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平盛世 内忧(五)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038 2019.05.20 19:01

  刘辩一行人,终于在午夜赶到上党,众人都已是精疲力尽,吃过饭都去休息了,而刘辩却睡不着了。民生疾苦,土地荒废,自己该如何改变这一切。曹操实行的屯田,以利强兵足食,发展生产,以备军事之需,也只是以战养战的一种方法吧了!要想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还的从长计议。

  不知什么时候,皇甫嵩已经站在刘辩之后了,

  “老臣今日之事太过鲁莽,望皇长子原谅。”皇甫嵩道,

  “恩师言重了,今日之事皆因我影响了大家的行军速度,以致大家午夜才到上党,”刘辩此时内心是愧疚的,都因自己的身体太过矫情,意志不够坚定。

  “恩师,并州的土地如此荒凉,百姓都是如何生活的呢?”刘辩故意引开话题,

  “并州南靠洛阳,北抗鲜卑,西拒羌胡,东依太行。并州实为洛阳的御敌屏障,因常年发生战事,土地又贫瘠,故当地百姓多在外媒生,留在故土者多为老弱孤寡者。”皇甫嵩全面的介绍了并州,

  此话在刘辩心中却有另一种解释,并州乃后世的能源大省山西,多外出媒生实则在外做生意,可能就是最早的晋商;土地贫瘠,人烟稀少,才会使煤炭得以保存。

  “如日后要征讨鲜卑,那岂不是也会影响大军的粮草辎重的运输。”刘辩低声自言自语道,

  皇甫嵩先是一惊,而后又回复了平静,嘴角露出轻视的微笑,觉得这位皇子华而不实,大汉对匈奴之战,败多胜少,高祖时白登山之围,先锋骑兵被匈奴围困在白登山达七天七夜;汉武帝时征讨匈奴的燕然山战役,也只是把匈奴赶到了漠北,但却使鲜卑变得强大,成了大汉的最大的威胁。

  刘辩见皇甫嵩不信,道,“恩师在上,学生在此起誓,辩,有身之年,必将荡平鲜卑,匈奴。”

  刘辩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了皇甫嵩一个人在这里。

  上党到晋阳的道路就好多了,但刘辩也坚决不坐马车,执意要和大家一块骑马。在去晋阳的路上传来此起彼伏的“驾!驾!驾!”的喊声!马到之处,尘土飞扬。

  本来一天半的路程,一天便到了晋阳的外郭。

  已有一队骑兵在前等候,只见骑兵将手持天方画戟,在戟杆一端装有金属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可刺可砍。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绵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背后扎八背护旗,威风凛凛。

  刘辩一看便知,这必是吕奉先,吕布,身后的骑兵也威风凛凛,马匹也高大健壮。

  “前面可是皇长子,镇北将军?”吕布骑马过来问道,

  “既然已经知道,干嘛不下马参见?”皇甫嵩斥责道,

  吕布赶紧下马,小跑到刘辩马前行礼参见道,“臣吕布,并州刺史丁原麾下主薄。迎皇长子,镇北将军,刺史大人已在刺史府摆宴为您接风。”

  刘辩策马前来道,“将军前面带路。”

  吕布已上马,在前开路!

  并州刺史府

  “义真兄,这位可是皇长子,镇北将军?”丁原问皇甫嵩道,

  皇甫嵩打开圣旨,“并州刺史丁原接旨,镇北将军刘辩,替朕平定幽州之乱,卿当全力支持,予其全部所需。”

  “臣接旨!”丁原这才明白,原来刘辩一行人绕道来晋阳,原来是来索取我并州军事所需的,那他能看上我并州的什么呢?一定是我并州铁骑,我并州铁骑都让鲜卑闻风散胆,都是要给,那我何不主动奉上,以来显示我的大气风度。

  “镇北将军,请!后衙已经备好酒宴。”

  众人接风洗尘之后,刘辩,皇甫嵩,和丁原来到了丁原的书房。

  “镇北将军,你平定幽州之乱有何需求,尽管开口。(声音也突然变小)”丁原说后就后悔了,如果刘辩开口讨要吕布,那不就糟了,吕布这些年对鲜卑作战,让鲜卑人闻风散胆,让刘辩要了去那鲜卑会卷土重来,那我并州又得战火连天了。

  刘辩也听出了丁原有了顾虑,道,“我欲借五千健壮的并州骑兵还有几位能征善战的将领,如何?”

  “五千骑兵不成问题,将领可有合适的人选?”丁原问道,

  “今日在外郭迎接我们的那位将军就器宇不凡,丁刺史以为如何”刘辩问道,看了看皇甫嵩,得到了肯定的暗示,又看向了丁原。

  “今日那位将军乃吕布,吕奉先,镇北将军真乃好眼力,吕奉先武艺高强,作战勇猛,然此人乃抵御鲜卑之主将,不可善离,望将军另选他人如何?”丁原说后看向了刘辩,但主动回避着皇甫嵩的目光,姜还是老的辣,他害怕皇甫嵩看穿自己的心思。

  “既然刺史这么说,那刺史大人给推荐一个人,”刘辩面带微笑道,

  “武猛从事,张扬,智勇双全,能够独挡一面,必将得将军赏识,到时候肯定能旗开得胜。”丁原道,

  “张扬既然如此了得,那我也不能夺人所爱,那我就随便挑几个其他人吧!”丁原心里大喜,道,“那你随便挑吧”。

  “张辽,高顺,臧霸,这三位如何?”原来,这才是刘辩想向丁原要的人。

  丁原此时只能“舍车保帅”了,故作大度的,显的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道,“明日,就唤他们来将军这里,而后同去军营挑选精壮军士。”

  丁原送走刘辩,皇甫嵩后,找来了吕布,道,“刚才刘辩要你与他同去剿灭叛乱,但是我没有同意,”,吕布脸色趋于难色,“刘辩与刘协的太子之争还为分出结果,汝还是再等等,”吕布听也是这个理,万一刘协登上皇位,那自己永无出头之日。“而后如,刘辩当的太子,必送你去刘辩那里。”

  丁原见吕布面容趋于缓和,又道,“明日,我派你去巡视边界,刘辩也强求你不得。”

  吕布退后。

  丁原道,奉贤太过势力,反复无常,要不是你武力高强,吾也留你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