清净,来来!把门打开”昌豨走到门口,伸手将要开门,可此时尹礼已牢牢的站在门前,挡住了昌豨,接着说道,“这又是唱哪出呢?大家都是好兄弟,有话好好说嘛!”

  “昌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勾结官府,要谋害我等兄弟的性命!”孙观便把他们手中的三份信摔了过来。昌豨捡起来大致的看了一遍,道,“这是有人诬陷与我,我怎么能干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呢?”

  “那你派去临淄的人又是怎么说呢?”尹礼问道,

  “那是我派去临淄打探消息的人,兄弟我真的没有想陷害大家!”昌豨解释道,

  “还听他解释什么!”吴敦不知何时已经把刀握在自己的手上,一刀就把昌豨砍倒了,又上去补了一刀,袅了昌豨的首级。

  “你怎么这么鲁莽,我们还没有问清楚,你就…”尹礼抱怨吴敦道,

  “此人今日不除,日后必成我等的宿敌!走去看看那边怎么样了?”吴敦说道。

  吴敦手提昌豨的首级,孙观与尹礼跟在后面走出了聚义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