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寂静(三)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253 2019.06.07 22:16

  第二天一大早,赵云就另外雇了一辆马车,郭嘉,钟繇,戏志才坐在车内,而赵云则是骑着马跟随在马车左右。

  郭嘉等三人商议,众人经许田,武平谯郡,顺便到汉高祖的发祥地,芒砀山去一趟,感悟大汉王朝由小到大,由弱变强的历程。然后再从徐州的彭城,下邳,到达青州的临淄,一路之上也正好可以领略沿途的风景,几个文人在一起也可以吟诗作赋,何不快哉!

  过了武平谯郡以后,崎岖的山路上看不见一个人影,路边也是荒草丛生,这可能是年关将近人们都在屋里准备年货,也可能是天气过于寒冷人们没有御寒的衣物不敢出门,但车内的三人丝毫没有受到车外荒芜一人的影响,高谈阔论,而车外的赵云却打着十二分的精神,就怕出现丝毫差池。人常道:穷山恶水出刁民,那这里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乱世之间什么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什么事都经不起胡思乱想,这不前面突然“杀!”声四起,郭嘉从车内伸出头问赵云,“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子龙你去看一看,一切不可多事!”。

  “是!”赵云已经骑马到前面一看究竟。

  原来是一伙匪徒在打劫着这个偏僻的小村落,村落的村民都是手持农具在一个身高七尺,俩肩约有门板宽的壮汉带领下御敌。而这匪徒也好不到哪去,有的人手拿大刀,有的人手持长矛,更多的和村落的村民一样,手提农具。

  只见那壮汉,手握一个马车车轮,前后这样抡着,他身前的匪徒不得近身,而有胆大者手持大刀向前抢杀那壮汉,都被那车轮给扎的脑浆迸溅,故儿在没人敢上前,山坡上的一个头领骑在马上,不停指挥着匪徒向前冲杀。

  不知何时,郭嘉等三人驾着马车来到了赵云身后,四人都被那壮汉的力量给吓到了。

  那壮汉的动作越来越慢了,看来马上体力就不支了。

  “先生,用不用我去帮他一下”赵云看向郭嘉问道,

  “子龙将军,现在一切就看你了,袅那匪首的首级,而让众匪徒屈服!”戏志才向前说道,

  赵云看了看郭嘉,只见郭嘉示意他就这样办吧!

  赵云手持亮银枪策马从侧面向那山坡斜杀过去,只用一个回合,就把那匪首给戳死在地,赵云跳下马袅了其首级,又一跃上马,亮银枪挑起那匪首首级,大喊道,“匪首已经伏诛,尔等为何不降!”

  只见众匪徒愣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赵云又喊道,“尔等快快降来!”

  这才那些匪徒把手中的大刀,长矛,农具扔到了地上,以示投降。

  那些村民赶紧把扔在地上的“武器”捡起来,那位壮汉也向赵云走来。

  “这位壮士,高姓大名,今日多亏你仗义出手,不然我可要遭殃了。”

  “常山赵子龙。壮士真是威武,近百人不能近身,不知壮士师从何处?”赵云问道,

  “乡间粗人,只是天生力气大罢了,”

  郭嘉,钟繇,戏志才也来到了赵云的身旁。

  “子龙刚才真是勇武,只用一个回合,那匪首便授首,”戏志才说后,又向那壮汉抱拳问道,“这位壮士高姓大名?”

  “乡间粗人,谯郡许褚,字仲康”许褚说道,

  “仲康何故在此?”钟繇问道,因为这里穷乡僻壤,人们都是缺衣少食,而这人长的如此壮实,乃如异类一般。

  “我本是前去青州,路过此处,见这一伙人正在打劫,便出手相助。”许褚说道,

  “仲康去青州是为何事?”郭嘉警惕的问道,

  “谣传青州境内百姓回归故土,就可按人头分得土地,我也想去一看究竟。”许褚反问道,“你们是要去何处?”

  “仲康,说来正巧,我们也是前去青州,我们不妨同行,彼此有个照应。”赵云高兴的说道,

  “如此甚好,我一个人也甚是孤单。”许褚刚同意,村民就有围了上来,以示感谢,这让他们保住了过年的食物,这样才可以过个好年。

  一位老者过来问道,“几位壮士,你们是要去何处?”

  钟繇赶紧回答说要去芒砀山,然后转道徐州,去青州。

  老人先是一阵羡慕,“听说青州的青州王要把土地分给百姓,也不知是真是假,我们这里就没有那么好的事了,而且这几年强盗,匪徒,山贼是越来越多了,朝廷也不派人来剿灭他们,这可苦了我们这样的老百姓了……”

  “老人家,朝廷会派人来的,”钟繇安慰道,

  “你们都是好人,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那老人家说道,

  “什么话您就说吧!”钟繇说道,

  “此路前去芒砀山,道路崎岖不平,而且有数股黄巾军,那黄巾军可不比这匪徒,他们少则数千,多则数万,我看你们还是别去芒砀山了。”老人说后,赵云也极力不赞同再去芒砀山了。

  “郭先生,主公可是把你的安全全部托付于我,我不能让先生前去冒险。”赵云又转向了戏志才道,“三位先生都是当世大儒,都是为天下苍生谋福祉为己任,怎么能枉送性命呢!”

  戏志才说道,“奉孝,子龙说的有道理,我们三个书生,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子龙一个人也顾得了东顾不了西,我们还改道东郡吧!”

  老者一听,这几位都是朝中权贵,当即就带领着乡亲村民给这几位跪下了,道,“几位大爷,我们这穷乡避壤的地方,深受这匪徒,强盗,黄巾军的害处,望几位能为我们,让朝廷出兵平定这里的黄巾军,匪徒,强盗。如若不应许,我们就长跪不起。”

  那老者带头给几位磕头恳求着。

  戏志才,钟繇,赶紧扶老者起身,可是老者死活不起身,二人执傲不过只能看向郭嘉。

  郭嘉此时也左右为难,“郭先生,主公嘱托的事才是大事,这里的事情我们办完青州的事情以后再来处理,如何?”赵云道,

  郭嘉反问道,“这里的百姓能熬到我们回来之时吗?”

  郭嘉沉思半天后又看向许褚,道,“仲康兄,不如你代我去洛阳一趟,见一见我家主公,言明这里的一切,请他恳求皇上出兵平定这里的匪患。”

  许褚嘴里说道,“这……这恐怕不行吧!”

  只见那老者又转向许褚,不停的磕头,“行,行,我去洛阳一趟便是了。可青州王也未必会信于我?”许褚只能同意道,

  “这好办,我现在就给我家主公修书一封,你带上便是了。”郭嘉道,

  就这样许褚带着郭嘉的书信去了洛阳见刘辩而去,而郭嘉行人则改道东郡,老者则是带着村民一路送出五里之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