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平盛世 暗流(二)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76 2019.05.13 20:26

  刘辩站在宫殿里,向远处眺望,正在暗叹着自己的命运不济,原来此时的刘辩已是千年之后刘宇恒。

  刘宇恒,一个十五岁的初二的学生,家庭条件优越,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缺少父母常陪伴,使他性格非常叛逆,每天看小说,上网吧,无故旷课,这次居然缺考。他都能想象到老师把他成绩告诉他父母时,他父母的反应,

  “刘宇恒你在哪?你居然敢缺考!我和你妈晚上回来,你在家里等着!”

  “嘟,嘟,嘟,嘟”电话挂了

  刘宇恒知道,这会是一个不平常的夜晚,家肯定不能待,那样会“死”的很难看,我的去搬“救兵”,去奶奶家。

  傍晚,在去奶奶路上经过一个湖,他像往常一样,专往湖的边跘上走,走着走着脚一滑,刘宇恒掉进了湖里。

  “我不想死,我还是个孩子,我的人生才刚刚起步,这次考试我也是故意不考的,好让爸爸妈妈想起我,回来看我,救命啊!救命啊!”

  湖底好像有只手一直拉着他的脚,直到他来到这里。

  “辩儿,辩儿,我是你母后”

  “这里是哪?你又是谁?我要回家!”

  “来人!快去请御医”何太后背过脸去,叹气说,“辩儿这是怎么了?你是当今皇上的长子,刘辩啊!我可怜的儿啊!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母后怎么办了!”

  刘宇恒被抬进了寝宫,哦,不是刘宇恒,而是新的刘辩。

  昏昏沉沉的,人来人往,

  “怎么样了?”一个声音粗犷的男人,大将军何进说,

  “没事的,就是脑袋可能撞了一下,可能把脑子撞的有点昏沉罢了,何皇后,何大将军。”一个阴柔的御医说,

  “哥,辩儿应该没事吧!辩儿如果有事,那我们何家将来可怎么办了,……”

  “你们还不退下”,何进打断了何皇后的说话,

  人走光后何进才说:“妹妹,这深宫之内,说话一定要谨慎!”沉思了一会何进又说“辩儿没事就罢了,脑子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不是对我们何家更好吗!”

  “哥哥,如果辩儿真的”何后指了指头说,“真的这里有问题,那辩儿如何当的了太子,将来怎么可能当上皇上呢?”

  “这妹妹放心,我已经联络了洛阳的所有将军,还有袁槐和杨彪俩个老不死的,合力推荐辩儿,你也去找张让,赵忠,让他们在皇上面前多向辩儿美言几句。虽一些老臣在观望,但我看这事已成。”

  “只能这样了。嗯,嗯,我去给皇上说辩儿落水之事,,让皇上亲自来看望辩儿,那样那些观望之人也会支持辩儿的。”

  “好!那你速去吧”,何进急迫的说道

  俩人的说话声音也越来越远。

  而此时,刘辩早就醒了,听何进和何皇后的对话大半天了,

  “原来我是刘辩,而刚才那俩人,一个是何皇后,另一个则是权倾朝野的何进,我原来只是他们争夺权利的工具罢了,我的时日也不多了,历史课本上说,董卓进洛阳,就把我给毒杀了。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了。”

  刘辩就落下了眼泪,他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从小在父母,亲人,老师,同学的有爱中长大,现在到了,一个陌生的,人心险恶的世界,感到了孤独,恐惧,害怕。

  刘辩像行尸走肉一样在这个新世界游走,没有了丝毫的好奇心,有的是抑郁和绝望,多想这只是一个梦,梦醒了就一切结束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用手都可以触摸到,这就是现实。

  又过了一天。

  “辩儿,你好些了吗?”

  一个穿着华丽,头戴皇冠的中年人看过刘辩问道,

  “还不叫父王!”何皇后在灵帝后面使劲给刘辩使眼色。

  “父皇,儿臣好多了,谢谢您从白忙中来看我”

  灵帝道,“那就好,你好好休养,我还有其他的要忙”

  看见灵帝向殿外又去,和殿外的张让说着些什么远去了。

  “辩儿,你看见了吧,你父王虽然来看你了,但为了这次太子推举,也是匆匆的走了,心里还是向着那刘协,你的给我争气,一定的当上太子,……”,何皇后喃喃道,“哦,对了,一定是西凉董卓送来了西凉宝马,灵帝急着去看看了”。

  何皇后坐了一会心有所想也就走开了。偌大的宫殿就剩刘辩一人了,再次回到一个人的沉思。

  我,刘辩,该何去何存,总不能这样什么都不干等着被董卓毒杀吧。现在是中和4年,离灵帝仙逝还有俩年,俩年应该可以,但我也只是十五岁的初二学生,三国也只是一知半解,人际交涉更是一窍不通,文韬武略更是天方夜谭,我唯一能知道只有俩年后大汉的历史结果,我不能坐以待毙,的行动起来。

  这样又过了几天,刘辩身体也回复的差不多了,对这个新时代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他决定,他得有所行动了,他先去找他的母后,何皇后。

  何皇后寝宫

  “儿臣,刘辩参见母后”

  “辩儿,快起,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不用行礼了”,何皇后说,“张爱卿,赵爱卿,辩儿的事就托福你们了。”

  张让,赵忠谦卑着对何后说:“皇后放心,老奴一定在皇上面前多说长皇子的好话!皇后稍坐,老奴告退”。

  张让,赵忠又对刘辩谦卑的一鞠说,“老奴告退”,就缓缓的退出殿去。

  “辩儿,你身体回复的怎样?”

  “谢母后,孩儿身体已经痊愈,今天来这里求母后一件事情。”

  何皇后显的很激动,刘辩从来没有这样过,从来都是一个惯坏的孩子,想什么要什么,哪会今天这么彬彬有礼。

  “辩儿快讲,只要母后一定就给你办到”。

  刘辩起身,双手一拱,浅浅一躬,说道:“母后,这次落水,孩儿感悟量多,人生就是这么起起伏伏,瞬间即逝,所以我想做为一个有做为的人,想请母后给我找个好的恩师,引导自己”

  “你原来的换恩师,你认为朝中何人能为你师?”何皇后问道,

  “孩儿以为外侍郎,荀彧,荀文若,都乡侯,皇甫嵩,都是亦为师”

  何皇后沉思一会说道:“荀彧,未曾听其名,黄甫嵩最近下狱,到是好办。

  “母后,我就是要这二人为我师,母后办不到我去求我舅父”刘辩做出要走之举,

  “好了,辩儿,母后答应你,我这就去求你父王,你父王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高兴的。”

  “谢母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